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搶情人

  星期天上午,住在風華小區二號居民樓的張子瑛傢裡,來瞭位不速之客,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英俊小夥子。張子瑛當即把他擋在瞭門外,正要說幾句令眼前這個小夥子掃興的話,她母親卻聞聲出來瞭,熱情地說道:“是馬平呀,快請進,快請進!”張子瑛見狀,一扭身回瞭自己的房間。
  
  張子瑛的父親幾年前因病去世,眼下就她和母親兩個人在一起生活。因為她已年近三十,母親擔心她成為一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整天四處打聽,八方托媒,想早點為女兒選個好女婿。可是,張子瑛就是不願處對象,為此,她母親沒少生氣。
  
  今天的情形有點怪,母親和那個叫馬平的小夥子,像是好朋友見瞭面,坐在客廳嘀嘀咕咕、有說有笑的,理都沒理張子瑛。
  
  張子瑛不由有點坐不住瞭,她偷偷從門縫往外瞧,見母親正削瞭個蘋果遞給馬平,兩個人坐在沙發上,挨得緊緊的,好不熱乎。張子瑛心裡突然一緊:母親這是唱的哪出啊,難道她想給自己找個小情人,趕趕時髦?
  
  而接下來的事,更讓張子瑛摸不著頭腦瞭。那個叫馬平的小夥子,隔三差五就登門,每當他來時,母親就像換瞭個人似的,忙前忙後地張羅,還不時指使張子瑛幹這幹那的。令人可氣的是,那個馬平竟然還給母親送花,而且送的是火辣辣的紅玫瑰。母親呢,不顧女兒的一再怒目側視,竟笑容滿面地接過花,快活得像個初戀的小姑娘似的。
  
  張子瑛心想:這下糟瞭!看來,母親是陷進這個小夥子的圈套瞭。母親經營著一傢商店,加上眼前這幢房子,資產少說也有幾十萬。這個馬平,肯定是沖著這些才來找老媽的。
  
  就在張子瑛琢磨著怎麼勸說老媽之際,馬平竟騎著摩托車約老媽出去,兩人在鄰居們復雜的目光中遠去,弄得張子瑛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她在心裡下瞭決心,一定要把神魂顛倒的老媽從馬平那裡搶回來。
  
  說幹就幹,等老媽興高采烈地回來,張子瑛早已拉下一張臉坐等半天瞭。她開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給老媽上起瞭課。可老媽卻笑著反駁她:“子瑛呀,怎麼,你自己不願意處對象,倒管起老媽的婚姻大事來瞭!我這可是自由戀愛,人傢小夥子喜歡我,我也看上瞭他,周瑜打黃蓋,兩廂情願。你呀,管不著!”說完話,老媽就自顧自洗漱睡覺去瞭,把張子瑛晾在客廳咬牙切齒沒瞭招。
  
  一招不行再試一招,張子瑛又將鄰居們的議論反饋給老媽,勸她收斂收斂自己的行為。她耐著性子跟母親講:“老媽呀,你搞黃昏戀無可非議,可也得處個差不多的對象吧!那小夥子小你二十多歲,都能喊你媽瞭,你和他成天出雙入對,鄰居們都以為你腦子出毛病瞭,老來瘋呢!”
  
  誰知老媽依舊我行我素,還說:“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他們不嫌舌頭累得慌,就慢慢嚼去!”
  
  這天,張子瑛在單位裡唉聲嘆氣,為老媽的事發愁。好友孫小倩過來,拍拍她的肩膀,說:“怎麼瞭,想情人瞭?”
  
  張子瑛不高興地撅撅嘴,說:“哪兒呀,我為我那個活寶老媽生氣呢。老瞭老瞭搞出個驚心動魄的老少黃昏戀,我都快急死瞭,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孫小倩一臉驚訝,忙問是怎麼回事。張子瑛便把自己如何勸老媽,老媽又不聽的事講給她聽。孫小倩撲哧一笑,說:“子瑛,這個事情好辦,我教你一招——去和伯母搶這個情人!你年輕,又漂亮,伯母肯定不是你的對手。到時,伯母不就沒辦法瞭嗎?問題解決瞭,再甩瞭馬平也不遲呀!”
  
  張子瑛聽完,疑惑地說:“這一招管用嗎?”
  
  孫小倩很有把握地說:“你試試,準行!”
  
  這天下瞭班,張子瑛先去時裝店買瞭套時裝,又去美容店做瞭美容,然後光彩照人地回瞭傢。老媽見瞭,喜得直誇女兒一打扮漂亮多瞭。正巧,馬平上門來拜訪,看到張子瑛的樣子,直瞪瞪地瞅瞭她半天,弄得張子瑛雙頰緋紅,不好意思起來。
  
  隨後,張子瑛便順勢坐在客廳,和馬平聊起天來。張子瑛發現馬平其實是個不錯的小夥子,談吐文雅得體,還很幽默,兩個人竟談得十分投機。張子瑛心裡暗暗想:難怪老媽為他動瞭心,看來,要把他搶過來,還得費一番功夫。
  
  接下來,馬平再來傢裡時,張子瑛儼然成瞭主角,完全取代瞭老媽的位置,和馬平聊得不亦樂乎。說來也巧,馬平有一個最大的愛好,就是攀巖,而張子瑛也挺熱衷於這項刺激的戶外運動。
  
  五一節放長假,馬平特意約張子瑛和他一起去參加一個青年團體組織的歷險活動,張子瑛欣然同意瞭。
  
  歷險活動安排得相當豐富,有攀巖、蹦極、叢林歷險、拓展訓練等一系列刺激性活動。在這些活動中,張子瑛一掃往日的沉悶,玩得特別盡興、開心。她和馬平配合得相當默契,活動結束,他倆被評為最佳搭檔。兩個人的心,在這次共同歷險體驗當中碰撞出瞭火花。
  
  歷險回來,張子瑛對馬平的感情已到瞭無法抗拒的地步,兩個人經常去外面偷偷約會。可每次張子瑛都有種負疚感,覺得自己這樣做一定會傷老媽的心,她幾次欲言又止,想對老媽坦白,卻又說不出口。
  
  終於,在一個花前月下的夜晚,馬平拿出一枚精美的戒指,正式向張子瑛求婚。
  
  此時,張子瑛內心掀起瞭波瀾,她猶豫半天,說:“當初你來我們傢,不是來追我老媽的嗎?”
  
  馬平聽瞭這話,哈哈大笑道:“你個傻丫頭,我怎麼會追你老媽呢!我為叔父和你老媽牽線來到你傢,聽伯母說瞭你的情況後,就精心導演瞭這出戲。伯母告訴我,你的初戀情人是個警察,在一次搶險中犧牲瞭,你便從此關閉心扉,拒不接納任何人的求愛。我們便設法重新把你的心激活。我給伯母送花,用摩托車接她約會,其實都是替叔父做的,但給你造成瞭假象,引你入瞭‘圈套’。你的好友孫小倩也有一份功勞,要不是她,你還不可能這麼快就接受我。這下,你該放心瞭吧!”
  
  “你這個壞蛋!”張子瑛嗔怒地向馬平揮拳,馬平順勢將她一摟,說:“請接受我的求愛吧,子瑛!”張子瑛羞澀地點點頭。
  
  這時,從裡屋走出張子瑛的老媽和一位中年男人,還有孫小倩,幾個人一起鼓掌。孫小倩走上前去,說:“就讓我來當一回證婚人吧,祝你們老少兩代婚姻美滿、傢庭幸福!”
  
  這一刻,張子瑛激動得淚流滿面,她覺得,自己是人世間最幸福的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