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引火燒身

  孫爭正值而立之年,算得上事業興旺傢庭美滿。美中不足的是他這個七尺男兒的心胸過於狹窄,是個典型的“醋壇子”,隻要看見妻子和別的男人說上幾句話,他心裡就澀澀發酸。這也難怪,他的愛妻李玲是個有名的大美人,他倆結婚前追求過李玲的男人要是加起來,足足有一個連,至今李玲走在街上依然會招來不少熱血青年的目光。婚後雖然夫妻間的感情非常好,但小心眼的孫爭還是擔心他嬌美的愛妻遇到比自己更出色的男人會移情別戀。
  
  這天,李玲回娘傢探望父母,晚飯後孫爭一個人在傢裡倍感無聊,於是走出傢門散心,鬼使神差地竟走入瞭“發廊街”。當地的人們稱這裡是“紅燈區”,街道兩邊都是清一色的發廊。發廊屋裡燈光閃爍,媚影迷離,站在門口拉客的小姐個個嬌媚動人,見瞭孫爭忙用嬌滴滴的聲音招呼:“大哥,進屋坐呀!我們這裡的姑娘個個漂亮大方,還有‘特色服務’,隻要您出錢,一定讓您滿意而歸!”吆喝完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一把抓住孫爭的胳膊就往屋裡拽。孫爭雖然是個“醋壇子”,但是個老實人,從來沒有泡過小姐。他不由驚慌失措,連忙甩開拉扯他的小姐,撒腿就跑。
  
  回到傢裡,孫爭的心還在“怦怦”直跳,他躺在床上回憶著剛才那驚心動魄的場面,忽然間突發奇想:“那些發廊小姐為瞭掙錢,不惜出賣自己的肉體,何不讓她們冒充自己的追求者,寫一封肉麻的求愛信,再附上她們的靚照寄回傢中,故意讓妻子看到此信,也讓她知道知道,外面也有主動追求自己的女人,而且比她毫不遜色!給妻子一點危機感,順便試探一下妻子,看她對自己是不是真心!對,說幹就幹!”於是當晚孫爭就炮制出瞭一封“火辣辣”的求愛信,第二天他再次來到“紅燈區”,尋找願意充當他“第三者”的發廊小姐。
  
  幹這事對於那些發廊小姐還不是小菜一碟,發廊小姐們個個自告奮勇。孫爭選中瞭一個叫梅子的漂亮小姐,拿出昨晚寫好的那封求愛信,讓梅子一字不漏地抄瞭一遍,又按照孫爭的要求把孫爭傢的地址寫在信封上,最後還塞進一張梅子小姐的靚照。梅子的字寫得小巧玲瓏,照片更是嫵媚動人,孫爭看瞭頓時眉開眼笑。他滿意地塞給梅子200元錢,拿著那封信出瞭發廊,到瞭郵局便用掛號寄瞭出去。
  
  沒幾天,那封“求愛信”如約而至。孫爭下班後,妻子把信疑惑地交到孫爭手中,隨口問道:“誰的信呀,還掛號寄來?”為瞭引起妻子註意,孫爭故意吞吞吐吐地回答:“一個同事……不,是……是個同學,沒什麼,沒什麼的……”然後拿著信神秘地走進書房。到晚上睡覺時,孫爭把信塞進上衣口袋,還有意讓信的一角露出口袋。李玲早就對孫爭今天的異常舉動起瞭疑心,她趁丈夫入睡,便從孫爭衣袋裡翻出那封信和照片。看完後頓時七竅生煙,柳眉倒豎,一把拽起熟睡的孫爭,滿臉寒霜地質問道:“說,今天來的那封信到底是誰寫給你的?”“我一個同學呀!”孫爭故作鎮靜地回答道。“同學?恐怕沒那麼簡單吧!別跟我演戲瞭,那封信我已經看過瞭,簡直不堪入目!你這個沒良心的,這麼多年來我哪點對不起你,洗衣做飯操持傢務,對你忠貞不渝,絕無二心;可你呢,居然背著我在外面有瞭相好,連情書都寫過來瞭,嗚……嗚……”妻子越說越傷心,最後號啕大哭起來。
  
  孫爭見妻子中計瞭,而且反應如此強烈,他心中暗喜,這一招還真靈,看得出妻子還是非常在意自己的。他如釋重負,這才把一直懸著的心放瞭下來。“戲”演到這也該收場瞭,孫爭連忙拿來毛巾,一邊為妻子擦拭眼淚,一邊安慰道:“別生氣嘛,她真的是一個高中同學,上學時她就對我有好感,可能是一時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才寫來此信。但她絕對是單相思,我們之間真的沒有什麼的,其實我早就應該把此事跟你說清楚,就是擔心你誤會我才一直沒開口。這麼多年我不也是忠心耿耿地對待你嗎?你放心,我不再理她不就萬事皆無瞭?我的心裡可隻有你一個呀!”說著當著妻子的面,把那封“求愛信”和照片撕瞭個粉碎。
  
  “去你的!你要是口是心非,真的做瞭對不起我的事,我饒不瞭你!”妻子沒好氣地頂瞭一句,這才上床睡覺。這場由孫爭精心策劃的傢庭風波就這樣平息瞭。
  
  第二天,孫爭剛到單位就接到通知,因為工作需要,他要馬上到廣州出差兩個月。當天下午,孫爭就收拾好行李,和妻子依依惜別。
  
  出差期間,孫爭給傢裡打過幾個電話,奇怪的是電話總沒人接。孫爭心裡有些不安,但想起上次考驗妻子的事,又自我安慰:不會有事的,她還是愛我的。
  
  兩個月後,孫爭順利歸來,還特意為妻子帶回瞭幾樣禮物。到瞭傢門口已經是夜幕降臨,他敲瞭幾下門,屋裡沒人應。這麼晚瞭李玲會到哪裡去呢?他拿出鑰匙打開屋門,開亮燈,不禁大吃一驚:屋裡一片狼藉,灰塵浮土佈滿地面,好像很長時間沒有人住過。一封信靜靜地躺在寫字臺上,是李玲的筆跡:
  
  “孫爭,我們夫妻從此恩斷義絕,互不相幹。我將重新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港灣,另找一個真心真意愛我的男人,不論貧富貴賤……離婚協議書就在抽屜裡,等你簽字後即生效……”
  
  孫爭看完後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剛要打電話到嶽母傢問個明白,門鈴響瞭。孫爭放下電話,趕緊去開門。
  
  門外站著一位衣著時尚的年輕女人,見瞭孫爭抿嘴一笑道:“大哥,還記得我嗎?”
  
  孫爭這才認出來,這不是兩個月前他拿200元錢雇的那個給他寫“求愛信”的發廊小姐嗎?
  
  “你怎麼認識我傢?你……你來幹什麼?”孫爭瞠目結舌地問道。
  
  “幹什麼,來拿錢!”小姐理直氣壯地說。
  
  “拿什麼錢?”孫爭感到莫名其妙。
  
  “真是貴人多忘事。孫先生,你忘瞭,上次你讓我假扮你的追求者寫求愛信,一封信200元的價格可是你自己開出來的。這段時間我一連寫瞭10封,按照你上次讓我寫的地址寄出去瞭。怎麼樣?現在嘗到瞭被美女窮追猛趕的奇妙感覺瞭吧!今天我按照地址找到瞭你傢,沒有別的意思,隻是來拿我應該得到的報酬,10封信一共2000塊,一分也不多要。”那發廊小姐說著拿出香煙,輕輕地吸瞭幾口,顯得悠閑自得。
  
  天哪!孫爭這才如夢初醒,這下可捅大漏子瞭!那10封求愛信肯定都落入瞭李玲手中,也難怪李玲在離婚信中怒氣沖沖,如今孫爭就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瞭!
  
  “混蛋!混蛋!誰讓你擅自作主給我寫信的?!”孫爭暴跳如雷。
  
  “你說誰混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鬼把戲,花錢雇個小姐假扮你的情人來嚇唬你老婆,你才混蛋呢!要是聰明點就快拿錢來,咱們的事就算兩清;你要是執迷不悟,嘿嘿,我就也豁出去瞭,跟你來個假戲真做,我還真想嘗嘗做第三者的滋味!最好再到你單位裡鬧哄鬧哄,我一個發廊妹怕什麼?怎麼樣孫先生?你自己選擇吧!”那發廊小姐露出瞭本來面目。
  
  此時的孫爭隻覺得天昏地暗,頭一下子脹大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