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自殺的畫傢

  章亞文是位相當有名氣的畫傢。這天他正在畫室中創作,忽然來瞭兩位警察,其中一位警察打開手提電腦,再點開一個網頁,客氣地問道:“章先生,這幅畫是您創作的吧?”
  
  章亞文一看,這是幾天前他到火車站寫生的作品,貼在個人網頁上。這幅工筆畫描繪瞭兩個人握手的場景,其中一人還戴著副大墨鏡。章亞文信筆畫瞭下來,並命名為“送別”。
  
  警察又問道:“這兩人的體貌特征跟畫上相同嗎?你有沒有進行藝術加工?”
  
  章亞文一搖頭,斬釘截鐵地說:“絕對沒有,我完全如實還原瞭兩人的形象。”
  
  警察一邊認真聽,一邊記錄著,末瞭對視一眼,一臉鄭重地說:“章先生,今天談話請務必保密,同時立即把網上的畫作刪除,具體原因以後再告知你,再見!”
  
  直至送走警察,章亞文依舊一頭霧水,想要刪畫的時候,卻發現來不及瞭,已有好多人把畫復制流傳開來瞭。
  
  過瞭兩個星期,那兩位警察再次找上門來,他們說:“章先生,現在可以告知你真相瞭,你畫中的那兩個人是毒販!你畫得太逼真瞭,我們一眼認出其中沒戴墨鏡的那傢夥正是毒販之一。我們根據你這幅畫提供的線索,成功抓住瞭毒販。”
  
  章亞文聽瞭十分高興,但忽然發現兩位的警察臉上竟現出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抓住毒販是件高興的事,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警察像是看透瞭他的心思,緩緩說道:“還有一個不好的消息,那個戴墨鏡的傢夥溜掉瞭,因為你的畫作上沒有他的真面目,我們不知道他長什麼模樣。章先生,我們擔心他會報復你,所以上次請你刪瞭畫作。這段時間請你務必深居簡出,同時我們會全力抓捕他,並派人暗中保護你。”
  
  時光飛逝,一晃過去瞭一個來月,章亞文在此期間一直蟄伏畫齋,除瞭購買必備的生活用品,他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心一意鉆研起微畫來。所謂微畫,就是在方寸之間展現大千世界的風姿,章亞文一向喜愛並擅長這個。
  
  其間警察那邊傳過話來,一直沒抓到大墨鏡,雖然如此,倒也沒有異常之事發生,章亞文恢復瞭以前的生活節奏。
  
  這天天氣晴好,章亞文興沖沖地驅車來到城外寫生。山中景色美不勝收,他不知不覺中越走越深,四下裡空無一人,安靜得有些可怕。章亞文剛要往回走,突然腦後挨瞭一記悶棍,頓時天旋地轉昏瞭過去。
  
  不知過瞭多久,章亞文醒瞭。他發現自己趴在地上,手腳都被綁住瞭。面前坐著一個人,這人戴著副大墨鏡,手中握著把鋒利的尖刀,竟是那逃脫的毒販!他再一看,原來自己身在一個破敗的小木屋內,想必是守林人的小屋。
  
  隻見大墨鏡咬牙切齒地罵道:“你娘的,想不到我們千算萬算,最後卻毀於你的一幅畫!我找你找得好辛苦,現在看你往哪兒躲!”
  
  章亞文渾身冰涼,大墨鏡人高馬大且兇狠彪悍,手中又有武器;而自己手無縛雞之力,還被綁住瞭手腳,完全不是毒販的對手,今天是死定瞭。
  
  大墨鏡從破桌上端起一杯水,惡狠狠地說:“殺你是肯定的,可我不想給警察留下線索,我要你偽裝成自殺。聽著,立即寫下遺書,就說不想過瞭,自殺算瞭,然後喝下這杯水,實話告訴你,這水內有足以使你死十次的安眠藥。如果你不聽從,我隻好用刀瞭。”
  
  章亞文說:“有什麼事好商量,我又不是故意舉報你的。如果你放瞭我,我把我存在銀行的錢都給你!”
  
  大墨鏡笑道:“你的錢我要,你的命我也要。我這個人是有仇必報。如果你自殺,那我們的恩怨到此結束,如果你讓我親自動手……你還有個老母親吧?難道你要我把她送下去陪你?”
  
  章亞文曉得大墨鏡毒辣,沒想到毒辣到這種程度,他恨透瞭大墨鏡,可又有什麼辦法?為瞭老母親,他也不能不從大墨鏡。章亞文慢慢地拿起筆,誰知剛拿起來卻又放下瞭。大墨鏡使勁一壓匕首,章亞文頸部大動脈頓時一片冰涼,裡面的鮮血幾乎要噴湧而出,大墨鏡吼道:“你想我動刀嗎?”
  
  章亞文說:“寫遺書不如留下遺畫,因為畫更逼真,這樣一來警察更加不會懷疑,而身為畫傢,我也想留下最後的自畫像,這是我最後的願望,請你成全我。作為交換條件,我會把我所有的錢送給你,人都死瞭,還留著錢幹什麼?”
  
  章亞文說著掏出幾張銀行卡,又說:“等我把畫畫完就把密碼告訴你。”
  
  大墨鏡聽瞭猶豫起來,深不見底的墨鏡下看不清他的表情。章亞文一顆心正怦怦亂跳,大墨鏡一把奪過銀行卡,兇巴巴地開瞭口:“成交!諒你也騙不瞭我,起來,趕緊畫!”
  
  大墨鏡隻是解開瞭章亞文手上的繩子,腳上的依舊捆著。章亞文從包中取出畫筆畫瞭起來,他的手指在顫抖,可等他畫瞭幾筆之後,便全神貫註起來。
  
  章亞文創作的過程雖不漫長,但也不算短,這使得大墨鏡一再打呵欠,不過他可一點也不敢放松,其間章亞文提瞭一個要求:“請你摘下墨鏡,讓我看一下我到底死於誰手好不好?不敢摘?是怕我報復吧?”
  
  大墨鏡毫不在意地摘下墨鏡,說:“死到臨頭瞭還嘴硬,快些,我不耐煩瞭。”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大墨鏡的眼睛透出一股子陰毒。章亞文終於完成瞭自畫像。在畫中,他正仰頭喝水,面容、神情,連衣服上的皺褶都清清楚楚,尤其是眼睛更是活靈活現,裡面充滿瞭死亡前的悲傷和迷茫。為此章亞文花瞭不少功夫精描細寫,甚至把眼睛都貼在瞭畫紙上,嘴內還一直喃喃自語:“眼睛是最重要的,唯有如此才能體現出內心的絕望來,遺世之作,一定不能馬虎!”
  
  然後章亞文在畫作的左下角寫下一行字:我的死與任何人無關。
  
  最後,在大墨鏡的威逼下,章亞文說出密碼,喝光瞭那杯水,片刻工夫便軟軟地倒瞭下去,永不再醒來。大墨鏡這才滿意地離去,臨走前自然沒忘瞭擦去一切痕跡。
  
  那個傻畫傢沒有說錯,銀行卡內果然有不少錢,大墨鏡正得意,誰知隻過瞭幾天,警察便從天而降。
  
  在審訊室內,大墨鏡一個勁地喊冤枉,警察遞過一幅畫來,說:“你看看這個再說話。”
  
  大墨鏡一看,正是網上看過的自個和下線握手的那張,他連聲叫起屈來:“畫上這人戴著能遮住半邊臉的大墨鏡,你們憑什麼斷定是我?”
  
  警察冷哼一聲:“這就是你的狡詐之處瞭,可你別得意太早瞭,再看看這個。”
  
  又是一幅畫,大墨鏡同樣認識,正是章亞文的遺作,好厲害的警察!
  
  大墨鏡依舊擺出一臉的糊塗,說:“這人明明是自殺的,他說得清清楚楚,跟我有什麼關系?”
  
  警察遞過一個放大鏡,冷峻地說道:“你再看看他的眼睛。”
  
  眼睛?眼睛有什麼好看的?
  
  大墨鏡拿過放大鏡,瞄著畫作上章亞文的眼睛隻一眼,便一下子驚呆瞭,他不敢相信似的再看,然後全身顫抖起來。
  
  從章亞文眼睛的瞳仁中,他竟看到一個清晰無比的自己,連左眼角的一個痦子都清晰可見。
  
  警察冷冷地說:“這叫微畫,懂不懂?章先生已經把你的相貌清楚地畫瞭下來。”
  
  大墨鏡無可爭辯,癱坐瞭下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