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就不迷信

  吳副局長因公殉職,單位要給他辦個體面的追悼會。到瞭那天,宣傳科方科長剛出門,老婆就從屁股後面追瞭上來,給瞭他一把桃木枝,說:“我昨天從朋友傢桃樹上剪的。”
  
  方科長不解地問:“你給我桃木幹啥?”
  
  老婆白瞭他一眼,說:“避邪用呀!你不是要去殯儀館嗎?那地方晦氣,帶上枝桃木可以讓晦氣逃(桃)得遠遠的。”
  
  方科長說:“那我拿一枝就夠瞭,要一把幹啥?”
  
  老婆用手一點老公的額角,說:“真笨,你就不會分給你那幾個要好的同事,多好的拉攏人的機會!”
  
  方科長連聲誇老婆想得周到。到瞭單位,他看見秘書小張,連忙遞過一枝桃木,並把老婆的話復述瞭一遍。小張剛要感謝,後面傳來一個大嗓門:“有什麼新聞,說來聽聽?”方科長一回頭,見是劉局長,忙著從衣兜裡往外掏桃木枝。
  
  劉局長顯然知道當地的習俗,他不高興地說:“怎麼,你這個宣傳科科長也信這一套?”方科長連忙聲明:“不,不,是我老婆要我帶的,當時我還批評過她。”
  
  劉局長見大傢都圍攏過來,更加來瞭精神,他大義凜然地說道:“咱共產黨員,一身正氣,鬼神見瞭也要逃避,你看我……”
  
  說到這裡,劉局長捂住肚子,朝廁所方向撒腿就跑。
  
  方科長不知出瞭什麼事,就想追過去,秘書小張拉拉他的衣服,輕聲說:“剛才,劉局長為瞭辟邪,在辦公室連吃瞭五個大桃,大概把肚子吃壞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