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是真兇

  肖集鄉大山村種瓜狀元勞懷春,昨夜於瓜棚裡突然失蹤瞭,兒女們四處尋找不著,便向縣110報瞭案。刑偵隊長孫權保立即率領助手小梁、法醫老邱和鄉派出所吳所長、民警小劉等駕車來到案發現場勘察。
  
  勞懷春雖然年近古稀,矮小精瘦,但眼不花,耳不聾,精力充沛,身子骨硬朗,幹起農活堪稱行傢裡手,尤其擅長種瓜,曾被縣裡評為種瓜狀元。今年春,他引種瞭西瓜之王——賽芒太空瓜種。這種瓜在第二屆中國農博會上被譽為“瓜祖”,一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還為之題寫瞭“西瓜之冠”四個大字,難怪勞懷春迷上這種瓜。該瓜畝產比普通瓜增產三倍以上,為長橢圓形,皮淡綠色,瓤深紅,甜度13%,冰糖味,既好吃又好看,深受群眾喜愛,市場上也特別暢銷。
  
  勞懷春人老心不老,為瞭多賺錢給兒孫們蓋新樓,一下子種瞭五畝西瓜。他起早摸黑,整個心思都放在種瓜上。為瞭掌握西瓜生長情況,索性於瓜田西頭搭起窩棚,吃住都在那裡。經他精心培育看護,西瓜長勢喜人。夏秋之際,滿田橫七豎八地睡著長枕似的大西瓜,尤其是他特護的那顆留種的西瓜王,足有六十來斤重,油光發亮的瓜皮上,綠色中鑲嵌著一條條乳白色的花紋,好像美國星條旗,煞是好看。他把它視為至寶,兒子媳婦來田裡幫忙時,碰都不讓碰,生怕傷著它。勞懷春看著滿田的西瓜,心裡樂得甜滋滋的,睡夢中都在腦海裡盤算,每畝瓜若賣萬把八千,就能收入四萬餘元,蓋新樓就解決大半費用。豈料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正當勞懷春通知兒子,準備第二天采摘首批熟瓜上市時,不料他卻失蹤瞭!
  
  這是一丘長方形的五畝西瓜地,離大山村僅三華裡,離肖集鄉也隻有五六華裡。田西頭緊靠大山林,東頭有條小河,它是鄉村通往縣城的運輸水道,秋收時滿載農副產品的小船舶來往穿梭。孫權保他們來到瓜田裡查看,發現到處是腳印,許多早熟的西瓜被盜,留種的瓜王亦不翼而飛,一大片瓜秧被連根拔起,還有不少未熟的西瓜被踩碎,踐踏得一片狼藉。種種跡象表明,昨夜有不少盜瓜賊“光臨”瓜田。勞懷春的失蹤是不是與盜瓜賊有關?孫權保正在思考,民警小劉說:“勞懷春的失蹤,十有八九與盜瓜賊有關,可能是在與他們打鬥中身遭不測。”孫權保沒有答話,順著腳印追蹤到河邊,發現水邊淤泥上有盜瓜賊裝船的痕跡,幾個打破的西瓜扔在岸邊。這時,小梁在河邊水草裡找出一雙舊解放鞋,勞懷春兒子勞慶安拿到手裡一看,認出是他父親腳上穿的,頓時大驚失色,認定父親是被盜賊們打死扔到河裡去瞭,急得抱頭痛哭起來。孫權保根據這些可疑線索,當場進行分工,叫勞慶安請鄉親們幫忙到河裡尋找打撈勞懷春的遺體,老邱和小劉留下準備驗屍,吳所長回鄉裡佈網搜查盜瓜賊。
  
  孫權保將有關人員分工後,與小梁駕駛警車風馳電掣般返回縣城,來到一傢最大的農貿市場查看。可是,所有的瓜果攤店都查遍瞭,就是未找到勞懷春的那種太空西瓜。接著,他倆又順著大街小巷四處搜尋,仍然未發現可疑線索。孫權保冷靜地分析後,與小梁駕車上瞭國道,準備去鄰縣偵查。開至328公裡處,迎面與一輛小四輪車擦肩而過。小梁出於職業本能,探頭向車後一看,正巧小四輪車上蓋的篷佈被風吹開,車廂裡露出滿載的大西瓜。他立即告訴瞭孫權保,孫權保亦有所察覺,當即掉轉車頭,超車到小四輪車前攔住,亮出公安局證件,示意停車檢查。
  
  這是一輛未掛牌的小四輪車,車頭裡擠坐著四個小青年。為首的叫晉夢發,是肖集鄉一個遊手好閑的爛仔,平時教唆這幫小兄弟當“鉗工”,因犯有扒竊前科在縣公安局掛過號,嘗過孫權保的厲害。當見到孫權保那雙冷嗖嗖的目光,頓時嚇得不寒而栗。孫權保劍眉一豎,指著車廂裡的西瓜一聲喝問,他便一五一十地供出瞭來龍去脈。
  
  原來,昨天傍晚,晉夢發他們四人駕著摩托車,裝作釣魚的樣子,鬼鬼祟祟地來到勞懷春瓜田附近“踩點”。當子夜時,他們再次“光臨”瓜田,盜竊瞭一船西瓜運走。他們不敢在本縣出手,從哥們傢裡借瞭一輛四輪車,準備運往鄰縣銷贓。豈料被公安人員逮瞭個正著。
  
  孫權保怕影響交通,將這夥盜瓜賊押到縣公安局審問。出乎預料的是,他們毫不隱瞞地供出盜瓜的經過,但都說昨夜未見著勞懷春,故而肆無忌憚地大膽偷瓜。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勞懷春到哪裡去瞭呢?正當孫權保沉思之際,腰間的手機響瞭。是吳所長打來的,向孫權保報告一個消息,說昨晚鄉鎮上有個叫花美妮的中年婦女,從縣城娘傢回來時,行至勞懷春瓜地不遠的山道上,突然遇到兩隻野狼擋道撕咬。幸虧有位獵手聽到呼救聲,趕去放槍把狼打跑,才把她救回傢,現正住在鄉衛生院治傷。吳所長還告訴孫權保,入夏以來,他們鄉裡發生好幾次人、畜被狼咬傷、咬死事件,勞懷春會不會被狼咬死叼走瞭呢?孫權保思考之後,叫吳所長再詳細詢問花美妮,同時吩咐手下繼續審問晉夢發等人,他自己與小梁又風風火火地返回瓜田再次細查。可是看來看去,既未發現血跡也未看到狼的爪印。這時,勞慶安他們在河裡尋找瞭半天一無所獲,也來到瓜地現場向孫權保作瞭匯報。
  
  孫權保畢竟是一位久負盛名的偵破高手,經他偵破的疑難命案數不勝數。當他否定瞭勞懷春被狼叼走的可能性後,再次來到瓜棚細查。他揭開被子,發現墊被上有精液的痕跡。這是怎麼回事?古稀老人一般是不會“夢裡”遺精的,除非是與女性合歡……難道勞懷春是被情殺?孫權保邊思索邊順著瓜棚四周搜尋,發現瞭一些模糊不清的女性腳印混雜在男性腳印中。他順著這些腳印的方向找去,瓜田西頭的大山阪下有口大水潭,水深莫測,傳說古時有土龍出沒,故名土龍潭。孫權保領著有關人員來到土龍潭一看,發現潭邊淤沙上有男女踐踏的腳印。他看著這些深淺不同的腳印思考著,忽而眼睛一亮,似乎判斷出潭底潛藏著什麼秘密,立即叫勞慶安到村裡借來幾十根釣魚竿,先撒一根到潭中試探。不料潭水在上端沖下來的瀑佈沖擊下,魚鉤未及沉底就被水浪卷到岸邊。孫權保業餘時間愛好垂釣,頗有釣魚經驗,靈機一動想出個辦法,用一塊長條石綁到釣線上再拋過去,果然奏效,魚鉤撒至深水裡頓時沉入水底。他手拉釣線慢慢地收緊,不料魚鉤似乎抓到什麼東西,很難拉動。他胸有成竹,怕單線被拉斷,將幾十根魚竿同樣綁上石頭撒入水中,然後將釣線擰成一股繩,再慢慢地回收。站在身旁觀望的小梁和老邱也來幫忙,結果釣上來一個大塑料包。塑料包裡面裝得鼓鼓的,並有一塊大石頭墜在下面,難怪那麼沉。勞慶安看到塑料袋上印的字,大驚失色道:“奇怪!這袋子是我昨天送給父親的,準備裝西瓜去賣,怎麼會墜到土龍潭裡?難道……”他覺得不妙,慌忙解開塑料包上的繩索,打開一看,裡面裝的竟然是他父親的屍體!勞慶安頓時撲在父親屍體上大哭起來。孫權保令人拉開他,讓老邱當場驗屍。可是查來查去,既不像被他人打死、掐死,也不像中毒身亡,隻能判斷死於昨夜10點左右。小梁懷疑勞懷春是被人裝進袋裡,然後墜入水底活活淹死。但老邱抽液檢查,死者肺腔裡並無積水,說明是死後被裝進袋裡墜入土龍潭的。再翻看死者的眼睛,眼瞼結膜並無出血點,說明不是機械性窒息而死,也就是說不是捂鼻、捂口、扼頸等致死。
  
  勞懷春的屍體雖然找到瞭,但他的死因尚未查出。懷疑晉夢發等盜瓜賊謀害顯然不可能,因為晉夢發他們作案是下半夜,而勞懷春卻死於上半夜。孫權保再三思考,忽然想起墊被上的精液,便解開死者的短褲查看,發現上面留有精液污物。“難道是情殺?”孫權保將勞慶安叫到一旁,悄悄地詢問他父親生前可有情人。勞慶安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思想十分守舊,一聽父親被懷疑是情殺,頓時臉紅起來,頭搖得像撥浪鼓,一口否認,說他母親去世許多年來,父親一直守本分,從未與女人勾搭過。孫權保正欲傳問他人時,手機又響瞭,仍是吳所長打來的,說他再次詢問花美妮時,花美妮供認勞懷春那片被糟踏的瓜田是她幹的。問她為何如此仇恨勞懷春,她說是對無情人的報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