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手機短信抽獎

  都說天上不會掉下餡餅,可巧,東耿的手機裡卻掉下一個餡餅。
  
  這幾天東耿正走背運,母親生病住院開刀,自己跑運輸又虧瞭一萬元,正急得頭皮爆漲,手機裡突然發來一條信息:香港美得利公司二十周年慶典,為回報顧客,舉行手機號碼大抽獎,你的手機號碼被抽到二等獎,獎金2。6萬元,請趕快與我們聯系,聯系號碼13788894648。
  
  東耿一看,血一下子沸騰起來,趕緊撥號碼與對方聯系,撥瞭幾次都是忙音。正好碰到哥們“踢蹋”,把中獎的事與“踢蹋”一說,“踢蹋”笑道:“獎你個頭!這樣的信息我一個月收到好幾條,都是騙人的,等你接通瞭電話,接電話的小姐就和你慢慢聊,聊它半個鐘頭,一分鐘三塊錢,半個鐘頭九十塊錢,錢被她騙去你還不知道。”
  
  “是這樣啊!怎麼電話費這麼貴?”
  
  “踢蹋”道:“這些都是高級騙子,成立個什麼信息公司,然後專門在網上發佈這種信息,賺你的電話費。”
  
  東耿想想還是不死心,2。6萬元畢竟不是個小數目,要是自己跑運輸掙這個錢,輪胎都不知要跑掉幾隻呢。況且眼下自己正急等用錢呢,說不定瞎貓撞上一隻死老鼠呢?電話費貴,我就不打,給她發信息,看她理不理。這麼一想,趕緊發瞭一條信息過去:尊敬的13788894648,很高興我能中獎,說明我們是有緣分的。我是跑運輸的,以後你們公司有什麼業務,請關照一下。請問在哪裡領獎?
  
  好傢夥,發條信息還連帶做廣告。
  
  信息發出去瞭,東耿就等回音。過瞭一會,果然“嘀嘀”兩聲回信息瞭。東耿急忙打開信息,隻見信息寫道:謝謝你對我們的信任。請把你的銀行賬號告訴我們,我們會將獎金匯到你的賬號裡。
  
  哇呀,東耿一看就跳瞭起來:“‘踢蹋’,‘踢蹋’,你看你看,這回是真的,要我把銀行賬號打過去,錢直接匯到銀行裡!”
  
  “踢蹋”道:“你別頭腦發昏,這種小兒科的遊戲也相信!等你把銀行賬號打過去,明天你銀行裡的錢一分都沒有瞭。現在有一種電子大盜,就是專門用電腦從銀行裡盜錢的。”
  
  東耿道:“我不管,反正我賬號上也沒錢。”
  
  “現在沒錢,以後你不存錢瞭?”
  
  “我另外開個戶頭總行吧,反正也就十塊錢,她要盜就讓她盜吧。”說完,東耿果真到銀行去開瞭個賬號,然後把賬號發瞭過去。
  
  過瞭個把小時也沒見回音,看來還真是個騙子,沒戲瞭。就在這時,手機又“嘀嘀”響瞭起來。東耿一看,心差點從嗓子眼裡蹦出來,急忙跑去告訴“踢蹋”:“我中獎瞭,我中獎瞭!”
  
  “踢蹋”見狀說道:“你瘋瞭吧?”
  
  東耿激動得語無倫次:“我瘋瞭,我瘋瞭!是真的,是真的!”趕緊把信息給“踢蹋”看。“踢蹋”一看也傻瞭眼,信息寫道:錢已匯入你的賬號,請查收。
  
  二人趕緊到銀行去核對,剛開的存折上明明白白打印著:存入26000元。
  
  天上真的掉餡餅瞭,瞎貓還真撞上個死老鼠!
  
  現在輪到“踢蹋”大呼小叫瞭:“真有此事,那我不是虧死瞭?以前我經常收到這樣的信息,都以為是假的,沒去理它,虧死瞭,虧死瞭!”
  
  東耿得意地說:“世上哪能都是騙子,總有個把好人的。你那副墨鏡要扔掉瞭,不然以後看東西還是一團漆黑。”
  
  “踢蹋”道:“你給我看看,這是什麼公司,以後讓我碰到瞭,不要又把金子當垃圾清除掉瞭。”
  
  東耿道:“香港美得利公司,聯系電話13788894648。”
  
  “什麼什麼,13788894648?”“踢蹋”道,“這個電話號碼我怎麼那麼熟啊。”
  
  東耿道:“當然熟瞭,我撥瞭這麼多遍還不熟啊。”
  
  “不是的,不是的,我想想。”“踢蹋”歪著頭想。
  
  東耿道:“你慢慢想吧,我要取錢給我媽看病去瞭。”
  
  “等等!”“踢蹋”突然叫道,“你快說,你把我老婆怎麼樣瞭?!”
  
  東耿愣在那兒:“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老婆與我有什麼關系?”
  
  “踢蹋”怒道:“什麼關系,13788894648是我老婆的手機號碼,你說什麼關系!”
  
  “啊?”東耿呆瞭,“這、怎麼會呢,怎麼是這樣呢?”
  
  “踢蹋”一把抓住東耿:“你給我說清楚!”
  
  東耿哭喪著臉道:“我不知道啊,你問你老婆去啊。”
  
  “好,我當面問個清楚。”“踢蹋”馬上打通老婆的電話,一個命令把老婆調回傢,這裡押著東耿往傢趕。
  
  “踢蹋”心急火燎地扯著東耿回到傢,老婆敏敏已在傢。“踢蹋”板著豬肝臉責問道:“你說,你們是什麼關系?!”
  
  敏敏愕然道:“我跟他是什麼關系?他是你的哥們啊,我是你的老婆啊,你說是什麼關系。”
  
  “我問你,二萬六千元是怎麼回事?”
  
  “噢,是為瞭這事。東耿眼下不是有困難嗎?你們是哥們,哥們幫哥們一下,不可以嗎?”
  
  “踢蹋”語塞,臉紅到瞭耳根。
  
  東耿急忙道:“原來是這樣,這錢我不能要,還給你,還給你。”邊說邊把還沒捂熱的存折遞給敏敏。
  
  敏敏剜瞭老公一眼,道:“你拿著,這錢不是我給你的。”
  
  “啊?”東耿被弄糊塗瞭。
  
  敏敏道:“實話和你說吧,不然我這位非氣傻不可。這錢是芬芬給你的!”
  
  芬芬是東耿的前妻,因為生意上經常要外出應酬,東耿看不慣,摩擦越鬧越大,前兩年離瞭婚。現在一聽說這錢是芬芬的,東耿哪還能受得瞭,把存折往桌上一摔,扭頭就走。
  
  “你給我回來!”敏敏叫道,“你以為這錢是給你的?是給你媽看病的。芬芬說瞭,夫妻情分不在瞭,婆媳情分還在的,以往你媽對待芬芬像自己的女兒一樣,現在你媽病瞭,難道她不該盡點孝心嗎?”
  
  東耿怔在那裡。
  
  敏敏又道:“芬芬知道給你錢你不會要,所以才找我想瞭這麼一個法子。現在什麼都不要說,給你媽看病要緊。你試問一下自己,一下子你能到哪兒去弄這麼多錢,誰會借給你?”
  
  “踢蹋”附和道:“哥們,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先給大媽看病要緊,錢的問題以後再說,說不定芬芬還會回來呢。”
  
  東耿把十二分難堪都抹在瞭臉上,在“踢蹋”和敏敏的拉扯下,去瞭醫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