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吃饅頭

  初招夥計
  
  安宜城內有個富商,人稱李大東傢。他名下有兩大產業,其分號遍佈全城,一是當鋪,二是糧莊。李大東傢手腕毒辣鐵石心腸,在當鋪經營上是錙銖必較,落井下石;在糧莊生意上更是囤積居奇,花樣百出,即使窮人傢被逼得賣兒賣女,也休想打動他半毫的慈悲之心。
  
  這天李大東傢正悠閑地品著上好的龍井茶,忽見大掌櫃趨步走瞭進來,躬身說:“東傢,跟您商量件事,咱傢當鋪生意日日紅火,各分號人手嚴重不足,所以特來請示下東傢,是不是再招上幾名夥計?”
  
  李大東傢聽瞭睜開眼,說:“這兩天我也正考慮這事,現在已有主意瞭,你這就貼出告示,說要招收夥計。自然瞭,咱是當鋪,所以夥計最重要的是識文斷字口齒伶俐,另外歲數不要太大。”
  
  大掌櫃在一旁提醒道:“還有一條,就是夥計手腳得幹凈,因為當鋪經手的玩意,不定啥時候就會是一件相當值錢的寶貝,要是夥計眼小心尖動瞭壞心思可就麻煩瞭。”
  
  李大東傢點點頭,說:“很對,你先初步篩選,最終人選由我來定。”
  
  大掌櫃自然是不敢怠慢,把雙老眼睜得大大的左挑右選,最後暫時確定下符合條件的有二十幾個,可是怎麼知道這些人中哪些心存忠厚,又哪些見錢眼開呢?就在這時李大東傢過來瞭,大夥一看東傢駕臨緊張壞瞭,因為端不端得上飯碗全在他一句話。
  
  誰知李大東傢並不多看大夥一眼,而是笑盈盈地一揮手,說:“各位這兩天辛苦瞭,所以呢今天我是特地犒勞大夥來的,每人發白面大饅頭一個帶回傢吃,明天下午煩請大夥再來這兒,那時我一定給個說法。”
  
  大掌櫃一聽有點詫異,心說東傢這是唱的哪出,再看東傢一揮手,早有手下拎過一大籃子雪白的大饅頭,嗬,每個饅頭足有二兩重。大夥已是多日不見這樣的饅頭瞭,當即高高興興地謝瞭賞,又一肚子狐疑地走瞭。
  
  第二天中午,二十多位忐忑不安的年輕饑民一個不少地齊集在李傢大院內,隻見李大東傢拿出一紙條對大掌櫃說:“你把這名單讀一下,讀到名字的留下,剩下的,哪兒來回哪兒去。”
  
  大掌櫃一頭霧水,但還是一五一十地大聲讀起來,不用說,讀到的自然是歡聲雷動,沒讀到的隻能灰溜溜地走瞭。
  
  等一切準備妥當後,大掌櫃問道:“東傢,這名單是哪來的?您憑什麼留下他們?”
  
  李大東傢聽瞭拈須微微一笑,說:“你以為呢?”
  
  大掌櫃聽瞭先是一愣,又再三苦思,突然靈光一閃,叫道:“東傢前前後後都與我在一起,並沒有特意出瞭其他試題,隻有……莫不是那饅頭內有機關?”
  
  李大東傢哈哈一笑,說:“不錯,我事先在每個大饅頭內藏瞭一個銅錢,他們回傢隻要一咬就會咬到,然後就會本能地以為這是我李傢廚子無意中夾進去的,而我先前吩咐過瞭,如果有人前來交還銅錢,就把他名字記下,你讀到的名單就是這個。我招的是當鋪夥計,正如你所言,當鋪夥計一定要本分、誠實,眼眶一定不能小。”
  
  大掌櫃聽瞭眼睛閃亮,一拍大腿說道:“原來如此,高、實在是高!”
  
  再發饅頭
  
  時光飛逝,這天大掌櫃又匆匆來見,說:“東傢,收糧季節馬上就要到瞭,今年先旱後澇產量極低,我估摸著收糧肯定十分困難,而您已示下一定要把幾十座糧倉儲滿,好日後賣個高價,所以我決定不怕山高路遠到各處收購,這麼一來人手就明顯不夠用瞭,東傢您看……”
  
  李大東傢不耐煩地打斷他的長篇大論,說:“你是不是想再招收幾名跑腿的夥計?多簡單的一件事,說這麼復雜幹什麼?你先擬個告示,說清楚隻招收能說會道的年輕夥計,至於最終人選,最後還是由我定奪。”
  
  這告示一貼出去可不得瞭,要知道整個安宜城裡誰不知道李大東傢手頭的產業,要是進瞭他傢做夥計,可不就是僅僅吃飽肚子免於凍饑的問題瞭,那簡直是掉進瞭福窩。這麼著一時間前來撞大運的年輕人如同潮水一樣。
  
  經過一番挑選之後,大掌櫃領著一幫子面如菜色的年輕人來見東傢,李大東傢卻連眼皮也不抬,說:“賞他們每人一個大饅頭回傢吃,明天下午再來見我。”
  
  大掌櫃一聽暗地裡伸伸舌頭,心說還玩這招,不就是饅頭內夾銅錢嗎?不過這招隻有我們幾個知道,饑民們並不知情,所以仍不失為高招。
  
  第二天下午,在人頭攢動的李傢大院,李大東傢又給瞭大掌櫃一長串名單,讓大掌櫃當眾朗讀。那些讀到名字的人一聽正要歡呼,李大東傢卻擺擺手,面無表情地插進話來:“先別忙,我的意思是,讀到名字的人回去,沒讀到名字的人,從明天起就可以天天吃到我李傢的大白饅頭瞭。”
  
  形勢立即發生逆轉,有人歡呼,更多的人瞠目結舌,大掌櫃這回可真不懂瞭,趁沒人時悄聲問道:“東傢,人傢交來銅錢的反而不收,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李大東傢美美地呷口茶,從容答道:“這回我招收的是走鄉串戶的夥計,要知道下鄉收糧一定要跟那些刁民打交道,一路上少不得討價還價,更要玩秤耍砣使心眼,太老實太死心眼的人肯定不能勝任,所以那些吃過饅頭不還錢的人才是最合適的人選。”
  
  大掌櫃心想這不是教人學壞嘛,可臉上卻現出一副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樣子,說:“東傢處事每每與眾不同,不服不行!”
  
  不出所料,由於李大東傢手段用盡,加之夥計們個個耍奸使滑,糧莊的生意一時間越發紅火,與之對應的是,在他的盤剝之下饑民更多瞭,而官府自然早就被買通,對李大東傢的種種不法行為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事不過三
  
  有句老話叫樹大招風,李大東傢靠下三濫的手段大發橫財,早就被城外的山賊瞄上瞭,正虎視眈眈地準備下手。
  
  李大東傢聽到風聲後倒也不懼,當即叫過大掌櫃,吩咐道:“立即辦兩件事,一是到官府重金打點一下,讓他們加緊剿匪,一切開銷花費全由我出;二是貼出告示,說要招收一些身強力壯的年輕人,專門給我李傢看傢護院。”
  
  經過一番精挑細選,大掌櫃很快領著一大幫子躍躍欲試的年輕人來見李大東傢,誰知李大東傢還是一句老話:“每人一個大白饅頭回傢細吃,明天下午來見。”
  
  大掌櫃一聽,就有點不以為然瞭,心說:東傢,您這一招已用過兩次瞭,事不過三,再說這一招早就傳開瞭,這回看你怎麼收場。
  
  第二天下午,李大東傢還是讓大掌櫃高聲朗讀一個長長的名單,在場的人約有一半在名單上,不用說這些人全是交來銅錢的,有瞭上兩次的教訓,這些人一時間不知該不該歡呼。這時李大東傢陰沉著臉開腔瞭:“身為看傢護院,第一要務必須是忠誠,連一個銅錢都舍不得交來,留著幹啥?所以,沒讀到名字的全都請回吧。”
  
  偌大的庭院內一時鴉雀無聲,半晌有個瘦骨嶙峋的高大年輕人上前怯生生地說道:“可是李大東傢,我們在饅頭內確實沒有發現銅錢啊。”
  
  李大東傢一瞪眼:“這怎麼可能?即使是漏放瞭,那怎麼偏偏就讓你咬到瞭?這說明老天爺也不幫你。”
  
  望著這些人離開,剩下的一半人不禁面露喜色,這回飯碗是捧定瞭。誰知李大東傢咳一聲,又開腔瞭:“你們也別高興得太早瞭,告訴你們,你們我也不要!”
  
  大夥全愣住瞭,李大東傢見狀得意一笑,又說:“你們倒是學乖瞭,為表示忠誠交來瞭銅錢,可是這回明明沒有咬到錢是不是?你們以為漏放瞭,實際上這回我偏偏沒有在饅頭內放上銅錢,一個也沒有!告訴我,銅錢是哪來的?明明是你們自個兒的錢。老爺我要的是看傢護院的,說白瞭就是忠心耿耿的看傢狗,而不是耍弄心計的小蟊賊,滾、全給我滾!”
  
  等所有人散盡,一頭霧水的大掌櫃便問道:“東傢,您既然沒有放銅錢,那剛才第一撥人為什麼也不要?”
  
  李大東傢心情好得不得瞭,說:“告訴你吧,本來是打算留下沒交銅錢的,因為他們誠實,可就在剛才,官府那邊傳來喜訊,說城外的山賊已全部剿滅幹凈瞭,也就是咱傢用不著看傢護院的瞭,能省一個錢是一個錢嘛,你說我還留他們幹啥?”
  
  可是當天夜裡正呼呼大睡的李大東傢突然被驚醒,隻聽得院子內鬼哭狼嚎的,黑暗中好像有好多人在奔跑、搏鬥,其中還夾雜著慘叫聲,不好,李大東傢全身發抖,沒命叫道:“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好漢,我隻是架子好看,其實沒有多少銀子的……”
  
  那些人一聽吆喝道:“放屁,你給我聽著,我們不是來搶銀子的,而是拿回原本就屬我們的銀子的,現在甭廢話,快交銀子出來!”
  
  借著熊熊的火把光,李大東傢忽然不害怕瞭,他抬頭看著這些衣衫襤褸的蒙面人,對當前一位骨架高大的瘦削漢子冷笑著說:“聽你們的話、看你們的衣服,我已知道你們是什麼人瞭,尤其是你,你就是白天那個想進我傢看門護院的是不是?哼,要知道亂世用重典,你率人登門搶劫可是要滅門的!”
  
  那蒙面漢子一聽,索性扯下瞭蒙面巾,果然是白天那個瘦骨嶙峋的高個子年輕人,隻聽他咬牙叫道:“那又怎樣?告訴你,我們走上這條路,就是你這奸商和官府一步步逼的。你們耍猴一般三番五次地捉弄我們,與其活活被餓死,被你們玩弄,那還不如拼上一拼,弟兄們,給我搶!”
  
  李大東傢一下子魂飛魄散,完瞭,搬起石頭砸瞭自己的腳瞭,這回玩大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