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潘金蓮,揭開林沖的“硬傷”

  在宋徽宗時代的汴梁城裡,林沖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80萬禁軍教頭,稱得上是中層以上幹部瞭。本來,好好的日子過著,工作平順,上司賞識;媳婦兒俊美,舉案齊眉——偏偏去大相國寺上香,碰上瞭太尉高俅的兒子高衙內,那個花花公子一眼就迷上瞭林沖的漂亮媳婦兒。在陸謙的指使下,高衙內密謀瞭一個圈套,高俅又給林沖捏瞭個“白虎節堂”私藏利刃的罪名,順理成章地把這位禁軍教頭刺配到遙遠荒涼的滄州去瞭。
  
  滿臉倒黴相的林沖還幻想著刑滿釋放之後重返東京,闔傢團圓。可憐他忍氣吞聲當順民的希望,終究還是泡瞭湯。直到高俅派來的殺手火焚草料場,他才知道老婆不肯受辱,已經自殺瞭。這才逼出瞭林沖的血性,手起一槍,陸謙死瞭。同樣,林沖的人生歸途也被徹底堵死,從今以後,他奢望做大宋順民的夢想,完全破滅。
  
  雖說林沖最後被逼上梁山,剛烈的性子也迸發出來瞭,但是,把這樣的“軟貨”劃進英雄的圈子裡,不是抬舉瞭他,就是糟踐瞭“英雄”這個詞兒——林沖是英雄嗎?他不配。
  
  《水滸》裡說,林沖兩口子情投意合、夫唱婦隨。那種魚水之歡,恐怕給個太尉都不換。可惜,一到大是大非的關頭,就變瞭。
  
  在大相國寺,乾坤朗朗,高衙內當眾調戲林沖的媳婦兒。北宋時期,朱程理學即將登上歷史舞臺。男女之間,沾衣摞袖便為“失節”。失節的女人,隻有抹頸上吊投井。林沖那樣的國傢幹部,當然清楚媳婦被侮辱的後果。但是,因為對方強暴未遂,因為不知內情,因為是初犯,特別因為高衙內是頂頭上司的兒子,所以,林沖鋼牙咬碎,兩眼噴火,最後還是忍瞭。
  
  按照一百單八將的座次,林沖名列前茅,此人本事不小,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武術行傢。遺憾的是,他過於自私,不沾別人的光,也不主動給別人借光,隻要妨害不著自己,隻要還能夠忍受,他就耐得住性子,從不輕易拔刀。
  
  假設林沖是真英雄,就不會容忍老婆蒙羞、個人受辱,不一定非等到鬧出人命來才血灌瞳仁。在法律上對女子猥褻,量刑不同,但是在受害者那裡,卻隻是“百裡路”與“半九十”,沒有霄壤之別。而林教頭竟意外地顧全大局,不聲張,不報復。亮開說罷,他林沖是個“軟蓋兒王八”,礙著自己那點兒露水前程,掉牙往肚子裡咽。沒錯兒,畢竟熬個小官兒不容易,但是,既戀棧仕途又托名英雄就令人惡心瞭。武大郎怎麼樣?天生的不幸把他弄成瞭殘疾人,但是,為瞭潘金蓮和西門慶的醜事,他敢於拎著小片兒刀破門而人。他不愧是武松的胞兄。
  
  紅杏出墻的潘金蓮無意之中充當瞭一個裁判,丈量著誰是真英雄,她建立瞭一個坐標系,把那些著名的男人放進去對比。例如:武松、西門慶、武大郎以及林沖等等。在《水滸》中,潘金蓮的故事,的確從側面揭開瞭林教頭的“硬傷”。
  
  隱忍,可以是草民百姓手無寸鐵、苦熬歲月的集體性格,而英雄倘若如此,實在是辱沒美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