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假的微小說

  @四季春風80
  
  1床的王大媽問2床的李大媽:“你在這住院,怎麼不見兒女來看你?”李大媽:“我女兒工作太忙,我就沒跟她說。”王大媽:“我雖然沒有子女,不過一會兒我幹女兒來看我。”“幹女兒?”“是我買保健品時認識的,對我可孝順瞭,瞧,她來瞭……”這時,門口進來一位年輕女子,驚訝地望著李大媽:“媽……”
  
  @笑裡永遠不藏刀
  
  國慶節,我和弟弟帶著各自的對象從城裡回到鄉下。晚飯後,母親悄悄把我叫到一邊:“丫頭啊,咱可是正經人傢,那好說不好聽的事,咱可不能做。一會兒你和媽在一屋睡。”這時弟弟湊過來:“媽,那我們呢?”母親低聲說:“傻小子,你爸得陪你姐夫……再說,人姑娘傢傢的,你總不能讓她一個人睡吧!”
  
  @昨夜輕語
  
  她考入大學全憑鄉親們湊錢讀書,她不敢亂花錢,每次吃飯都是點一份最便宜的素菜。一天,她的下鋪小夏說有一個套餐,每份5元,還送上門,以後就一起湊錢吃飯吧。她驚喜地點頭答應。假期,她一人留下做傢教,第一次撥打瞭那個送餐電話,卻驚訝地聽到:“每份15元,請問您要幾份?”
  
  @十耘
  
  危房翻蓋一新。老鄉拎來一籃子雞蛋一籃子棗,往幹部院裡一撂扭身就跑,幹部蹬自行車追瞭上去:“這真不能要!”老鄉說這是俺一片心,說什麼也不拿回去。幹部隻好掏出錢,硬塞他兜裡……“這也太假啦!”我剛要換臺,姥爺說:“別動!”他眼圈微微泛紅,“我們那時候的領導,就是這樣兒。”
  
  @麗卷毛
  
  緊握手中的一百元假鈔,他忐忑不安地來到一個賣水果的攤位。水果稱好後,他將假鈔遞給老板。老板望著假鈔說道:“呀,實在抱歉,沒有零錢,找不開。”他不自覺地紅瞭臉,正準備離開時,老板卻把稱好的水果遞給瞭他:“小夥子,等有零錢瞭再來給我吧,我一直在這兒。”
  
  @莫晨澄
  
  老師指著試卷上那個寫得歪歪扭扭的名字說:“這是你自己簽的吧!這分明不是大人的筆跡。你不用解釋瞭,明天叫傢長來。”老師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不過第二天來的是傢長的傢長,她的爺爺說:“老師,那真的不是孩子自己簽的。她爸媽在外打工,我又不識字,就照著她爸的名字畫上去瞭。”
  
  @leoonn
  
  和大偉鼓搗一部小電影,還差一個演民工的小角色。資金有限,大偉便讓我招群眾演員,並專門交代:別說拍電影,一定招個真的民工,演起來才真實。隔天我興沖沖告訴大偉人招到瞭,且薪酬被我壓到每月三千。他直搖頭:“不行,換人。”我有點惱火,卻聽他說:“三千都行,肯定不是民工,多半是大學生。”
  
  @共飲嘉陵江水
  
  班長對我的要求過分嚴苛,我氣不過,提出辭職,他不批:“招到人再說。”招到人後,他仍不批:“教會瞭再說。”我將進廠所學耐心細致地傳授給新人,班長笑呵呵的,還是不批。我不由火冒三丈,強行要走,班長攔住我說:“老弟呀,我快要上調瞭,這個位置隻有留給你,我才放心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