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賣房

  暗標
  
  年前,二傑陪著老爹從北京回到老傢湖莊,打算把老房子賣掉。說是老房子,其實也就蓋瞭十年,即便現在,仍是村裡數得著的好房。那年,二傑在北京做生意發瞭財,衣錦還鄉,為爹娘蓋瞭這棟兩層小樓。可惜小樓建成不久,娘就去世瞭,爹一個人在小樓裡孤零零地過瞭幾年,便被二傑接去瞭北京。
  
  爺倆回到湖莊後,二傑就透出口風,小樓打算賣三十萬。這價格其實挺公道,但問題來瞭,三十萬不是小數,湖莊人大多不富裕,有錢的人又都喜歡去城裡買房,誰願掏三十萬在這窮鄉僻壤買房呢?
  
  二傑是做大生意的人,他可沒時間在老傢久待,就打算盡快將房子出手,並不在乎錢多錢少,他對村裡人放話說,三十萬沒人要,那就二十萬,二十萬沒人要,就十萬,十萬沒人要……說到這裡,立即就有人接話瞭,說不必十萬,十五萬我要瞭。另一人接著說,我出十六萬。
  
  誰都不是傻子,三十多萬的房子隻賣十幾萬,多便宜啊。當天晚上,來看房子出價的人擠瞭一屋。
  
  二傑見狀立刻有瞭主意,說大傢都是鄉裡鄉親,這房子賣給誰都行,你們互相抬價有傷和氣,這樣吧,明晚八點,你們想買房子的就帶著現錢過來,每人出一個價格,不許再抬價,到時候誰出的價高這房子就歸誰。
  
  大傢一聽,都覺著可行,便一哄而散,連夜尋親告友,各自籌錢去瞭。聽說第二天上午,鎮上的信用社還沒開門呢,提錢的人就排起瞭長隊,信用社主任一開門,嚇瞭一跳,以為出瞭什麼岔子,出現擠兌風潮呢。
  
  眾人離開後,爹有些擔心,疑惑地問二傑:“你讓人傢自己出價,誰會出高價啊?”
  
  二傑胸有成竹:“這就叫暗標,就跟我們做生意買地皮一樣,彼此不知道對方會出什麼價,但都怕被別人搶去,誰都會出一個自己能接受的最高價格。所以,不用咱出價,就可以賣出個最高價。”
  
  出價
  
  第二天晚上,天還沒黑呢,有心買房的人就提著錢袋子陸續來瞭。二傑泡茶遞煙,讓大傢耐心等待,隻等八點一到,再開始出價競標。買傢們說說笑笑,表面上氣氛相當融洽,但心裡都有小九九,誰也不肯把自己要出的價格告訴別人,隻能從對方錢袋子的大小來揣摩對方可能出的數目。
  
  將近八點,二傑見沒人再來,就給眾人發瞭紙、筆,讓大傢把價格和名字寫在紙上。就在這時,門一開,進來一個老頭,懷裡緊緊抱著一個舊提包,是鄰居劉春明。二傑爹以為他是來找自己敘舊的,招呼說:“春明,我還沒來得及去看你,你先喝杯茶,等忙完瞭咱們再聊。”
  
  劉春明卻說:“大哥,我是來買房子的。”
  
  二傑爹一愣:劉春明都快七十瞭,倆兒子一個在縣城、一個在省城安傢,他自己孤身一人住在村裡。雖說現在住的老房子又破又舊,可他都這個歲數瞭,兒子們不在身邊,一個人有個睡覺的地方就成瞭,平常都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居然還要買房子,難道突然發瞭財?
  
  二傑爹好奇地問:“春明,你買房子幹啥啊?替別人買?”
  
  劉春明回答:“不是,我自己住。”
  
  二傑爹越發感覺裡面有蹊蹺,但對方既然要買,此時也不好細問,就遞給他紙筆,讓他把價格也寫上。
  
  劉春明不會寫字,說:“大哥,我口頭告訴你吧。我出……”
  
  二傑爹忙打斷他:“你別大聲說,悄聲告訴我就行瞭。這樣,你進裡屋跟我說,我替你寫下來。”說完,就拉著劉春明進瞭裡屋,關上門,外面的人隻聽到兩人在裡面嘀嘀咕咕說著話。
  
  大傢把紙條陸續寫好,交給瞭二傑。二傑收齊後,查看一遍,然後敲敲裡屋的門:“爹,你們寫好瞭沒有?”
  
  爹在裡面應聲說好瞭,隨即打開門,跟劉春明走瞭出來。出來後,他問二傑大傢都出瞭多少錢,二傑說最低的十五萬,最高的是宋德山出的二十萬。
  
  爹就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條,說這是劉春明出的價,當眾展開,上面寫著二十二萬。
  
  眾人驚訝,最沮喪的是宋德山,他不敢相信地問劉春明:“你出二十二萬?有這麼多錢嗎?”
  
  沒等劉春明回答,二傑爹拍拍劉春明懷裡的提包,說:“剛才我查過瞭,正好二十二萬。”
  
  宋德山看瞭一下提包,從大小來看,裡面的錢比自己的隻多不少,雖是不甘心,卻也不好再說什麼瞭。其他人出價比他都低,自然更無話可說,紛紛起身離開。
  
  悔價
  
  劉春明等大傢都走瞭,急著說:“大哥,我可沒出二十二萬,我出不起。”
  
  二傑見他不認賬,便說:“紙條上明明是二十二萬,你想耍賴啊?”
  
  老爹卻說:“這是我寫的。我寫瞭好幾張。”他伸手從兜裡又掏出幾張紙條,找出其中的一張,遞給兒子,“這才是你春明叔能出的價格。”
  
  紙條上隻有一個字:六。
  
  二傑打開劉春明帶的提包,見裡面除瞭三沓百元大鈔,其他一沓一沓的凈是些零鈔,甚至還有一沓一元的。顯然,他湊夠這六萬也費瞭不少勁。
  
  出多少錢是買傢的自由,這事不能責怪他,二傑隻能埋怨老爹:“爹,你怎麼回事?是不是不打算賣瞭?”
  
  不想老爹卻點頭說是,如果你春明叔同意,我打算把房子租給他。
  
  劉春明和二傑均是一怔。二傑說咱們可是說好瞭要賣掉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