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鎖王

  這小城裡,名氣最大的人物就是鎖王。他本姓石,原先是在一傢大型鎖制品公司裡做技術員。退休後,他便在街市上開瞭一間修鎖配鑰匙的鋪子。
  
  鎖王與鎖打瞭幾十年的交道,練就瞭一手高超的開鎖技藝。無論什麼樣子的鎖,到瞭鎖王的手裡之後,他用一根頭發絲般粗細的銅絲,在鎖孔裡三捅兩捅的,幾分鐘的時間就能搞定。
  
  鎖王最絕的活兒,就是開啟保險櫃的鎖。十幾年前,有一個商人在鄉下老宅的地窖裡發現一個保險櫃,是他的祖父遺留下來的。解放前,他的祖父在青島做過珠寶生意,那商人估計保險櫃裡一定藏有珍貴的東西。可那保險櫃早已銹跡斑斑,連鎖孔在哪兒都難以分辨。
  
  商人請瞭幾位開鎖高手都無能為力。後來,他慕名找到鎖王,並當場許諾,無論開啟是否成功,都將付給鎖王5000元酬金。
  
  鎖王守著那個保險櫃,隻鼓搗瞭兩個小時,便將保險櫃打開瞭。裡面果然有不少珍貴的珠寶首飾,還有一些泛黃的字畫和賬目。那商人欣喜若狂,當場掏出1萬元現金酬謝鎖王,而鎖王仍隻按照商人先前的許諾收取瞭5000元酬金。
  
  從此,鎖王的名聲越傳越神。有很多人慕名前來,欲拜鎖王為師,但是都被他拒絕瞭,因為鎖王擔心自己的手藝被一些心術不正者學去。
  
  鎖王有一個孫子,名叫石平,在一所職業中學讀書。石平心靈手巧,對爺爺的手藝非常欽佩,經常向爺爺討教。鎖王心中暗暗歡喜,決定將自己的手藝傳授給孫兒。
  
  那天下午,一輛奔馳轎車在鎖王的鋪子前嘎然而止,車上下來兩個戴墨鏡的男子。一個男子掏出一盒“熊貓”,並抽出一支,恭敬地遞給鎖王說:“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鎖王師傅吧?”
  
  鎖王微微一笑,說:“鎖王不敢當,隻是會一點雕蟲小技,兩位先生有何事?”
  
  另一個男子趕緊俯身道:“我們公司的保險櫃出瞭問題,可一樁生意急需現金,我們老板猴急得不得瞭,便讓我們來請你去幫忙。”
  
  於是,鎖王帶上幾件必備的工具,跟隨他倆上瞭車。車子一直朝郊外一處還沒有完工的建築工地駛去,在其中一座樓前停下,而後,他倆將鎖王帶上樓,敲門走進瞭一個還沒有裝修的房間。一個肥頭大耳,戴著墨鏡的男子與另外兩名男子迎瞭過來,剛才那兩人趕緊向鎖王引薦,此人就是他們的老板。
  
  在房間的一角,擺放著一個保險櫃。鎖王認得出,這是一種德國品牌的保險櫃,防盜功能極強。當鎖王俯下身子時,發現保險櫃的鎖有被撬過的痕跡,他心中頓時明白瞭八九分。
  
  鎖王開始動手開啟保險櫃。然而,搗鼓瞭兩個時辰,鎖王早已滿頭大汗,還毫無結果。旁邊的那幾個男子,都用焦急萬分的眼神,註視著鎖王的每一個動作。
  
  又搗鼓瞭半個時辰,保險櫃仍沒能被打開。鎖王擦瞭擦額頭上的汗水,放下工具。他掏出一支煙點上,“吧噠、吧噠”吸瞭兩口,焦躁地說:“俺開瞭幾十年的鎖,從未啃過這麼硬的‘骨頭’。你們這保險櫃,像是外國牌子。”
  
  那個被稱作老板的男子沉吟瞭一會兒,應聲道:“是、是德國產的——”
  
  另一個男子有些不耐煩地問:“你到底有沒有把握打開?”
  
  鎖王籲瞭一口煙,答道:“像這種玩藝,俺還真感覺有些棘手。倘若你們公司萬分緊急,可以另請高明。如果還有餘地,就容俺一點時間,讓俺參照其他一些鎖樣琢磨琢磨,興許能成。不過,俺要收5000元的開鎖費。”
  
  五個男子相互對視瞭一下,那個被稱作老板的男子點瞭點頭。鎖王被那兩名男子送回來時,天色已黑瞭。鎖王應允,讓他們明天清早來接他。
  
  第二天清早,鎖王又被那兩個戴墨鏡的男子接去瞭。這一次,鎖王用瞭不到半個時辰,就將保險櫃的第一道防盜鎖啟開瞭。那幾個男人的臉上頓時溢出驚喜和貪婪的神情。
  
  就在鎖王準備動手開啟第二道防盜鎖的時候,房間的門陡然被撞開瞭。一隊全副武裝的警察出現在他們面前,那五個男子隻有束手就擒。經審問,這五人都是某盜竊團夥的成員,而這個保險櫃,正是他們三天前從一傢外資企業盜竊出來的。起初,他們想到用乙炔切割器將保險櫃切開,後來又擔心那樣做會將裡面的錢物毀壞。於是,他們就假扮瞭這麼一局,卻沒有騙過鎖王的眼睛。
  
  幾天後,鎖王智擒盜賊的事跡上瞭報紙和電視,那傢失竊的外資企業還聘鎖王為名譽職員。一位漂亮的女記者在采訪鎖王時問道:“老師傅,你有這麼一手絕活,為什麼至今還不收徒弟呢?”
  
  鎖王意味深長地說:“識人心,可比開鎖難啊——”
  
  半年後的一個傍晚,鎖王在收拾鋪子時,被兩名陌生人捅瞭十幾刀。據說,那是盜竊團夥的報復行動。好心的鄰居發現之後,趕緊將他送入醫院搶救。經過緊急搶救,鎖王才保住瞭性命。
  
  出院之後,鎖王感覺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他決心將全部手藝傳授給孫兒,以免失傳。在正式收孫兒為徒之前,鎖王在庭院裡焚上一炷香,讓孫兒對天發誓。
  
  石平鄭重地發誓:“我所學的手藝,隻用來謀生。倘若用它做一件惡事,就要剁掉自己一個手指!”
  
  石平極有天賦,在爺爺的精心傳授之下,開鎖的技藝飛速長進。這一切,令鎖王感到十分欣慰。
  
  幾年後,小城裡發生瞭一樁重大的盜竊案,“連豐”公司的保險櫃被人打開,裡面50萬元現金被竊。警方立案偵查,經過半個多月的追查,毫無頭緒。盜賊手段異常高明,在現場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後來,警方決定請鎖王出山,協助偵破此案。
  
  當兩位警察攙扶著鎖王,顫巍巍地來到事發現場時,他吃力地俯下身子,細細地觀察瞭一番;繼而,他的臉色漸漸變得蒼白,嘴唇微微顫動著。過瞭許久,他才把王隊長單獨叫到一邊,說瞭幾句話。
  
  第二天,鎖王的孫子石平被捕瞭,同時一個更大的盜竊團夥落網瞭。這一樁案子是盜竊團夥用重金引誘石平下水,唆使他幹的。
  
  因為“連豐”公司使用的是一個非常先進的保險櫃,鎖王心裡清楚,能夠順利開啟三道保險鎖而不留痕跡的,除瞭他,隻有孫兒石平。
  
  對這個盜竊團夥的審判,鎖王也出席瞭。石平被判瞭15年徒刑,當審判長宣讀最後的判決時,石平流下瞭悔恨的淚水。
  
  此時,鎖王經過法官同意,顫巍巍地走到石平跟前。他舉起那一隻裹著紗佈的手,老淚縱橫地說:“你這個混賬……東西!俺這個指頭……是替你贖罪的……”
  
  這時候,石平才發現,爺爺已經剁去瞭一個手指。他一怔,旋即失聲痛哭起來……
  
  一個月後,鎖王去世瞭。在臨終前,他給傢人留下話說:“讓他好好改造——你們一定要讓他記住,他還欠俺一根指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