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假房東

  張國亮買進一套兩室一廳的二手房,給在特區工作的兒子結婚時派用場。誰知毛腳媳婦要去大西北參加巡回醫療兩年,所買的房子沒人住,空著也是浪費,張國亮決定把它出租,多少也可以賺點錢回來貼補傢用。
  
  張國亮通過中介公司,辦好手續,訂好合同,就將這套空房租借給一個名叫金大龍的人,並約定每三個月收一次房租。
  
  眼睛一眨,三個月過去瞭,又到瞭收房租的日子。張國亮騎自行車來到自己房子的樓下,抬頭一看,隻見陽臺上原先咖啡色的鋁合金窗框已經變成白色的塑鋼窗框瞭。張國亮感到有些蹊蹺,便加快腳步上瞭樓。
  
  他來到自己的房門口,隻看見門緊閉著,而房間裡傳出瞭錘子敲釘聲、沖擊鉆打洞聲、鋸子鋸木聲……“金大龍在大動幹戈搞裝修?”張國亮這樣想著。
  
  “嘭嘭嘭”,張國亮邊敲門邊大聲喊道:“金大龍開門,金大龍開門!”
  
  這時,門開瞭,開門的人不是金大龍,張國亮一愣。那人先開口瞭,問:“你找誰?”
  
  “金大龍。”
  
  “這裡沒有金大龍。”
  
  “怎麼沒有?他就住在這裡的。”張國亮非常肯定地說。
  
  開門人倒笑起來瞭,說:“這是我的傢,我們傢裡沒人叫金大龍的。”
  
  “你的傢?”張國亮的頭“嗡”的一下感到有點不妙瞭,問:“你貴姓?”
  
  “鄙姓辛,辛苦的辛,小名望東。希望的望,東方的東。”
  
  “辛望東?你是新房東啊,那我算什麼呢?”張國亮這下真的著急瞭,接著問道:“這房子是你最近買的?”
  
  “嗯。”
  
  “誰賣給你的?”
  
  “張國亮呀!”
  
  “張國亮?”張國亮想,我什麼時候賣過房子給你?又問:“你認識張國亮?”
  
  “當然認識。我買房時和他見過好幾次面。他一米六十的個頭,腰寬三尺半還不止,尤其那雙眼睛像烏豆,又黑又亮。”
  
  張國亮一聽就明白瞭,那雙像烏豆似的小眼睛,分明就是金大龍!他敢冒用我的名義把我的房子給賣瞭?他愣怔瞭一下說:“同志,你上當瞭。我才是真正的張國亮,這房子真正的主人是我!”說著他拿出瞭自己的身份證,亮瞭名字:張國亮。辛望東見來者自稱是房子的主人,便也認真起來,說:“同志,我是花瞭30萬元買下這房子的,有憑有據,怎說我上當啦?我看你才是騙子,和張國亮同名同姓,想來騙我不成?!”說著,辛望東急著要關門,把張國亮推瞭出來。
  
  張國亮眼看要被人從自己房子裡趕出來,心急如焚,脫口問:“辛先生,你講房子是你的,請問,你有這房子的房產證嗎?”
  
  “當然有!”
  
  “請你拿出來給我看看好嗎?”張國亮說。
  
  辛望東的火也上來瞭,說:“你講這房子是你的,你有沒有房產證?”
  
  “我有呀!”張國亮答道。
  
  “那你先給我看看嘛!”
  
  “我來收房租的,房產證沒帶。”
  
  “別蒙人瞭!一套房子隻能有一本房產證,它明明在我這兒。”辛望東說著便把門關上瞭。
  
  一氣之下,張國亮趕忙回傢,拿瞭房產證,急匆匆地又趕回來,把房產證放到辛望東面前,說:“你說得沒錯,一套房子隻有一本房產證,現在證在我手裡,你說,這房子是誰的?”
  
  辛望東好生奇怪,忙打開房產證,看到戶主一欄上寫著張國亮三個字,不是假的。可是自己買房子時,也是拿瞭張國亮的證件到房管局辦理變更手續的,難道張國亮有兩本房產證,現在又弄來一個同名同姓的人來跟我搗蛋?於是,辛望東也回房內,拿出一本房產證給張國亮看。張國亮見房產證已更名辛望東,頓覺不知所措。一套房子怎麼會有兩本房產證?這套房子到底是誰的產權呢?於是,兩個人各持房產證來到房管局,要求弄個明白。
  
  他倆趕到房管局,直奔營業大廳,付瞭30元錢,填好信息單,將單子交給服務員。服務員將數據輸入電腦,鼠標點擊後,屏幕上顯示出一行文字:“房屋產權人辛望東。”
  
  這一下,張國亮呆瞭:“這、這怎麼可能呢……”他掏出房產證,對服務員說:“這房子明明是我的,我有房產證啊!”服務員接過他的房產證,仔細地看瞭又看,又用手指摸瞭又摸,嚴肅地對張國亮說:“先生,你這本房產證是假的。”
  
  “什麼?假的!”這真是晴天霹靂,把張國亮震得目瞪口呆。
  
  這時,辛望東拍拍張國亮的肩膀說:“朋友,現在事實清楚瞭,你是假的,我是真的。你以後不要再來胡攪蠻纏瞭,否則我要送你去派出所,告你上門詐騙。”
  
  張國亮急忙掏出瞭他買房時所有的付款憑證,以及他辦理房產證的有關資料,對服務員說:“我這本房產證就在你們這裡辦出來的,有憑有據。假如這本房產證是假的,那說明你們當時給我的就是假證。”
  
  服務員一聽,說:“這怎麼可能呢?”她在電腦上查瞭一下說:“張國亮是三個月前買瞭房子。這個月的月初,張國亮又把房子賣給瞭辛望東。辛望東就是拿瞭張國亮的房產證到我們這裡來更換新證的,我們當場將你的房產證過戶瞭。我問你,你這本假證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張國亮眼看自己的房子被他人吞瞭,最後還落瞭個制造假證的罪名,你叫他怎麼咽得下這口氣?他滿臉通紅,火氣爆升,對服務員吼道:“我沒有賣過房子,我沒有賣過房子!不信你問他!”張國亮指著辛望東雙眼似乎噴出火來。
  
  服務員問辛望東:“你的房子是從誰手裡買的?”
  
  辛望東說:“我從張國亮手裡買的,但不是這個人。”
  
  “沒關系。”服務員又在電腦尋找,查到瞭賣房人的身份證,身份證上面寫有張國亮的名字,而且有照片。辛望東看到照片立即說:“喏!就是他,我是從他手裡買的。”
  
  張國亮一看照片,真是哭笑不得。那照片上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金大龍!
  
  這下,張國亮腰板硬起來瞭,他責問服務員:“同志,你們怎麼能讓金大龍用假的身份證來辦房屋交易手續呢?”服務員聽瞭,耐心地解釋道:“我們不是公安部門,沒法能鑒別真假身份證。我們隻對房產證的真假負責。我倒要問你瞭,你的那本真證又怎麼會變成假證呢?”張國亮聽後想想:可也是呀,房產證我一直鎖在抽屜裡,怎麼會落到金大龍的手裡去瞭呢?於是,他三步並作兩步,奔到公安局報警。公安部門迅速立案偵查。可是,金大龍就像從人間蒸發瞭似的,怎麼找也找不到他。
  
  這幾天,張國亮簡直像換瞭一個人似的,整天垂頭喪氣,茶不思,飯不想,就是走在路上,也是兩眼直愣愣地註視著來往行人,總盼望著能在人群中發現金大龍的身影。特別是路過一傢傢房產中介公司,他都要駐足張望,看一看金大龍會不會在裡面。嗨,說來真巧,那天張國亮下班回傢,路過一傢房產中介公司門口,看見有兩個人正在談話。一個人自稱是陸小狗,背對張國亮,正口沫四濺地說:“我要不是急用鈔票,這房子我真舍不得賣。憑心而論,我這套房子朝向好、地段好、結構好、設施好,掛牌50萬元也有人要。我現在隻賣35萬元,不過錢必須一次性付清。”張國亮看這人的背影好眼熟,便兜到他面前,不禁高叫起來:“金大龍!”
  
  那個自稱陸小狗的人聽後,下意識地答應:“哎!”他抬頭一看是張國亮,知道事情不妙,轉身想溜。
  
  說時遲,那時快,張國亮一個箭步竄到金大龍面前,雙手抓住金大龍的衣襟,說:“你這小子,叫什麼名字來著?”
  
  “我叫張國亮……不,叫陸小狗……不,叫金大龍。”張國亮當即撥打110,一會兒警車到瞭,金大龍被押解到公安局。由於金大龍冒充陸小狗在兜售住房,公安局也把陸小狗請到公安局,讓他倆在公安局對質,陸小狗聽到金大龍在兜售他的產權房,真是大吃一驚。金大龍是他的房客,他的房子租給金大龍一個月還沒滿呢。刑警問陸小狗:“你的房產證怎麼會落到金大龍手裡呢?”
  
  陸小狗講:“沒有呀?!我的房產證在傢裡好好鎖著呀!”
  
  刑警出示瞭一本房主為陸小狗的房產證,陸小狗一看:“咦!怎會有兩本?”他急忙趕到傢中,拿出藏著的房產證回到公安局。刑警在儀器上一查驗,說:“你這本是假的!”陸小狗聽傻瞭。
  
  刑警對陸小狗說:“你聽聽金大龍的交待吧——”
  
  錄音機裡傳出金大龍的聲音:“我通過中介公司去看房子。第一次去看房時,就摸清男主人什麼時候不在傢。第二天趁男主人外出時,我就對女主人說:‘你傢房子我很滿意,但是,房產中介公司要看房產證原件,而且要復印件。有瞭復印件,我馬上可以去簽合同瞭。”女主人聽瞭,急著說:“我傢老頭子上班去瞭,怎麼辦?’我趁機說:‘你傢弄堂對過就有復印店,你把房產證給我,我代你去復印一份,回頭把房產證還給你。’怕她不相信,我還把自己的身份證押在她那裡。等房產證騙到手,我馬上雇人制作一張假房產證退給女主人,接著,我又弄瞭一張假身份證,冒名頂替出售陸小狗的房子。”
  
  金大龍的錄音交待,聽得張國亮和陸小狗一愣一愣的,好一陣子回不過神來。原來金大龍是想隻要按月納租,房東是不會想到房子竟讓他給轉手賣掉的。待到賣房錢到手後,他就預付一年的租金,穩住房東,然後自己開溜走人,誰也奈何他不得。沒想到張國亮竟追蹤而來瞭。這時張國亮想:陸小狗倒還好,他的房子還沒有賣出去,而自己的房子卻賣給辛望東瞭!本想從金大龍身上追繳贓款,誰知金大龍是個賭徒,30萬元售房款早已被他賭盡輸光,揮霍一空。而辛望東花瞭30萬元買下的房子,到頭來是贓物,要物歸原主。公安局結案時指出:由於張國亮愛人無意間被金大龍騙走瞭房產證,也有麻痹大意的過錯,要賠償辛望東一部分損失。
  
  張國亮雖然要回瞭自己的房子,但也接受瞭一次租房的教訓。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