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絕命狗頭金

  1。兄弟翻臉
  
  民國時,昆侖山的山谷裡有一個金場,已經采瞭多年,黃金產量越來越少。高峰時期有上萬淘金人,而今隻剩下不足百人。金場主事者袁達是官府的走狗,拼瞭命從淘金者身上刮錢,當面人們尊稱他袁爺,背後都叫他袁千刀,說他心狠手辣,該挨千刀。
  
  金場是一個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有走投無路的亡命徒,有夢想一夜暴富的混混,還有被花言巧語騙來的老實人。在金場,從淘金的工具、場地到吃喝拉撒睡,不但樣樣花錢,而且貴得驚人。
  
  有個叫林東子的小夥子,十八歲來到金場,拼死拼活幹瞭三年,淘瞭無數的金子,落到自己口袋的,連回傢的路費都不夠。
  
  這天晚上,林東子和工友大熊在那間簡陋的酒鋪喝完酒,大熊像往常一樣,心安理得地坐著不動,林東子繃著臉,抬手喚來店小二,指著大熊說:“今天他請,找他結賬。”
  
  大熊驚訝地問:“我請?林東子,枉我平時那麼照顧你,一頓酒錢還讓我掏?你太不仗義瞭吧?”
  
  大熊身高體壯,如熊般彪悍,有一次林東子和人打架吃瞭虧,大熊曾經幫過他,以後便時常把這事掛在嘴上。林東子氣憤地說:“幫瞭我一次,我就欠你一輩子嗎?喝酒我請,你省下錢去嫖妓,當我傻子呀?”
  
  金場周圍酒鋪、賭場、妓院樣樣俱全,如螞蟥吸血般卷走淘金人的血汗錢。大熊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禁不住誘惑,有點錢就偷偷溜去妓院。如今被林東子說破,不由得惱羞成怒,抓起酒碗拍在林東子的頭上,林東子頭上頓時流下血來。
  
  林東子撲上去和他打作一團,另幾個喝酒的淘金漢子圍上來,唯恐天下不亂似的叫好助威。就在這時,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分開人群,喝道:“住手。”
  
  此人是酒鋪的老板,姓賀,酒鋪裡最烈的劣酒,尋常人半斤下肚醉得走不動道,他一次與人賭酒喝瞭七斤,照樣談笑風生若無其事,從那之後人們都叫他賀七斤。賀七斤為人豪爽仁義,誰有個大事小事的求到他,他從不推脫,所以淘金人都給他幾分面子。
  
  可是林東子和大熊已經打出瞭真火,雖然賀七斤出言喝止,兩人仍紅瞭眼般纏鬥在一起。賀七斤大怒,上前用力分開兩人,指著自己鼻子說:“想打架是吧?有能耐的沖我來,能打倒我算你們有本事。”
  
  賀七斤不但酒量好,更有一身好功夫,大熊和林東子哪敢和他作對?兩個人隻狠狠地互相瞪著對方。賀七斤放緩瞭語氣說:“你們哥倆平時好得一個人似的,因為幾個酒錢打成這樣,丟人不丟人?罷罷罷,這頓算我請瞭,你們幾個看熱鬧的,趕緊把他倆送回去休息,不能讓他們再動手啊。”
  
  林東子躺在發臭的被窩裡,摸摸腫脹的臉,舔舔流血的唇,睜大眼睛從窩棚的漏頂縫隙看天上的星星。待到夜深人靜,他悄悄爬起身來,拎著根木棒,來到大熊的窩棚。大熊正打著鼾,他輕輕叫瞭聲:“大熊?”
  
  大熊迷迷糊糊坐起身來,可還沒等他明白怎麼回事,林東子已經掄起木棒,敲在他頭上,他便往後一仰暈瞭過去。他摔回鋪上的聲音,驚醒瞭窩棚裡另兩個淘金漢,一人見狀罵道:“林東子,你他媽瘋瞭?不怕明天大熊撕瞭你?”
  
  “他有種就明天來找我,以前我是讓著他,誰撕瞭誰還不一定呢。”林東子兇巴巴地喝道,“你們管好自己,別找不自在。”說完轉身回到自己窩棚,悄悄拿起行囊,趁著夜色向山外摸去。
  
  林東子剛才對另兩個淘金漢子說的話,是為瞭穩住他們,爭取時間逃出金場,否則他們猜出他要跑,去找袁千刀告密就麻煩瞭。出山的大小通道上,袁千刀至少安排瞭三道防線,一不小心就會落入虎口。林東子在月光的映照下,專挑險峻無路的地方行走,兩個時辰後,終於來到一片開闊地,一棵三人合抱粗的大樹下,拴著匹通體黝黑的高頭大馬,見瞭他,馬首一揚,發出一聲長鳴。
  
  直到此刻,林東子那顆懸著的心才終於放下瞭。他不敢耽擱,跑到一處灌木叢中,取出柄短鏟猛掘,片刻後挖出一塊孩童腦袋大小、足有幾十斤重的狗頭金。
  
  三年前,為瞭給重病的母親治病,林東子和父親四處求醫,最後母親的命保住瞭,但卻欠瞭一屁股的外債。為瞭賺錢還債,林東子千裡迢迢一頭紮進瞭金場。如今有瞭這塊狗頭金,不但能一舉還清欠別人的錢,還能讓父母從此過上好日子。
  
  林東子背起狗頭金跨上黑馬繼續上路,隻要出瞭這片林區,再走一段懸崖邊的天然險路,應該就會安全瞭。眼看著便奔到林子邊緣,突然,黑馬一個馬失前蹄摔倒在地,林東子騰雲駕霧般飛瞭出去,落地時狗頭金撞在他背上,當時便撞斷瞭兩根肋骨。
  
  林東子強忍疼痛坐起身來,這才發現,林子邊緣的十多棵樹上,都攔上瞭絆馬索。隻聽一聲大笑從林外傳瞭過來,林東子驚得魂飛魄散:袁千刀怎麼來瞭?
  
  2。慘遭出賣
  
  袁千刀帶著兩個手下大步走來,一把奪過包裹打開,袁千刀的眼睛頓時瞪圓瞭,驚喜地說:“這麼大塊的金子?得有幾十年沒見過瞭吧?”
  
  兩個手下齊聲道賀,袁千刀一把揪住林東子的頭發,皮笑肉不笑地說:“王八蛋,又是打架又是偷襲的,演瞭這麼一出大戲,就以為騙得瞭你袁爺?真以為你逃得瞭嗎?”
  
  落在袁千刀手上,就別想著有好結果,這點林東子早有思想準備,可是他怎麼也弄不明白,為什麼袁千刀對他的計劃,竟然瞭如指掌?
  
  袁千刀說得沒錯,今天與大熊打架,本就是一場戲。狗頭金他得到已有時日,他敢突破防守將狗頭金暗藏於此,卻不敢攜金潛逃,因為他知道,如果他無緣無故跑瞭,袁千刀一定會猜到他帶走瞭金子,更會派出人馬窮追不舍,他必然會被抓回去。但他打傷瞭大熊,袁千刀會以為他擔心大熊報復而逃跑,或許就不會興師動眾地追他,他就有機會逃出生天。
  
  他算錯瞭,賭輸瞭,林東子知道,他的下場或許比死還慘。
  
  天亮時,他被帶回瞭金場,吊在高臺之上。袁千刀把所有人都集中起來,當眾對他動刑,不一會兒,林東子就被折磨得體無完膚。袁千刀踱到他面前,說:“逃跑者的命運隻有一個——死。但袁爺我年紀大瞭,心腸軟瞭,願意給你一個機會,隻要你回答我三個問題,我就放你條生路。第一,狗頭金哪裡來的?第二,那匹馬是誰幫你準備的?第三,你跟大熊平時關系很好,他是不是也知道這件事,配合你演戲騙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