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離譜的標簽

  這天下午,一名身穿深灰色制服的中年婦女,反背著雙手踱進瞭“通達”自選商場。她邊走邊看,並不買什麼,隻是隨意地瀏覽著貨架上花花綠綠的商品。不過,如果留意一下,你會發現中年婦女真正感興趣的是粘貼在商品上的白色標簽,更確切地說,是標簽上的商品標價。
  
  原來,這位中年婦女是市物價局分管個體工商戶的專管員。最近,物價局接到一位消費者來信,投訴“通達”自選商場部分商品的標價高得離譜,局裡便派她前來檢查一下,如果情況屬實,還得依法處理。
  
  正如投訴信所說,專管員果然從貨架上發現瞭一盒奶油曲奇竟然標價200塊錢,比市面上的價格高出兩倍多;此外,洋河大曲的標價也比市面上的價格高出將近一倍。這無疑違反瞭市政府頒佈實施的反暴利法,當屬查處之列。但奇怪的是,商場裡的其他商品標價不但不高,反而普遍比其他商場便宜,這是怎麼回事?
  
  帶著這個疑問,專管員對收銀小姐說:“能把你們老板請來談幾句嗎?”看到收銀小姐滿臉狐疑,她從口袋裡把自己的工作證掏出來:“我是物價局的……”收銀小姐起先打算胡亂應酬幾句把來人打發走,一聽是物價局的,哪裡還敢怠慢,連忙裝出笑臉說:“啊,找我們老板?請稍等請稍等。”邊說邊忙不迭地給老板打電話。
  
  老板是一位三十來歲、矮矮胖胖的漢子,姓蘇。一接到收銀小姐的電話,自然也不敢怠慢,急匆匆地趕來瞭。專管員作瞭自我介紹後,便指著貨架上那盒牛奶曲奇問他:“請問,這是從哪兒進的貨,批發價是多少?”蘇老板照直說:“哦,這是跟我同住一幢樓房的賈局長放在我這兒寄賣的——對瞭,那瓶洋河大曲也是。”
  
  “你是說,是一位姓賈的局長放在你這兒寄賣的?”專管員仿佛很驚訝。
  
  蘇老板說:“應該說,是局長夫人寄賣的。”他解釋道,“你知道啦,如今當官的都有人送禮,何況堂堂局長?禮多瞭,自己享用不完,拿到我這兒賣掉也無可厚非呀——我可是一分錢回扣也沒收。”
  
  “就是寄賣也不能漫天要價呀!”專管員意識到自己碰上瞭棘手的事,臉部表情開始變得嚴肅瞭,“這種牌子的曲奇餅,批發價無非六十來塊,可你們竟然標價200塊!”專管員接著鄭重指出,這明顯違反瞭反暴利法第幾款第幾條,如果不能解釋清楚,將被處以500至2000元的罰款。
  
  蘇老板聽瞭覺得這不是鬧著玩的,便申辯道:“局長夫人把東西拿來時,的確吩咐過按照標簽上的標價賣,可我們畢竟沒有賣出去呀!你總不能說罰就罰吧?就是罰,也應該罰第一個高價出售的那傢商場才對!”說完,他馬上撥通瞭局長傢的電話,編瞭個借口讓局長夫人馬上來一趟。
  
  局長夫人很快來瞭。蘇老板先向局長夫人攤瞭牌,接著就讓她給送禮者打電話,問清楚那禮物是從什麼地方買來的。局長夫人起先死活不肯,還說什麼現在是市場經濟,買賣自由,標價高點又何罪之有?後來專管員說:“看來,我們隻好到局長大人單位去,才能把問題弄清楚囉!”局長夫人聽瞭這話一下子慌瞭神:“別別別!這禮物本來就是送給我的,你們可不要硬往我丈夫身上扯!”
  
  蘇老板說:“那你就打電話呀!”“用不著打,這是從‘齊發’商場買的。”局長夫人極不情願地說道。蘇老板問她:“你怎麼知道是從‘齊發’買的呢?”局長夫人說:“那天傍晚,我回傢路過‘齊發’的時候,碰巧看到那傢夥在買東西。回到傢裡不久,那傢夥就提著禮物找上門來瞭——那還有錯!”
  
  聽瞭局長夫人這話,專管員說:“好,我這就到‘齊發’去。不過,這奶油曲奇和洋河大曲我可得借用一下。”“沒問題沒問題。”局長夫人盡管有點心虛,但為瞭使事情盡快有個瞭結,她自告奮勇地表示願意陪同前往,萬一他們不承認,她可以當面指證。
  
  趕到‘齊發’商場一問,原來那盒奶油曲奇的標價僅為80元,洋河大曲也隻是28。8元。至於那張200元以及49。88元的標簽,則是商場老板為迎合顧客“花小錢辦大事”心理,在征得顧客的同意後胡亂打印粘貼上去的。“當然囉,一般情況下我們不鼓勵顧客這樣做。”“齊發”的老板說。“能解釋一下什麼是‘特殊情況’嗎?”專管員不動聲色地問道。“坦白地說,隻有弄清楚顧客是給當官的送禮,我們才這樣做。”
  
  “這不明擺著是在糊弄人嗎?”局長夫人聽瞭氣瞭個半死,伸出指頭點點戳戳地對“齊發”的老板說:“你們這些個體戶呀,一個比一個奸!”“齊發”老板將局長夫人幾乎伸到自己鼻子尖的指頭撥開,將她從頭到腳打量瞭一番,問她:“聽你這話,你好像是個當官的吧?”沒等她回答,又接著說:“說這是欺騙人也好糊弄人也好,還不是你們這些當官的逼出來的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