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要怪就怪生錯病

  小鎮上有一對夫妻,妻子玲玲是位出租車司機,相貌俊俏,伶牙俐齒,但有一副令男人最懊惱的怪脾氣:疑心病重,喜歡吃醋。偏偏他丈夫秦強在一傢公司當供銷科長,應酬多、交際廣,三天兩頭還要往外跑。因此,玲玲的醋壇子時不時會打翻,秦科長也因此常常成為同事們取樂的對象。
  
  這天早上,玲玲正坐在出租車裡候客,突然看見丈夫同科室的小青年阿三頭拎著皮包獨自走來。昨天,秦強說他和阿三頭兩人到省城開什麼展銷會,要住兩三天。現在一見阿三頭,玲玲當即起瞭疑心,趕緊探出身來向他問道:“阿三頭,秦強說與你到省城開展銷會去瞭,怎麼你沒去?”
  
  這阿三頭平時是科長傢的常客,明知科長夫人疑心病重,卻經常有意嘻嘻哈哈亂開玩笑。現在見玲玲這樣問他,就嬉皮笑臉地說:“阿嫂,展銷會我是去瞭,但城裡這世界真是太精彩噢,秦科長嫌我礙手礙腳,趕我先回來瞭。阿嫂,等他回來,你可要好好地審問審問噢。”說完,邊走邊捂住嘴偷笑。玲玲一聽,臉色就暗瞭下來,馬上掏出手機撥通瞭秦強的電話。秦強告訴她,他住在天天樂賓館,展銷會還沒有結束,今天晚上還有一個重要活動,要到明天才能回來。
  
  玲玲聽後心想,既然展銷會還沒有結束,那你為什麼要趕阿三頭走?什麼重要活動要放在晚上,還隻能你一個人參加?分明是在蒙我!想到這兒,醋勁就“騰”地冒瞭上來。
  
  這玲玲別樣都好,就是醋意一上來,往往會轉不過彎來。現在正是這樣,她越想越起疑心,醋勁一發,立即發動汽車就往省城趕。
  
  當她找到天天樂賓館,到總臺一問,秦強住在306房間。她三步並作兩步跑上三樓,找到那房間。隻見房門緊閉,門邊竟還幽幽地亮著“請勿打擾”的指示燈。她不及細想,舉手就“砰砰砰”敲響瞭門。一會兒,門“吱呀”一聲打開一條縫,玲玲一看,真是丈夫秦強。隻見他打著赤膊,仿佛剛從床上爬起來。她用力一推,闖瞭進去。
  
  見玲玲突然到來,秦強不禁一呆,看看她臉色鐵青,知道又是疑心病發作,醋勁大發瞭。所以他小心翼翼地說道:“玲玲,你做什麼呢?我又不會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幹什麼要這樣疑神疑鬼的?”
  
  此時的玲玲也不開口,沖進房後,先掀開棉被看看,又撲到枕頭上聞聞,再拿起茶杯嗅嗅,還打開櫥門瞄瞄,像偵探似的四處查找。她查遍瞭房中的每個角落,沒有發現一丁點可疑之處,但她並沒有就此罷休,又一頭站進瞭衛生間。
  
  秦強一見,不由一陣苦笑,心想:玲玲啊玲玲,真是拿你無話可說,何必這麼對我不放心呢?反正我又沒做虧心事,隨你怎麼折騰吧。
  
  正在這時,猛聽得玲玲一聲高喊:“好你個秦強!你給我滾進來,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秦強趕緊走進衛生間,順著玲玲手指指著的垃圾筒一看,不禁呆住瞭:那裡面竟有一條明顯已用過的女人專用品。
  
  “這……”秦強怎麼也想不到衛生間裡怎麼會有這東西。這房間昨晚千真萬確就他和阿三頭兩人住著,不要說女人,就是雌蝴蝶也沒有飛進來過一隻,哪來的這東西?
  
  “玲玲,你聽我說,我真的沒做什麼,這或許是……是以前的房客留下的吧。”
  
  “放你個屁!哪傢賓館不是每天打掃幹凈的,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事到如今還想騙我!你要是心中無鬼,為什麼要趕阿三頭走?”
  
  “我哪裡趕他瞭,是他今天一大早告訴我說身體不好,奔喪似的跑回去瞭。”
  
  “哼哼,你還有臉來狡辯。”玲玲冷笑道,“我不想在這裡吵,回去再與你算賬。走!”
  
  事情落到這個地步,秦強是怎麼也想不到的,如今渾身是嘴也說不清,看來要宰要剮隻有聽天由命瞭,現在隻能跟玲玲回去再說。
  
  一路上,玲玲鐵青著臉,把車子開得飛快。秦強呢,縮在後座上,低著頭悶聲不響。很快,車子駛回瞭小鎮,當來到一傢超市前面時,玲玲突然一個急剎車,打開車門跳瞭下去。秦強一驚,抬頭一看,隻見阿三頭正在超市門口探頭探腦。玲玲過去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車上拖,秦強不知又生出什麼事瞭,趕緊下車,隻聽玲玲正厲聲問道:“阿三頭,你給我說清楚,昨晚你到底是不是和他住在一起?”
  
  阿三頭一看玲玲臉色不對,知道情況不妙,趕忙實話實說:“昨晚是我和秦科長在一起住,阿嫂你放心,我們可沒有做一點出格的事。”
  
  “放心你個頭!你跟我一起到我傢裡去再說。”玲玲一邊說,一邊拉他。
  
  “阿嫂啊,有什麼話等一等我保證都對你說清楚,不過現在我想請你先幫個忙。”阿三頭有些尷尬地說。
  
  “你不要給我耍花招,幫什麼忙?”
  
  “阿嫂,幫我……幫我……”阿三頭欲言又止。
  
  “你到底要我幫什麼?再不說就馬上跟我走。”
  
  “阿嫂,反正你是自己人,也不怕你笑話。不瞞阿嫂說,我痔瘡經常發炎,常用這個、這個衛生巾來墊。這次這難言之隱又發得厲害,所以提前回來瞭。可這東西又用完瞭,我一個大小夥子,買這種東西實在有點不好意思,麻煩阿嫂幫幫忙,幫我去買一包。”
  
  “好你個阿三頭!這麼說,賓館衛生間裡那東西是你丟下的?”秦強聽阿三頭這樣一說,趕緊問道。
  
  “是的,怎麼啦?”阿三頭不解地問。
  
  “你這個臭小子!為什麼別樣毛病不去生,偏偏要生這種病?”秦強當胸一把抓住阿三頭說,“你知不知道,為你這短命的難言之隱,害得我們夫妻差一點要離婚瞭!”
  
  此時,阿三頭聽得雲裡霧裡,摸不著方向,而玲玲卻早已心知肚明瞭。隻見她紅著臉對丈夫望瞭望,“撲嗤”一笑後,輕快地走進超市幫阿三頭的忙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