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巨幅廣告

  楊濤自主創業,成立瞭一傢廣告公司。他有一個女友,叫肖靜。肖靜美麗溫柔,可楊濤總覺得肖靜身上缺少點什麼。
  
  這天,楊濤提出要到肖靜的傢鄉去看看,肖靜告訴楊濤,她的傢鄉在大山內。
  
  兩人挑瞭個周末就出發瞭。在火車上,楊濤覺得外面的景物越來越單調、破敗,他產生瞭視覺疲勞。就在這時,火車轉過一個大彎,楊濤頓感眼前一亮,隻見拐彎處有一幢房屋迎面撞入眼簾,原來路側是一座綠樹環抱的小山村。
  
  肖靜在一旁激動地說:“看到那房子瞭嗎?那就是我的傢。”
  
  當兩個人下瞭火車結伴進入村莊的時候,楊濤再次震驚瞭,或許從遠處看,村莊掩映在桃紅柳綠之中,不失美麗,可一旦走近,卻見滿眼的破敗和貧窮。
  
  肖靜掏出鑰匙,好容易才打開老屋生銹的鐵鎖,然後一臉擔憂地指著西頭屋的墻根,說:“你看,當初造屋時基礎沒打牢,現在那邊的墻根都有點塌陷瞭,隻怕時間一長會越來越嚴重的。”
  
  楊濤仔細一看,那邊的地面確實沉陷下去瞭,導致墻根塌陷開裂,不過從外面暫時還看不出來。
  
  原來好多事情都是這樣,遠看如花,近看爛瓜,如肖靜的傢鄉,如肖靜的老屋,愛情也是。回城後楊濤久久沉思起來,一直以來困擾自個兒的問題豁然開朗:肖靜身上到底缺少什麼?她缺少背景。
  
  肖靜出生在這樣的小山村,在未來的日子裡,幾乎不可能給自個兒的事業有多大幫助,而另一個女孩陳麗可以。
  
  陳麗是本城女孩,傢境一流,她有廣泛的人脈,一旦和陳麗結為夫妻,自己的廣告公司一定能得到莫大的幫助。巧的是,陳麗正好對自己有意。
  
  楊濤在心裡思忖著:就這麼辦,拔慧劍斬情絲,和肖靜分手,不過在分手前有件大事要辦一下。
  
  過瞭兩天,肖靜約楊濤見面,她靜靜地瞧著楊濤的眼睛,說:“楊濤,跟你說件事,有人要買我的房子,就是我在農村老傢的房子。真是奇怪瞭,那樣的房子竟還有人要買,而且這人還是個城裡人,真不知他們是怎麼想的。”
  
  楊濤聽瞭認真說道:“城裡人管這叫返璞歸真。管他哩,隻要價錢合適就賣吧。”
  
  肖靜點點頭,說:“楊濤,我聽你的,你說賣我就賣瞭。”
  
  楊濤掉過臉,說:“那就賣吧,反正空著也是空著。”
  
  很快肖靜打來電話,感傷地告訴楊濤房子賣瞭。然後又有人打進電話來,是陳麗,她興奮地告訴楊濤:“房子到手瞭!”
  
  房子正是陳麗買的,當然瞭,這完全是楊濤指使的。楊濤是個廣告人,對地段有種天生的敏感,那天在去肖靜老傢的火車上,當楊濤和火車上所有人都昏昏欲睡的時候,肖靜的老屋和她的村莊令大傢為之一振。
  
  如果把老屋整修裝飾一下,再在一整面墻壁上打上色彩繽紛的巨幅廣告,那將是什麼樣的廣告效應?
  
  所以,楊濤決定和肖靜分手之前,一定要買下她的房子。這樣的事自然不好親自出面,於是楊濤想到瞭陳麗,陳麗一口同意。當楊濤要把購房款給她時,陳麗甚至主動提出自己先墊上,她滿眼柔情地說:“現在你我還分彼此嗎?”
  
  楊濤聽瞭心裡甜蜜不已,又倍感欣慰,陳麗果然能幫上忙,自己沒選錯人。
  
  這時陳麗還有話要說:“楊濤,有件事真奇怪,這房子真的挺便宜的,對方要價很低,市場價可不止這些。”
  
  楊濤一驚:“是嗎?”
  
  陳麗說:“這丫頭大概覺得那破房子不值那麼多吧,呵呵,真好玩。”
  
  楊濤聽瞭也覺得莫名其妙,同時更覺得自個兒這步棋走對瞭,就憑肖靜這商業頭腦,將來能合拍嗎?
  
  回過頭,楊濤找到肖靜,說:“肖靜,我們不合適……分手吧!”
  
  出乎意料的是,肖靜相當平靜,隻是神情有些慘淡,然後什麼也不說,轉身就離去瞭。望著肖靜單薄瘦弱的背影,不知怎的,楊濤一點也不開心,反而心裡空空的。
  
  接下來楊濤開始全力策劃起來,他先把老房子迎向火車的那面墻加寬加高,又粉刷塗抹一新,然後迎著火車的視角做瞭個精美的視頻。這一切隻為突出一個效果:當無數乘客身心極度疲勞之時,突然之間看到這麼一面色彩艷麗的廣告墻,那視覺沖擊力將有多麼大,他們想不記住廣告都難。
  
  楊濤的商業頭腦果然厲害,很快就有幾傢大公司找上門來,洽談投放廣告事宜,楊濤正心花怒放,萬萬想不到後院突然起火。
  
  這天,陳麗對楊濤說:“跟你說件事,就是關於那幢房子的廣告收入問題,我爸媽說瞭,房子是我出錢買的,房產證也是我的名字,所有收入應該是我的。”
  
  楊濤一愣,原來靈敏的大腦一時間有些短路,一臉迷茫地問道:“你的意思是……”
  
  陳麗斬釘截鐵地說:“這幢房子的所有廣告收入全是我的!當然瞭,你也為此付出瞭心血,所以我會適當給你一點報酬的。這是我爸媽的意思。”
  
  難怪當初陳麗堅持由她墊付購房款,原來伏筆在這兒啊!楊濤就好像當頭挨瞭一棒,一向靈活的舌頭也像打瞭中國結,他結結巴巴地說:“可是,這個,你說過你愛我的啊……”
  
  陳麗看上去分外冷靜,說:“這不是愛不愛的問題,我爸媽的意思是,即使將來我們結瞭婚,婚前財產也需要作公證,這樣將來萬一分瞭手,我說的是萬一,那時就不會因為財產的事扯皮瞭。”
  
  陳麗的確精明,而且能把情感和利益分得清清楚楚。這樣的人真的適合做妻子嗎?楊濤深深想念起肖靜,他愧疚無比。
  
  就在這時,楊濤的手機突然響瞭,是短信,楊濤一見之下瞪大瞭眼,竟是肖靜發來的!楊濤一時眼眶濕潤,忙打開短信看,隻見上面寫的是:楊濤,這是我最後一次跟你聯系瞭,我反復想瞭想,決定還是跟你說兩句:
  
  那天,當一個叫陳麗的女孩找我買房子時,我驚訝極瞭,(www.rensheng5.com)茫茫人海中她是怎麼找到我的?為什麼要買一幢她從未見過的鄉下房子?隻有你見過我的老宅,所以,這一切當然是你的主意,更重要的證據是,陳麗提到瞭地基塌陷,所以她要砍價。老屋一直牢牢鎖著,連我老傢的鄰居都不知道這點,她是怎麼知道的?而我隻跟你說過。
  
  楊濤,當我征求你的意見時,我多麼希望你不讓我賣啊,但我失望瞭……可我還是樂意賣,並且我報瞭很低的價格,原因隻有一個,你的廣告公司才起步,我願意盡我所能幫你一把,我也隻能這樣幫你瞭。最後,祝你好運!
  
  楊濤驚呆瞭,他回撥過去,對方關機瞭。一夜未眠後,楊濤找到陳麗,掏出一大疊錢遞過去,說:“這是一年的廣告費用,請收下。”
  
  陳麗一邊高興地收下,一邊隨口問道:“這是哪傢大公司租下的?”
  
  楊濤沒有說話,轉身走瞭。
  
  第二天,陳麗約楊濤一起出去玩,但楊濤關機瞭。第三天、第四天都是這樣,這時,陳麗意識到楊濤可能換號碼瞭,他在回避自己。陳麗突然想到,楊濤會不會在那座老房子裡經營廣告業務?於是,她決定去看看。
  
  在火車上,陳麗被車窗外枯燥的畫面搞得昏昏欲睡,好在馬上就要到瞭,火車轉彎瞭。
  
  突然,一面巨幅廣告映入眼簾。這不是哪傢公司產品的廣告,而是一個人,一個美麗嫻靜、淺淺微笑著的女孩,沒錯,正是肖靜的巨幅照片。
  
  楊濤覺得,肖靜總有一天會回到故鄉的,她總有一天會看到這幅照片的,這樣她就會知道自己的悔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