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畫瞭一張餅

  徽州城裡有一間小雜貨鋪,鋪主姓楊。楊掌櫃平日裡咋咋呼呼的,守不得半點秘密。他有個兒子,名叫楊壘,讀書非常用心,頗有學識。這年,楊掌櫃病倒瞭,每天都要花銀子喝藥,等他病愈之後,傢中的積蓄已全部花光,不但雜貨鋪開不下去瞭,而且都快揭不開鍋瞭。
  
  這天,楊掌櫃在傢中徘徊一番後,下瞭決心似的對楊壘道:“今日我便動身去廬州城,等我回來時,咱傢的日子便能過下去瞭!”說著,他背起一袋幹糧,上瞭路。
  
  徽州城距離廬州城有八百多裡,楊掌櫃一路風餐露宿,終於在半個多月後趕到瞭廬州城。他來到瞭一座大宅前,扣響瞭門環。
  
  那座大宅的主人是楊掌櫃的叔父,他自幼外出當學徒,後來攢瞭一筆銀子,便經起瞭商,再後來,他在廬州城落下腳來,成瞭富甲一方的人。
  
  楊掌櫃與叔父見面的次數不多,但他從小便聽說叔父很節儉。叔父當學徒、夥計時,總是將能節省下的每一文錢都攢下來。富瞭之後,他仍然能省就省,從不亂花銀子。因此,楊掌櫃常在心中暗嘆:“叔父這哪是節儉啊?他明明是摳門嘛!”
  
  正因為楊掌櫃知道叔父是個摳門的人,所以陷入困境後,他一直下不瞭決心去叔父那兒尋求幫助。這次真的走投無路瞭,楊掌櫃才下定決心去找叔父。
  
  不大一會兒,大宅的門開瞭,一位仆人走瞭出來。楊掌櫃紅著臉,說出瞭自己的身份,仆人將他領進瞭大門。見到叔父,楊掌櫃連忙咋咋呼呼地把自己傢中的變故說瞭一遍。
  
  叔父聽完,說:“你的來意我明白瞭,不要這麼咋咋呼呼地說話。”
  
  楊掌櫃道:“小侄也是著急啊!”
  
  叔父一陣嘆息,然後把話題一轉,問楊壘書讀得咋樣。這一問,差點把楊掌櫃的眼淚給問瞭下來:“叔父,您的侄孫很上進,讀書很用功!可是,我傢連鍋都快揭不開瞭,沒有銀子,他的書可就讀不下去瞭!”
  
  叔父把桌子一拍:“不讀書哪行?”接著,他說起瞭讀書多、把書讀好的好處。
  
  叔父一口氣說瞭半個時辰,卻隻字不提借銀子一事。叔父說得很激動,楊掌櫃卻越聽越失望。
  
  楊掌櫃在叔父傢一連住瞭五天,第六天,他怎麼也住不下去瞭,於是,他對叔父說,今日便想動身趕回徽州城。說完話後,他滿懷期待地看著叔父,心想:叔父,臨走前,說什麼您也得借點銀子給我吧?
  
  果然,叔父拿出一隻袋子塞到楊掌櫃的懷裡。楊掌櫃大吃一驚:這麼大的一隻袋子,該裝著多少銀子啊!
  
  楊掌櫃正在激動,叔父道:“你回傢後,一定要讓楊壘好好讀書,將書讀好瞭,自然會有一個好前程!這隻袋子裡,裝著一包幹糧,給你路上吃;另外,袋子裡還有一本書,你帶回去親手交給楊壘,這本書非常重要,楊壘看得懂。”
  
  原來袋子裡裝的不是銀子,而是幹糧和書啊!楊掌櫃忽然感到一陣發暈,連自己怎麼走出大門的都不知道。
  
  楊掌櫃暈暈乎乎地走出瞭老遠,才醒過神來。他明白瞭:叔父說的有關讀書的大道理,隻不過是畫瞭一張“餅”而已。那本書顯然是送給楊壘讀的,可我哪有銀子繼續讓楊壘讀書?
  
  楊掌櫃一路失魂落魄,幾日後,他來到蕪州境內。這天傍晚,他投宿在一傢小客棧裡,一陣長籲短嘆。客棧張老板見瞭,忙問他咋瞭。楊掌櫃便將自己傢住哪裡,和傢中遇到的變故以及叔父的吝嗇都說瞭一遍,張老板聽瞭,也是一陣嘆息。
  
  夜裡,楊掌櫃怎麼也睡不著,他拿出叔父所送的那本書,胡亂翻瞭幾下,然後氣惱地把書往桌上一扔,睜大眼睛,無奈地等著天亮。夜半時分,窗外忽然出現瞭一片火光,楊掌櫃沖出門外一看,隻見客棧的廚房不知怎麼竟燃起瞭大火,而廚房的旁邊是張老板的臥房。
  
  楊掌櫃一眼瞅見,墻邊有一隻木桶,他連忙拎起木桶,去客棧邊的一條小河裡取水,潑在大火上。一邊潑,他還一邊大聲喊人救火。張老板和客人們被喊聲驚醒瞭,大傢一起救起火來。雖然天氣很冷,但楊掌櫃一趟趟地取水、潑水,不一會兒,汗水便濕透瞭衣裳。
  
  好在發現得及時,工夫不大,火被撲滅瞭,客棧保住瞭。張老板望著自己的臥房,口中喃喃道:“萬幸啊,那可是我半輩子的心血啊……”
  
  經過這麼一番忙碌,楊掌櫃疲憊之極,回到客房後,頭一挨枕頭便睡著瞭。第二天早上,他繼續趕起路來。幾天後,他終於回到瞭徽州城。
  
  進瞭傢門,楊掌櫃將自己沒借到銀子一事,懊惱地說給楊壘聽瞭,並說出瞭自己叔父做的那“畫餅充饑”之事,然後,他打開那隻袋子,一看,那本書卻不見瞭蹤影。楊掌櫃心想:那本書丟瞭就丟瞭吧,反正兒子的書也讀不成瞭。
  
  第二天上午,父子倆正要出門找活兒幹,忽然,一個人一頭闖瞭進來。楊掌櫃抬頭一看,那人竟是張老板。楊掌櫃正在詫異,張老板已經張開瞭嘴,說出瞭一番話來。
  
  那天早上,楊掌櫃離開客棧後,張老板去收拾客房,在楊掌櫃住過的房間裡發現瞭一本書,知道它定是楊掌櫃所遺落的。張老板記得楊掌櫃說過他傢的住址,於是一路打聽,把書送瞭過來。
  
  楊掌櫃很是不解地問:“張老板,這隻是一本書而已,你何必走這麼遠的路給我送書?”
  
  張老板臉一紅,道:“這可不是一本普通的書啊!我雖然隻是個客棧老板,但我精通古玩,這是一本古籍,值很多的銀子呢!說實話,我剛看見它時,曾……”
  
  原來,張老板剛見到那本書時,曾動過心思想把它給昧下來,但他一想到楊掌櫃為他的客棧下狠勁地救火,因此保住瞭他花瞭半輩子積攢下來的古玩,便決定給楊掌櫃送書來瞭……
  
  楊掌櫃聽呆瞭,這才悟出叔父的意思,他不由得慚愧不已:叔父不直接給銀子,肯定是考慮到山高路遠,世道不太平,帶著金銀恐怕途中會有閃失,甚至會有性命之憂,於是給瞭這本一般歹人不會註意的書……之所以不明說,是看透瞭我咋咋呼呼的性格,怕禍從口出。所以,叔父強調楊壘能看得懂。他這不是摳門,而是用心良苦啊!
  
  想到這,楊掌櫃沖著廬州的方向跪瞭下來,淚流滿面:“叔父,侄兒錯怪您瞭……”
  
  送走張老板,楊傢父子將那本書以高價賣給瞭一傢古玩鋪。楊掌櫃用這筆銀子,重新開起瞭雜貨鋪,而楊壘也安安心心地讀起瞭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