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狩獵

  環保局的陳局長喜歡打獵,有個叫王七的老板為瞭拍馬屁,就邀請陳局長去自己的老傢大梁山打獵。大梁山蒼林似海,鳥獸如雲,是狩獵的絕佳之地。
  
  這天一大早,陳局長開著豪車,叫上王七,上瞭大梁山。狩獵中,他們打傷一隻小鷹。那隻小鷹翅膀中彈,從空中掉下地,撒開兩爪,撲騰著翅膀,向大山深處逃去。陳局長和王七緊緊追趕。小鷹逃到瞭一個小山坡下,慌不擇路,鉆進坡下的一個貍子洞裡。兩人正準備搗洞,忽見不遠處鉆出一條肥肥的花蛇。陳局長正饞蛇肉呢,便去捕捉,隻見他不慌不忙地抽出長刀砍去,花蛇被砍作兩截,在地上彈跳抽搐瞭一陣子,就不動瞭。
  
  陳局長打算捉瞭小鷹後再順便把死去的花蛇撿走,便將花蛇留在原地。正在這時,洞裡又鉆出一條黑蛇。隻見黑蛇爬到花蛇身邊,吐著信子嗅著,蠕動自己的身體,將花蛇的兩截身子攏在一起,傷口對接,然後與花蛇絞在一起。怪事出現瞭!花蛇的兩截身子竟然片刻間長在瞭一起,傷口對接處隆生出一個瘢痕疙瘩。黑蛇又在花蛇身上來回爬行數回,花蛇竟然蘇醒復活過來,隨即爬行起來。
  
  陳局長和王七大為驚奇。世間竟有如此怪異之蛇!兩人提刀去追,兩條蛇一下子竄進草叢,消失瞭。
  
  兩人轉回身,繼續搗洞,不多時,從洞裡拽出奄奄一息的小鷹。接著,他們又開始打獵,快到中午時,已經打到瞭幾隻野雞、幾隻白鶴與十多隻斑鳩。兩人興高采烈地回王七父親的傢。半道上,天空飛過一隻老鷹,看見陳局長手裡提著的小鷹,老鷹便俯沖下來,向陳局長襲去。陳局長一見這陣勢,知道小鷹是老鷹的崽,更知道老鷹護崽時的兇狠。他急忙舉起獵槍,朝老鷹開瞭一槍,卻未擊中。老鷹受驚,騰空而去。王七驚慌中崴瞭腳,跌倒在地。陳局長卻未被嚇到,直呼可惜。老鷹降落在遠處一棵樹梢上,仇恨地盯著他們。
  
  待到瞭王七父親的傢,他們用獵物做瞭幾個菜。王七拿出珍藏的茅臺酒,幾個人推杯換盞,吃喝起來。
  
  飯後,陳局長拿瞭一張睡椅,到院中的樹陰下小憩。睡眼蒙之時,聽到一聲鳥叫,陳局長睜開眼一看,隻見兩隻麻雀一同銜著一條軟尺,正是裁縫做衣服使用的那種量身軟尺。兩隻麻雀從樹丫上飛落下來,落在他身旁不遠處,鬼頭鬼腦地看著他。陳局長覺得很蹊蹺,十多年來,他獵殺的生靈成千上萬,身上總有一股子殺氣,平日裡鳥兒見瞭他,就好像老鼠見瞭貓,今天這兩隻傻鳥是咋的瞭,為啥嘴裡還銜著那玩意兒?
  
  陳局長半瞇著眼睛裝睡,想看看這兩隻麻雀到底想幹什麼。兩隻麻雀接下來的舉動讓陳局長大吃一驚,隻見它們將軟尺擺放在地上,對著陳局長的身體側面,平行地拉開拉直,瞄著陳局長的身子,認真地比劃著,好像在給他測量身高。
  
  兩隻麻雀比劃瞭一陣子,又銜起軟尺,像箭一樣飛向大山。陳局長與獵物打瞭這麼多年的交道,還從未遇見這樣稀奇的事兒。他心裡生出一種莫名的感覺,坐起身,愣愣地發著呆,半天回不過神來。
  
  一陣風吹過,樹上突然傳來哧哧呼呼的怪響,陳局長抬頭一看,樹上竟垂下一條花蛇來。那條花蛇與一般花蛇不同,身子中間有隆起的瘢痕疙瘩,正是上午被他砍作兩截又復活的那條蛇。花蛇猛地張開嘴,露出毒牙向他咬來。陳局長大吃一驚,飛快地跳身閃開,拾起放在屋簷下的一把砍柴刀,沖過去對著蛇便砍。這回,花蛇卻敏捷地躲過,快速扭動身軀,向牛舍方向逃去。
  
  陳局長提刀緊追,花蛇轉眼之間逃進牛舍。牛舍裡飼養著一頭公牛,那是王七讓老父親專門為陳局長飼養的,專供陳局長一傢食用。為結交陳局長這個朋友,王七沒少費心思,金錢財物更是沒少送。當然,陳局長也投桃報李,讓他那個排污問題嚴重的化工廠生存下去。
  
  陳局長追到牛舍,看見花蛇進入瞭公牛的柵欄,朝公牛屁股後面爬行而去,公牛則悠閑地躺在地上。花蛇爬行到它身後,猛地鉆進它的屁股裡。公牛受驚,“呼”地站起來,掙斷牽牛繩,舞起大牛角亂挑亂撞,一下撞垮柵欄沖瞭出來,眨眼間便躥到陳局長面前。陳局長還未來得及躲避,就被公牛掀倒在地。公牛再舞動牛角一挑,把他整個人挑起來,掛在牛角上,沖出瞭院門,向大山奔去。被掛在牛角上的陳局長大呼救命,王七和王老漢聽見後,慌忙趕過來,但他們根本攆不上公牛。
  
  公牛徑直向山裡跑去,跑到一座小山崖邊時,花蛇“嗖”地從公牛的屁股裡鉆瞭出來。公牛安靜下來,停住腳不走瞭,把牛角一抖,將陳局長往崖下摔去。陳局長眼前一黑,耳邊風聲響起,他本能地伸手抓向山崖,抓住瞭一根藤條。陳局長懸吊在崖上,下意識地扭頭看崖下。他看到底下是深深的峽谷,谷底的一塊巨石上蹲著一隻老鷹,那老鷹死死地盯著他。陳局長認得,這隻老鷹正是上午獵獲的小鷹之母。他又向四周看看,驚異地發現周圍的林梢上,聚集著成千上萬隻各種鳥兒,都齊刷刷地看著自己,聽不到一隻鳥兒的叫聲。這種場面讓人不寒而栗。
  
  陳局長趕快握緊藤條,使出吃奶的力氣向上攀爬,突然,藤條斷裂瞭。陳局長慘叫一聲,滾下山崖,跌進山谷裡的一個深坑中。這是一個剛剛翻刨出的坑,散發著新鮮的泥土氣息。坑兒的長度寬度,恰如陳局長的體型,剛好躺下他一個身子。陳局長抬眼往上看,看見不遠處赫然放著那條裁縫做衣服使用的量身軟尺。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陳局長,這會兒被嚇得魂飛魄散。
  
  陳局長驚慌地爬起身,想爬出坑逃命,卻因坑深怎麼也爬不出去。這時,隻聽得老鷹一聲長嘯,猛撲過來,揚起鐵爪,硬生生地抓進陳局長的大腿肉裡,陳局長又被絆倒在坑中。與此同時,周圍林梢上聚集著的萬千鳥兒,聞聽老鷹的一聲長嘯,如同聽到一聲號令,一齊呼呼地飛上半空,然後像雨點般落下來,砸向坑中。頃刻之間,坑上豎起一座鳥山。
  
  隨後趕來的王七與王老漢看到這一幕,嚇得昏死過去。蘇醒之後,王七慌忙掏出手機報警。沒過多久,來瞭一隊警察。他們刨開如一座小山似的死鳥堆,找到瞭陳局長,發現他渾身是血,已經死亡。
  
  王七不禁大哭起來。他不是為陳局長的死而哭,而是為他自己而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