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飛來的橫財

  這天晚上10點多,空曠的大街上幾乎看不到行人瞭。王二偉騎著他的“倒騎驢”人力三輪車在回傢的路上慢慢地騎著。他和老婆都已下崗兩年多瞭,他們原來在工廠裡隻是一般的工人,既沒有學歷也沒有技術,況且又都是快40歲的人,很難再找到一份工作。他們隻好自己想辦法,王二偉的老婆找到一份送報紙的活兒,而王二偉就買瞭這輛三輪車拉貨掙錢。兒子的學習成績很好,再有一年就要高考瞭,可是上大學的費用還沒有著落。為瞭多掙點錢,每天王二偉都幹到很晚。
  
  路過市醫院門前時,路邊停著一輛紅色的捷達出租車。他看到那車牌號是“1818”,就多看瞭一眼,心想“1818”都說是“要發要發”的意思,你看人傢這車牌號多吉利。這樣胡思亂想著已繞過出租車騎瞭過去,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回頭又看瞭那個吉祥號碼一眼。就在這時,隻聽“咣”、“哎呀”兩聲,回頭一看,一個金黃色披肩發的人已被自己的三輪車撞倒在地上。王二偉感到很奇怪,自己剛才回頭時車的正前方一個人也沒有啊,怎麼一轉眼就撞瞭人呢?莫不是有人故意撞他的車意圖訛詐?這種事他以前也遇到過。可是不管怎樣,車撞瞭人總不能不管。王二偉急忙下車過去想扶起那人,這時他才看清,那個留金黃色披肩發的人竟然是個男人。可是那人好像很害怕王二偉靠近,竟揮拳向王二偉打來。王二偉一閃身,那人從地上爬起來,把左手一直緊緊拎著的一個開口紙拎兜往懷裡一抱,慌慌張張地跑向後面停著的1818號出租車,一上車出租車就飛快地開走瞭。王二偉覺得奇怪:如果說他怪自己撞瞭他,為什麼會逃也似的跑瞭?如果說不怪,為什麼又揮拳打人?王二偉看著“1818”掉頭開遠瞭,才回過神來想看看車有沒有撞壞。忽然他看見車前方的地上散落著幾沓東西,蹲下借著路燈一看,王二偉傻瞭。是錢!百元大鈔整整5捆,那就是5萬啊!王二偉活瞭快40年瞭,這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錢!他蹲在那裡呆瞭足有兩三分鐘,等醒過神來,他趕緊四下看瞭看,見一個人也沒有,忙一劃拉把錢撿起來,迅速塞到三輪車橫梁上掛著的破衣服裡,又把兩個衣袖打瞭死結系牢在車的橫梁上。弄完後飛身上車,朝著回傢的方向猛蹬起來,心想這下兒子上大學的學費算徹底有瞭著落瞭,老婆、兒子知道瞭不定多高興呢!
  
  騎出很遠後,王二偉的興奮勁兒過去瞭。他忽然想到瞭那個丟錢的人,他發現丟瞭這麼多的錢後會怎麼樣呢?會不會自殺?想到這,他激凌凌打瞭個寒戰。隨後又想,那人拿這麼多錢急急忙忙地去幹什麼?會不會是去趕著救人?如果是,那麼沒瞭這筆錢會不會耽誤瞭救命大事?天哪!自己可不能隻為瞭兒子上大學就貪財害命啊!兒子的學費自己還可以慢慢掙,人一旦死瞭可就再也活不過來瞭啊!這樣想著,王二偉不知不覺地掉轉瞭車頭,向剛才撞人的地方騎回去,邊騎邊在心裡做著思想鬥爭。一會兒想這也許是天賜給自己的橫財,是天意,於是就又掉過車頭朝傢的方向騎去;過一會兒又想絕不能貪財害命,就再掉頭向來路騎回。這樣反復瞭兩次後,王二偉終於戰勝瞭自己心中對錢的強烈渴望,一口氣騎回瞭撞人的地方,下車坐在馬路邊。他相信那個人發現丟瞭這麼多錢一定會回來找的,自己就在這裡等他好瞭。王二偉坐在那裡等瞭兩個小時也沒等到有人來,他心想,要不算瞭,把錢送到派出所去,讓警察去找失主吧。他正想站起來,就聽後面有人惡狠狠地低聲喝道:“起來,把錢交出來!”他想自己本來也沒想不交啊,不然幹嗎在這裡等這麼久?這個失主一定是急瘋瞭,這麼粗魯!於是很坦然地站瞭起來,轉身一看,不禁嚇瞭一跳!一柄明晃晃的尖刀已經頂在瞭自己的胸口,持刀的人根本就不是金黃色披肩發,而是一個光頭!王二偉馬上意識到自己遇到歹徒瞭。對這種事,他和他老婆倒是早就有思想準備。王二偉的老婆早就叮囑他,如果半夜遇到搶劫的歹徒,千萬不要吃眼前虧,要錢就給他,隻要王二偉人沒事,錢總還能掙回來。王二偉也覺得老婆說的不無道理,所以這次他也沒想反抗。他說:“老弟,別急,我全給,我全給。”說著手伸入衣袋,把這一天的血汗錢都掏瞭出來,垂著手假裝哆嗦著把錢遞瞭過去。光頭伸手剛要接,王二偉的手卻突然向上移瞭兩尺多,把錢遞到瞭光頭的眼前,並同時說:“看,全在這裡瞭。”光頭的手和目光也快速地隨著王二偉的手向上挪瞭兩尺多,沒等光頭接住,王二偉手一松,錢向地上散落下去。光頭一愣神,王二偉迅速躲過瞭頂在心口的刀尖,同時一腳向光頭小腹踹去。光頭重重挨瞭一腳,疼得一哈腰,等他直起腰揮刀再找王二偉時,王二偉早已跑遠瞭。光頭罵瞭幾句後,騎上王二偉丟下的三輪車飛也似的逃走瞭。
  
  王二偉跑瞭一陣,見光頭並沒追來,就收住瞭腳步。這時他突然想到那撿來的5萬元錢還在車上,不由急火攻心,差點沒栽倒在地上。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他隻好一步一步向傢挪去,回到傢天已快亮瞭。王二偉說瞭自己的遭遇,老婆和兒子都說,平安回來就好,車丟瞭就丟瞭吧,明天再買一輛就是瞭。至於那5萬元錢,反正咱們也不想要,更不用放在心上,況且那不是咱們從失主身上拿來的,也不是故意弄丟的,失主也怪不到咱們頭上。雖然妻兒都勸,王二偉還是上火,第二天就病倒瞭,吃過藥後昏睡瞭一天。第三天,老婆早晨去取瞭報紙回來,服侍他吃過藥後,給他留瞭一份當天的報紙,就出去分送報紙瞭。王二偉醒來後,順手拿過報紙看起來,突然他看見一則消息,標題是:懸賞捉拿搶劫銀行的大盜。
  
  7月23日晚,本市一傢晝夜營業的儲蓄所遭到一蒙面歹徒持槍搶劫,劫匪共搶走人民幣50萬元。目前警方正全力偵破此案,知情者若能提供有價值的破案線索,警方據此線索抓獲罪犯後,將重獎線索提供者人民幣5萬元……
  
  看到“劫匪”二字,王二偉氣就不打一處來,他扔下報紙,倒頭睡覺去瞭。第四天,老婆臨走又給王二偉留下一份報紙,王二偉醒來後翻看瞭一下,又看到瞭這樣一條新聞:
  
  ……警方已抓獲一名7月23日晚搶劫儲蓄所的嫌疑犯。昨天,有一婦女在超市購物時,交給收銀臺的一張百元鈔票的號碼恰好在日前銀行被搶的鈔票號碼范圍內。警方根據超市的錄像找到瞭該婦女,但這位婦女聲稱這張鈔票是自己在打麻將時從一光頭賭友處贏來的。根據這名婦女的指認,警方又找到瞭她的這位光頭賭友陳某。陳某見到警察時先是狂逃,而後持刀拒捕,最後被警方制服,並在其身上搜出銀行被搶人民幣1000元。但陳某拒不承認自己搶劫過銀行,隻承認這些鈔票是他在7月23日晚搶劫一輛人力三輪車時得來的,一共隻有5萬元。警方已從陳某傢中起獲瞭餘下的贓款。由於重要物證——搶來的三輪車已被陳某賣掉不知去向,所以警方目前對陳某的口供尚不能完全采信。近日內如陳某不能提出有力證據證實這些鈔票的真正來源,他仍將被以搶劫銀行罪送上法庭。同時警方也希望廣大市民繼續提供有價值的破案線索,並希望在7月23日晚被搶劫三輪車的車主盡快協助警方調查……
  
  天哪,那5萬元錢竟然是從銀行搶的!幸好自己沒有據為己有,又幸好被這個光頭陳某搶瞭去,不然說不定現在關在看守所裡的那個倒黴蛋兒就是我王二偉瞭!這樣看來,那個金黃色披肩發才是搶銀行的劫匪,一定是那傢夥自己瘋逃時撞在瞭三輪車上,他手中紙拎兜裡裝著的50萬元掉出瞭5捆,而那傢夥又急又慌沒來得及看就逃瞭。那麼自己該不該去把這一線索提供給警方呢?王二偉犯瞭難瞭。
  
  按理說,即使沒有懸賞,自己也應該把知道的告訴警方。可是,萬一警方最終抓不到金黃色披肩發,又怎麼能證明自己三輪車上5萬元的來歷呢?自己不成瞭搶劫銀行的重大嫌疑犯瞭嗎?想著想著,王二偉退卻瞭。他決定無論如何自己絕不去警局!可是不去,就這樣讓真兇逍遙法外嗎?王二偉想得頭昏腦脹也沒有結果。
  
  晚上老婆回來後,王二偉就和老婆說瞭這件事。老婆倒覺得這件事極其簡單:“不就是告訴警察那個留著金黃色披肩發的男人上‘1818’號紅色捷達出租車瞭嗎?我去說就行瞭。搶銀行的是男人,警察當然沒有理由懷疑我。我可以說那天我和你吵架後賭氣到外面閑逛,結果碰巧看到瞭留金黃色披肩發的男人慌慌張張撞上瞭三輪車,紙袋中掉出東西,金黃色披肩發沒有註意,爬起來後上瞭‘1818’號出租車,隨後三輪車主撿到東西並等候失主,最後遭光頭搶劫。這樣不就行瞭嗎?警察隻要找到出租車,就能知道那個金黃色披肩發最終去瞭哪裡,還愁抓不到他嗎?”王二偉想想有理,就讓老婆去瞭警局。
  
  10天後,警方根據王二偉老婆提供的線索,抓住瞭金黃色披肩發。又過瞭幾天,王二偉的老婆從警局領回瞭5萬元獎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