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玩科技

  阿P聆聽瞭一場全國道德模范事跡宣講會後,熱血沸騰,決心自己也要多做些好事善事,為社會增加正能量。
  
  重陽節快到瞭,周日這天,阿P去媽媽傢探望。吃好午飯,他離開媽媽傢,出瞭樓門,騎上自行車正要回傢,突然,無意間看到瞭自傢樓上的辣椒嫂正鬼鬼祟祟地挨個門洞鉆。
  
  咦,她這是幹啥呢?莫不是想幹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想到此,阿P小跑幾步,貼近瞭辣椒嫂剛剛進去的那個樓門。阿P剛剛往裡走,突然,辣椒嫂跑瞭出來,和阿P撞瞭個滿懷。
  
  辣椒嫂看到是阿P,也愣瞭:“你……阿P?”
  
  阿P點點頭,理直氣壯地說:“是我。我媽媽住在這個小區的。咦,辣椒嫂,你到這兒幹什麼來瞭?”
  
  辣椒嫂的臉“騰”地紅瞭,吭哧瞭半天,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阿P琢磨:這辣椒嫂看來果真是心中有鬼。於是,他清瞭清嗓子,正色地說:“有什麼不能說的嘛!”
  
  辣椒嫂尷尬地笑笑,看瞭看阿P,終於下定決心,吞吞吐吐地說:“阿P哥,不怕你笑話,是我們傢那個、那個……我們傢那個挨千刀的,他、他有瞭小三!”
  
  阿P搖搖頭,表示不信。因為,小區裡的人都知道,辣椒哥是個三腳踹不出屁的老實人,前年,辣椒哥把老媽接到小區住,才半個月,硬是讓辣椒嫂給轟回瞭老傢。就這個,辣椒哥什麼也沒敢說。現在,聽到辣椒哥找瞭個小三,阿P怎麼會相信?
  
  辣椒嫂堅定不移地說:“他是裝老實!半年前我就發現他有點不正常,我就悄悄地跟蹤他,跟蹤到這個小區。可他比鬼都精,生怕有人跟著。我是緊跑慢跑也找不到他的影兒瞭,不知道他進瞭哪座樓,哪個門兒。你說,他這是不是心中有鬼?是不是有瞭第三者?”
  
  阿P一聽,這辣椒嫂說的也有一點點道理,但他還是不相信辣椒哥是這樣的人。他正要問還有什麼其他的證據,辣椒嫂又補充道:“他呢,動不動就背著我發短信,好事不背人,背人沒好事。他心中沒鬼,怕的是什麼?”
  
  阿P隨口問:“哈哈,你還知道他會發短信啊?”
  
  “哼,他什麼不會,還天天發微信呢,我的微信還是他教的。”
  
  阿P聽到這兒,頭腦一轉,怪笑瞭一下,說:“你們如果會發微信就好辦瞭。”
  
  “怎麼好辦瞭?”
  
  阿P擠擠眼,問:“辣椒嫂,你能不能拿到辣椒哥的手機?而且還不讓他發覺。”
  
  辣椒嫂說:“他睡覺的時候我翻過他的手機,這個鬼東西,他是隨時刪除微信信息的,生怕我抓住他的把柄。”
  
  阿P搖搖頭,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阿P貼近辣椒嫂的耳朵,輕輕地說瞭幾句話。辣椒嫂聽瞭,驚訝地問:“真的,能行?”
  
  阿P把自己的胸膛一拍,說:“我阿P是誰?什麼能難倒我阿P?辣椒嫂,你如果按我的要求去做,我保證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那個小三現原形。但是,抓出來後,你一不能把我給‘出賣’瞭,二是不要太張揚,要偃旗息鼓,悄悄地把這事兒給解決瞭。”
  
  辣椒嫂把頭點得像雞啄米:“你放心,阿P哥,我知道傢醜不可外揚這個理。我隻是要讓他知道我辣椒嫂不是那麼好糊弄的,這個傢不能散!”
  
  阿P就和辣椒嫂各自回傢,靜候佳音。第二天晚上,辣椒嫂敲響瞭阿P傢的門,興奮又緊張地揚瞭揚手上的一個手機,說:“阿P哥,拿到瞭!”
  
  阿P一聽,也興奮得差點跳起來,他急忙穿上鞋,拉著辣椒嫂打的直奔自己媽媽傢的小區。
  
  阿P這是幹什麼呀?原來,阿P是利用先進的科技手段進行偵察。什麼科技手段?哈哈,就是讓辣椒嫂拿著辣椒哥的手機在這個小區到處轉悠。辣椒哥到瞭小三傢,肯定會用小三傢的WIFI信號的,隻要用一次,以後這手機就會自動連接。阿P就是利用這一點,拿著辣椒哥的手機在這小區裡各個樓門、樓層瞎轉悠,隻要這手機上出現十分強的WIFI信號,並自動連接上瞭,那就說明這個住戶就是辣椒哥的小三傢。
  
  阿P帶著辣椒嫂,像做賊一樣,躲著小區的保安,躲著住戶們警惕的眼睛,一座座樓、一層層、一戶戶地悄悄貼近人傢的大門,盯著手機屏幕,聽著手機有沒有“嘀嘀”聲。
  
  阿P和辣椒嫂足足爬瞭七座樓,六七四十二層,才終於捕捉到瞭那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WIFI信號。看著辣椒哥手機上那強烈的連接成功的WIFI信號,辣椒嫂差點喊出聲來,幸虧阿P眼疾手快,一把捂住瞭辣椒嫂那帶著辣椒味兒的嘴巴。
  
  阿P掃瞭一眼這個住戶的門牌號,拉著辣椒嫂急急地下瞭樓。
  
  下一步就好辦瞭,是守株待兔。
  
  周六的下午,辣椒哥借口去看一個朋友,又鬼鬼祟祟地離開瞭傢。等他出瞭門,辣椒嫂立即通知瞭阿P。倆人打車到瞭阿P媽媽所在的小區,然後熟門熟路地摸到瞭7號樓602室門前。還沒容阿P說什麼,辣椒嫂已經迫不及待地擂開瞭門,邊擂邊高聲地喊道:“你給我滾出來!”
  
  門開瞭,辣椒哥探出瞭頭,一看是辣椒嫂和阿P,愣瞭,問:“你們到這兒來幹什麼?”
  
  辣椒嫂立刻要往裡沖,但辣椒哥死活不讓,辣椒嫂可是見過世面的,她跳著腳,扯著嗓子高聲大叫:“你把那個騷貨給我叫出來,老娘倒要看看她是什麼貨色!”
  
  阿P想攔,可是怎麼攔得住。辣椒嫂的喊聲把左鄰右舍都喊瞭出來,大傢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辣椒哥急得張口結舌,手腳亂舞,不停地解釋著,那辣椒嫂瞅著空當,一下子沖入瞭房間。阿P也緊跟著進去瞭。
  
  這是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屋。房子裡的沙發上坐著一個老太太,辣椒嫂一見,一愣:“咦,你也在這兒,噢,幫著你兒子出軌吧!”原來,這是辣椒哥的老媽、辣椒嫂的婆婆。辣椒嫂把大門一關,以防那個小三溜出去,然後在屋裡到處搜尋,她把所有的櫃子都打開瞭,把天花板也捅瞭捅。可是,沒有別的人,也是的,就這麼大的一間屋子,還有哪兒能藏得住人?
  
  這時,辣椒哥進來瞭,大吼瞭一聲:“夠瞭!別再瘋瞭!”
  
  一句話,鎮住瞭辣椒嫂。辣椒哥氣憤地說:“你不是想找什麼小三嗎?”他的手一指老媽,“喏,這就是你最不待見的‘小三’,一個多餘的人!但是,她是我的媽,是生我養我的媽,你可以不要,但是我一定要!我要讓她有個幸福的晚年!行瞭,夠瞭,我們離婚吧!”
  
  阿P這才明白,辣椒嫂容不得婆婆,把婆婆轟回老傢後,那辣椒哥隻能把老媽安排到這兒,而他自己呢,隻能抽空時不時地來看看老媽。
  
  辣椒嫂呢,此時嘴也卡住瞭,話也說不出瞭,特別是聽到辣椒哥提出離婚後,更是驚呆瞭。因為,她的本意並非拆散這個傢呀。
  
  阿P此時又做起瞭和事佬,他對辣椒哥說:“她也是好意,為瞭你不犯錯誤嘛。”
  
  但辣椒哥冷冷地掃瞭一眼阿P,不為所動。阿P一看,這事要壞,就朝辣椒嫂一個勁兒地努嘴。辣椒嫂多聰明呀,一看,立即走到婆婆面前,雙腿一軟,“撲通”跪下瞭,說:“媽,我錯瞭,您就原諒我一次吧!”
  
  老太太一看,心軟瞭,拉起辣椒嫂,說瞭一句名言:“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嘿,這老太太,有學問啊!
  
  這事讓阿P出瞭個大洋相,小蘭聽說瞭,氣得罵瞭他三天三夜。阿P呢,昂起腦袋,對小蘭說:“你們女人呀,真是頭發長,見識短。沒有我阿P這樣的高科技偵察,辣椒嫂對辣椒哥的疑神疑鬼什麼時候才能解決?膿包破瞭才好治嘛。他們傢現在多和睦呀,說謝我還來不及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