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第二次手術

  隆一是一名藥劑師。這天,他收到瞭一封信。信件上沒有署名,也沒有對方的地址。他拆開信封,裡面隻有一張電影票。
  
  晚上反正也沒事幹,隆一決定去看這場電影。到瞭放映廳,隆一發現這電影非常火,整個放映廳,隻有自己右邊的一個位子是空著的。這麼說來,過一會兒那個匿名送電影票的人很可能會出現,並且坐在自己的右邊。想到這裡,隆一的好奇心越來越重。
  
  正思量著,一陣沁人心脾的香水味飄瞭過來。隆一抬頭一看,一個身材曼妙的年輕女人走瞭過來。由於放映廳的光線比較暗,他看不清女人的臉,但隆一可以感受到,這是個特別漂亮的女人,他的魂都要被勾走瞭。
  
  女人開腔瞭:“隆一同學,還記得我嗎?”
  
  這聲音好熟悉!像極瞭高中時自己暗戀的對象澄江。隆一按捺不住興奮,問道:“你是澄江同學?”
  
  女人輕聲笑道:“嗯!”
  
  這個澄江同學當初是學校的校花,她喜歡學校裡一個叫井上的老師。當時的隆一隻是個土包子,隻有暗戀的份。後來,澄江得瞭急性闌尾炎,手術後沒多久,就轉到另一座城市讀書瞭,而隆一也離開瞭傢鄉,沒想到能在這裡相遇。最關鍵的是,心目中的女神請自己看這夜場電影,真是如同夢境。隆一正恍惚著,澄江拉住瞭自己的手,整個身子都貼瞭上來,迷人的香水味道進入瞭隆一的大腦。
  
  隆一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看完電影的,反正感覺電影很快就結束瞭。之後,澄江伏在隆一的胸口,說:“去我傢休息一下吧。”
  
  於是,澄江把隆一帶回瞭自己的大房子裡,在臥室裡雲雨起來。隆一感覺自己得到瞭前所未有的享受,澄江的確是特別有魅力的女人。另外,對於澄江今晚的行為,他也覺得奇怪,畢竟澄江是自己難以高攀的清純女神啊!完事後,倆人躺著聊天,隆一註意到澄江腹部的一塊刀疤,他用手摸瞭摸,笑道:“當年你說自己得瞭急性闌尾炎,做瞭手術,這還真留下瞭挺大的疤啊?”
  
  澄江笑道:“這事情你還記著啊?對瞭,做藥劑師一定很有趣吧?還能接觸到取人性命的毒藥,多刺激啊!”
  
  隆一說:“沒什麼刺激的,又不要殺人。對瞭,你怎麼知道我是做藥劑師的?”
  
  澄江一個翻身,爬到瞭隆一身上,認真地說:“我觀察你很久瞭,你願意娶我嗎?”
  
  隆一感覺跟做夢似的,連忙說:“願意!願意!”
  
  澄江說:“可我們之間有個障礙。前些年,我愛上瞭一個老頭,叫藤村,成瞭他的情人。他傢財萬貫,可惜有老婆。後來,他老婆死瞭,我本以為自己可以成為藤村太太,可是藤村的兒子堅決反對,藤村也隻能作罷。”
  
  隆一一驚,感到澄江誤入歧途,清純女神居然愛上瞭一個老頭。不過現在澄江既然迷途知返,要跟自己在一起,過去的事情何必去計較呢?澄江接著說:“藤村要我繼續給他當情人,給瞭我一套房產,他給自己買瞭份保險,受益人是我,一旦他死瞭,保險公司會給我五百萬。我其實一直喜歡你,我不想把青春耗在這個人身上,他隻是玩我,不能給我未來。他不死,就不會放瞭我;如果他死瞭,我立刻拿著錢跟你結婚。不如……”
  
  隆一一下子恢復瞭理智,他覺得澄江其實並不愛自己,她是想借自己藥劑師的身份,拿到適量的毒藥,毒死藤村,同時讓藤村看上去不像是服用瞭劇毒。隆一開始在心裡盤算起來,如果幫助澄江,就可以長期擁有自己的女神,管她是不是真愛自己呢!再說,還可以和她一起擁有五百萬,這些錢,自己一輩子也賺不到。
  
  思忖之後,隆一點瞭點頭,答應瞭澄江,並且和她制訂瞭周密的計劃,讓她等到藤村感冒的時候,來藥店配感冒藥。
  
  這天,澄江來到瞭隆一所在的藥店,按照計劃和隆一演起瞭一出戲。澄江開口道:“聽說你們這裡的感冒藥特別靈,我來配一點。”
  
  接待澄江的自然是隆一,隆一問:“感冒的人是什麼性別?多大年紀?”
  
  澄江說:“男的,六十多瞭。”
  
  隆一從藥櫃裡配來配去,最後把一小包藥粉遞給澄江,囑咐道:“這個要用溫水化開,然後一下子喝下去,你爸爸很快就會好瞭。”
  
  澄江心裡暗罵瞭一句:說藤村是我爸爸?這不在計劃內啊!隆一這混蛋,居然調侃我跟瞭一個老頭。澄江付好錢,把藥粉拿回去給藤村服下。藤村服下去以後,就昏睡過去瞭。這時,外面的警用廣播開始播放消息:大約二十分鐘以前,在稻岡藥局購買瞭感冒藥的女士註意瞭!由於藥劑師配藥失誤,你買的藥粉裡摻有大量的安眠劑。如果把它吃下去,會出人命!請千萬不要服藥,把它交到附近的警局。”
  
  這其實是隆一和澄江商量好的。藤村死在澄江傢裡,他的兒子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要求解剖屍體。如果解剖的話,那什麼也瞞不住,到時候澄江蓄意謀殺的罪名肯定成立。與其這樣,還不如事先就做好鋪墊,隆一估摸著藤村喝下藥粉後,便立刻報警,說自己工作失誤,將丟失標簽的安眠藥當感冒藥配發出去。這樣的話,算是有制止悲劇的行為,最多算是工作失誤致人死亡,吊銷執業資格完事。澄江則可以說自己沒聽見廣播,更加不用擔責。
  
  好一個絕妙的計劃!此刻的藤村早已在睡夢中一命嗚呼瞭。幾天後,警察也把隆一帶到瞭警局問話,當然,一切都是按照工作失誤致人死亡的方向調查的。警察問:“那位買藥的女士是你們的常客嗎?”
  
  隆一心裡清楚,問題的關鍵在於不能讓警察知道自己和澄江認識,一旦讓警察發現這一點,就會被調查出合謀的真相。於是,隆一回答道:“不認識啊!她以前沒來過。”
  
  在整個詢問過程中,隆一一直胸有成竹,十分鎮定。最後,警察把隆一帶到瞭澄江傢。警察按響瞭門鈴,澄江打開瞭門,她捂著腹部,臉已經痛得扭曲起來。警察雖然一驚,但還是說:“這位藥劑師一定要來向你道歉……”
  
  隆一鞠躬九十度,沉痛地說:“夫人,都是因為我粗心大意導致瞭悲劇,我願意接受一切懲罰……”
  
  此刻的澄江再也忍不住瞭,她痛苦地倒在瞭地上,身體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滲出。警察見狀,立刻撥打瞭醫院的急救電話,沒多久,救護車就到瞭。急診醫生十分肯定地說:“急性闌尾炎,必須立刻手術!否則有生命危險。”
  
  隆一站在那裡不知所措,因為他陷入瞭兩難的境地,一來,他真的喜歡澄江,想和她結婚。澄江高中時代已經切除過闌尾瞭,不可能再得闌尾炎。如果不說的話,醫生的誤診可能會害死澄江!可說出來的話,合謀殺人的事情就會暴露。
  
  這時,疼得死去活來的澄江,依舊在心裡祈禱,祈禱隆一不要說出自己動過手術的事情。
  
  麻醉藥註入瞭澄江的體內,她不再有知覺。術後,澄江被推入瞭病房。這時的病房已經被警察把守,而隆一則戴著手銬坐在旁邊等待著澄江的蘇醒。很明顯,隆一說出瞭澄江切除過闌尾的事情。
  
  這時,澄江在迷迷糊糊中大喊道:“不行,不行!隆一你可千萬不能說呀!不然我們都要完蛋啊!我肯定是闌尾炎啊!我在高中時代做的手術,不是割掉闌尾,是打掉井上老師的孩子呀!井上老師,我愛你!我不會跟隆一這個土包子結婚的!”
  
  本來以為可以得到清純女神的隆一,痛苦地埋下瞭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