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吃不瞭就兜著走

  馮偉和李大華都是公司的專職司機。馮偉土裡土氣,不太招人喜歡;李大華嘴巴極甜,很會討好領導。所以,公關部溫經理每次出去應酬,都會坐李大華的車。
  
  這天,溫經理結束瞭一個應酬,拿著打包的菜出瞭飯店,李大華趕緊迎上去,將他扶進車裡。李大華深深吸瞭口氣,說:“真香,溫經理這是要帶宵夜回去?”溫經理搭話道:“今天的客戶隻顧著喝酒,剩下不少菜。我是窮孩子出身,見不得別人浪費,就打包瞭。不過我一個人住,這麼多也吃不瞭,要不,分你一半?”李大華哈哈一笑,說:“溫經理,您做得太對瞭,我也最見不得別人浪費!能吃到星級飯店的高級菜,我真是求之不得呀!”溫經理一高興,將打包的菜全都留給李大華瞭。
  
  從那以後,李大華就經常接到溫經理大包小包的剩菜,他每次都樂呵呵地接過去,然後又是點頭又是哈腰,對溫經理一番感激。
  
  這天中午,李大華帶著打包的飯菜送溫經理回單位,自己將車停在車庫,見馮偉走瞭過來。馮偉說傢裡有事,要提早下班瞭。李大華順手將車上那包飯菜遞給馮偉,說:“這是溫經理他們吃剩打包的,你不正好要回傢嗎?給你吧!”馮偉道瞭謝,接過菜走瞭。
  
  馮偉是農村出來的,傢裡隻有一個老母親,有嚴重風濕病。馮偉中午趕回傢,就是因為母親起身摔瞭。馮偉回到傢一看,所幸母親摔得不嚴重。馮偉拿出李大華給的菜,打開一看,都是好菜,別說母親瞭,自己也很少吃到。馮偉就將菜擺放出來,說是經理給的。母親見瞭那麼多好菜,特別高興。
  
  從那以後,馮偉打心眼裡希望溫經理能用他的車出去應酬,那樣母親就有機會吃上一頓有營養的飯菜。可溫經理習慣瞭用李大華的車,從沒用過馮偉的車。
  
  這天,已經過瞭下班時間,馮偉加完班正準備停車回傢,溫經理突然急匆匆地從辦公室出來,破天荒上瞭他的車,說:“小馮,快,去李大華的傢!”馮偉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趕緊發動瞭車。溫經理在車上跟他說,今天晚上吃飯時,他照例將剩下的好菜打包帶上瞭車,分給瞭小李。剛才有位一起吃飯的朋友打來電話,說身體不適,很可能是今晚吃的涼拌肺片有問題。溫經理當時沒吃那道菜,他記得涼拌肺片剩瞭好多,被自己打包瞭。現在菜在李大華手裡,他電話又打不通,按時間算,李大華現在應該還沒到傢,得馬上趕到他傢,溫經理怕耽誤瞭時間,李大華一傢吃瞭那份變質的涼拌肺片身體出問題。
  
  馮偉專心開車,一路緊趕慢趕,還好,趕到李大華小區門口時,正巧看見李大華拎著個袋子進瞭小區,兩人下車追瞭過去。馮偉正要喊住李大華,卻見一個女孩牽著一隻狗朝李大華跑瞭過來,小狗見瞭李大華的袋子,歡騰地跳躍著,圍著袋子汪汪直叫,李大華將袋子往地上一放,從裡面拿出兩個盒子,打開放到小狗面前,說:“就你不嫌臟,吃別人的口水吃得還挺歡!吃吧吃吧,不管怎樣,也算跟我們領導吃一道菜。”女孩一翻白眼,拿手指戳瞭戳李大華的腦門子,氣哼哼地說:“又拿回來瞭,真不嫌丟人!”李大華低聲下氣地說:“別生氣啦,領導也是做做樣子,故意打包,給我哪敢不拿?拿著是為瞭討好他,如果不拿,得罪瞭領導,以後就真是吃不瞭兜著走瞭。你看,我選瞭倆菜喂狗,其餘的全丟垃圾桶瞭!”
  
  馮偉呆住瞭,再回過頭看溫經理,隻見他滿臉怒色,憤然而去。
  
  從那以後,溫經理每次出去應酬,都改叫馮偉瞭。馮偉心裡跟李大華的想法完全不一樣,他倒是盼著溫經理能給他帶回兩個菜來,可溫經理似乎被李大華給傷著瞭,每次都是空著手出來。
  
  這天,馮偉進酒樓借用洗手間,趕上溫經理一桌散席,他瞟瞭瞟桌上,有好幾個菜根本沒動,就壯著膽子悄悄走近服務臺,遠遠地指著桌子對服務員說:“請你將桌上吃剩的菜打包放在前臺,一小時後我來取。”送回溫經理,馮偉到前臺取菜,回傢和母親一起當晚飯吃瞭。從那以後,馮偉經常在飯局快結束的時候假裝上廁所,趁機到前臺交代一番,將飯菜打包並寄存。
  
  有一天,馮偉下班後和母親正吃著打包回來的飯菜,突然有人敲門。馮偉開門一看,是溫經理。看著桌上的飯菜,馮偉一臉的尷尬。不知情的母親見兒子的領導來瞭,熱情招呼,感謝領導吃飯帶上兒子,還打包好吃的回傢讓她吃。溫經理裝作沒事一般,讓人抬進來幾桶油和幾袋大米,說是來慰問一下職工傢屬。臨走時,馮偉將溫經理送出來,低頭跟他認錯,說母親患病,藥費昂貴,營養也跟不上,再加上他從小就知道一米一菜來之不易,見不得浪費,就私自打包瞭,希望溫經理能諒解。溫經理說:“你做得很好!我也討厭浪費,以前經常打包,上次被李大華給傷著瞭,所以很久不打包瞭。你要是不嫌棄,以後不必偷偷打包,在車上等著就好!”從那以後,馮偉每回跟溫經理出去,溫經理都會給他拎出個袋子,裡面裝著三五個菜,菜在盒子裡擺放得整整齊齊,既養眼又可口。
  
  李大華見馮偉經常提溜著個袋子回傢,開始的時候心裡還在暗暗嘲笑,後來就覺得有點不對勁瞭,溫經理總是不用他的車,他倒是閑得無聊瞭。更糟糕的是他聽說單位要改革,以後隻用一部車瞭,在外就餐也有瞭新規定,不能胡吃海喝。李大華心想不妙,自己也不知怎麼就把溫經理得罪瞭,要是他發話,到時候走的肯定是自己,哼,他不正是每天在外吃吃喝喝麼?雖說是公關部,我就不信沒犯規!我要先下手為強!於是每次馮偉回單位,李大華都會湊上去瞟幾眼,看看他都提瞭什麼菜,有時候馮偉手裡的菜讓他暗暗吃驚,不但很名貴,看上去還滿滿一盒,這溫經理現在派頭是越來越大瞭,這麼好的菜居然都沒動幾口,可見桌上擺的是什麼檔次的佳肴。李大華心裡一動,暗暗將馮偉拿回的菜記錄下來,寫瞭一封舉報信給公司最高層領導,說某個時間某個地點溫經理點瞭某些超出標準的菜,吃不瞭造成浪費,要求公司嚴肅處理。李大華心想,上級一定會處分溫經理,溫經理也一定會懷疑舉報者是馮偉,誰讓舉報信裡列舉瞭他打包走的菜呢,哼,我讓你們吃不瞭兜著走!
  
  沒多久,溫經理和馮偉就雙雙離開瞭單位。李大華沒想到的是,單位也辭退瞭他。
  
  一年後的一天,李大華帶女友去一傢餐館吃飯,吃完飯去櫃臺結賬,發現老板竟然是溫經理!還沒反應過來呢,隻見有個人拿著幾個餐盒走過來,指著墻上的標語說:“先生,請打包!”李大華一看,又吃瞭一驚,這個人居然是馮偉!馮偉一邊麻利地幫他打包,一邊說:“當年是你寫瞭舉報信吧!單位領導一調查,我才知道瞭真相,溫經理給我打包的好菜,全是他自己掏錢買的,一口也沒動過的!當時溫經理決定辭職,自己出來經商,我毅然決然地跟他走瞭。”
  
  李大華羞愧難當,拔腿就往外走,隻聽得溫經理在身後喊他:“小李啊,別忘瞭拿上打包的剩菜,喂狗也是可以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