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龍出世

  1。尋訪高人
  
  明朝末年,浙江鄞縣住著個姓劉的闊財主。這劉財主傢大業大,但膝下隻有一個獨生子,名叫劉二寶。劉二寶打小就呆頭呆腦,人傢背地裡都叫他劉二傻。
  
  劉財主五十歲那年得瞭場暴病,沒來得及交代後事便一命嗚呼。劉二傻繼承瞭傢業,可他對理財一竅不通,每天不是蒙頭大睡,就是跟著一幫狐朋狗友鬼混。二傻娘怕兒子學壞,又擔心這樣下去坐吃山空,就勸二傻尋個好買賣安身立命。
  
  二傻絞盡腦汁反復琢磨,沒想出幹啥買賣好,後來有個朋友給他支招,說應該找位高人指點迷津。二傻覺得這主意妙,但什麼樣的人才算高人呢?考慮瞭半天,二傻決定向算命先生問計,因為他認為算命先生能預知未來,那就是高人!
  
  給人看相算命的“半仙”,鄞縣城裡至少有幾十個,他們當中誰是最拔尖的?劉二傻四處打聽,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門:有的說南門外的王寡婦特別靈,有的說毛傢胡同的毛瘸腿神機妙算,還有的說白雲觀的徐老道料事如神……二傻蒙瞭,到底該聽誰呀?正在暈頭轉向時,二傻想起瞭父親生前常說的一句話——一分錢一分貨。對,就找那要價最高的算命先生,保管錯不瞭。
  
  鄞縣城裡開價最高的算命先生,要數住在柳條巷的張麻子。一般看相算命,卦金通常是三十文,貴的也不過一錢銀子。但這張麻子獅子大開口,找他算命,得花二兩紋銀。
  
  張麻子漫天要價,是因為料事如神嗎?嘿嘿,正好相反,他測啥啥不靈,算啥啥不準。實際上,看相算命本來就是糊弄人,所謂“料事如神”,全靠算命先生察顏觀色隨機應變。但張麻子認死理,一味照搬相書上的條條框框,所以弄得門可羅雀。同行都嘲笑張麻子,說他壓根不是看相算命的料。張麻子氣不過,索性打腫臉充胖子,將卦金從每客三十文提高到二兩銀子。這麼一來,如果再有人問:“張先生,咋沒人請你算命啊?”張麻子就可神氣活現地說:“小白菜誰都買得起,那山珍海味,可不是想吃就能吃喲!”
  
  劉二傻不知底細,把張麻子當成瞭高人,揣著二兩銀子興沖沖地直奔柳條巷。
  
  弄清劉二傻的來意後,張麻子將他仔細端詳一番,又問瞭生辰八字。接著,張麻子微閉雙目,搖頭晃腦掐算起來。
  
  約摸過瞭一炷香的工夫,張麻子沖二傻拱手說:“勞駕,請劉公子走兩步。”
  
  二傻站起身,在屋裡踱瞭一圈。張麻子目不轉睛地盯著看,臉上漸漸露出驚喜之色。
  
  末瞭,張麻子擊掌贊道:“劉公子天庭飽滿地閣方圓,這是文臣之相;走起路來虎虎生威,這是武將之氣。再結合那妙不可言的生辰八字,公子的命富貴無比,今後肯定要出將入相!”
  
  見張麻子誇自己命好,二傻很開心。但他花二兩銀子,並非為瞭聽恭維。於是,二傻直截瞭當地問:“張先生,我來這兒是想請您指點一下,究竟做啥買賣最賺錢?”
  
  張麻子對這個問題很不屑,他覺得買賣做得再紅火,也不過當個土財主,大丈夫頂天立地,要幹就幹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業。二傻聽張麻子答非所問,不禁皺起瞭眉頭。
  
  見二傻不開竅,張麻子進一步點撥道:“剛才我已經說瞭,公子乃大富大貴之命,您應該……”講到這兒,張麻子突然收住瞭話頭。
  
  “應該如何?”二傻追問。
  
  張麻子把頭伸到門外瞧瞭瞧,見無人偷聽,這才壓低聲音說:“良禽擇木而棲,鳳非梧桐不落。劉公子應該輔佐明君建功立業,將來定能封妻蔭子光宗耀祖!”
  
  “輔佐明君?”二傻撓著頭皮犯瞭難,“我連縣令都巴結不上,哪有本事讓皇帝賞識呢?”
  
  張麻子連連搖頭,說那個明君並非當今皇上,接著他告訴二傻:自己夜觀天象,發現北鬥暗弱熒惑漸赤,料定大明氣數已盡,另一條真龍將橫空出世。而這條真龍就在本縣,二傻若幫助他問鼎中原,將來一定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這番忽悠打動瞭二傻,他涎著口水,迫不及待地問:“張先生,您快說說,這真龍住在哪裡啊?”
  
  張麻子微微一笑:“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是、是您?”二傻指著張麻子,驚喜地瞪圓瞭眼睛。
  
  張麻子慌忙擺手:“非也,非也!在下和公子一樣,雖有經天緯地之才,卻無帝王之命。”
  
  “那麼,真龍在哪裡?”二傻左看右瞧。
  
  張麻子走到窗前,指著街對面說:“喏,在那兒!”
  
  2。拜見真龍
  
  對面有個水果攤,擺攤的漢子約摸三十來歲,身材矮小其貌不揚,咋看都不像真龍投胎。
  
  劉二傻瞪著眼睛瞅瞭半天,狐疑地問:“張先生,您說的真龍,莫非是他?”
  
  張麻子點點頭,隨即沖二傻使瞭個眼色,示意他不要聲張。
  
  “我看他就是個賣水果的,一點也沒有皇帝的樣兒呀。”二傻小聲嘟囔。
  
  張麻子冷笑道:“若人人都有我這樣的火眼金睛,他還能活到現在?”
  
  二傻覺得這話有理,便請張麻子道明玄機。張麻子說要帶二傻去拜見真龍,當面把帝王之相指給他看。於是,二傻跟著張麻子朝街對面走去。
  
  賣水果的漢子名叫馮彪,從陜北逃荒來到鄞縣,是個窮困潦倒的光棍。半年前,馮彪開始在張麻子傢對面賣水果,一來二去和張麻子成瞭好朋友。張麻子發現馮彪身有異狀,認定他是真龍投胎,決心全力輔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