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漂亮的苦惱

  花小藝職業中專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十分苦惱。入冬的一天,花小藝在本市的晚報上看到一則廣告,即將開業的聞名大飯店正在招聘服務小姐,就心一橫,準備去試試。
  
  當花小藝頭上頂著另類發型,身著得體的套裙出現在招聘現場時,活力四射的俊美神態一下子震呆瞭所有人,簡直就像一隻孔雀出現在一群小母雞中間,嘰嘰喳喳的女孩們頓時都啞瞭聲。一個蓄著小胡子的副總經理擔任面試主考官,看到花小藝,眼球都快蹦出來瞭。面試過後,飯店錄用瞭20個女孩,花小藝也在其中。這次應聘真是讓花小藝感慨良多,怪不得那麼多女子不惜一擲千金和刀割之痛去搞人造美女,天生麗質簡直就是任何想去的地方的通行證。當小胡子要看花小藝的身份證時,花小藝遲疑瞭一下,說自己的身份證弄丟瞭,正在補辦。小胡子拉住花小藝的手笑嘻嘻地說:“沒關系,沒關系,照樣錄用你,隻是你可要記著我對你的好啊!”花小藝一邊連聲說:“謝謝!”一邊掙開手,心想肯定遇上一匹色狼瞭,以後處處都得多加小心。
  
  最後總經理出面瞭,這一露臉可讓20個應聘小姐的心都快跳瞭出來。總經理叫聞明明,是個和應聘小姐們年齡不相上下的小夥子,長得眉清目秀,面白唇紅,美如冠玉。聞總把一群錄用員工逐個看瞭一遍,點點頭,算是通過瞭,最後指著花小藝道:“你就當我的秘書吧。”對有些女孩來說,第一眼就讓老板刮目相看,睡夢中都會笑出聲來,可是花小藝卻反而憂心忡忡。
  
  在飯店打工,並不是一種輕松的工作,晚上常常要到11點以後才能下班。還不到下班,花小藝就腰酸腿痛,渾身好像要散架,眼皮澀得睜不開。花小藝死勁掐自己大腿,她不敢有半點疏忽,小胡子一天到晚拿色迷迷的眼睛在自己身上瞄來瞄去,聞總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怪怪的,實際上這種壓力更讓人累。花小藝想到瞭辭職,再一想,辭瞭職不是還得找工作嗎?先維持現狀吧,如果遭遇上司的騷擾,那就隻有和他拼瞭。
  
  有一天晚上,小胡子見聞總出去應酬一個場面上的事,這個貪色之徒內心的欲望再也按捺不住瞭。他悄悄地溜進花小藝的辦公室,狎昵地摟住花小藝:“花小姐,你把我想死瞭!”
  
  花小藝一抖身子急忙站起來:“你要幹什麼?”
  
  小胡子淫邪地笑道:“幹什麼?你是我特殊照顧後才有瞭這份工作的,難道不應該謝謝我,陪我玩玩?”說著擰瞭一下花小藝的臉蛋,“真是個天生尤物,絕色美人呀!”
  
  花小藝閃到一旁喝道:“你別動手動腳!”
  
  小胡子哪把花小藝的警告當回事,反而說:“怎麼,就興聞總受用你,你眼裡也太沒有我這個副總瞭吧!”
  
  花小藝一把把椅子舉起來,再次警告小胡子:“你再逼我,我就跟你拼瞭!”
  
  “他媽的,反瞭你!今天我偏要吃你這強扭的瓜!”小胡子野性發作,一步步逼近花小藝。
  
  花小藝被逼到墻角,一咬牙“刷”的一聲,把椅子向小胡子砸去。小胡子忙閃身躲過,撲上去就把花小藝按倒在地上。小胡子邊解扣子邊狠狠地說:“小賤人,今天非整得你落花流水不可!”
  
  這時候,隻聽門口一聲斷喝:“住手!”原來是聞總。
  
  聞總剛才沒走多遠,想起還有一份文件沒有帶上,就轉瞭回來,聞總見小胡子在非禮員工,氣得臉都變瞭色:“我早就宣佈過,無論這個飯店營業狀況如何,絕對不允許發生侮辱員工的事。你既然破瞭這個規矩就給我走人,明天就到會計那裡結算工資。”
  
  聞總在緊要關頭救瞭花小藝,把小胡子開除瞭,對花小藝來說,無疑是除去瞭一匹惡狼。但是後來發生的事件,迫使花小藝不得不和聞總有一個瞭斷。
  
  雙休日的一天晚上,聞名大飯店座無虛席。一桌客人流裡流氣,劃拳飲酒,高聲喧嘩,又在周圍碰碰撞撞,搞得烏煙瘴氣,影響瞭其他顧客。服務小姐跟大堂經理勸不瞭,反映到總經理室。聞總剛站起身,被花小藝攔住:“聞總,我下去看看。”她來到那桌喝酒的人旁邊說:“朋友,請小點聲,給個面子。”
  
  那一夥人的肚子裡正燃燒著酒精,哪會把花小藝的話當一回事!一個刀疤臉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噴著酒氣道:“老子花錢喝酒,喜歡怎樣就怎樣!”
  
  “這裡是公共場所,每個人都應該遵守社會公德。”花小藝耐著性子說。
  
  “小妹妹好靚啊,你先講一講社會公德,陪大哥喝、喝三杯吧,大哥有兩天沒喝花酒瞭,哈哈!”刀疤臉肆無忌憚地說著,那夥人也跟著狂笑起來。
  
  花小藝擋過刀疤臉舉過來的酒杯,重復道:“請你文明點。”
  
  “什麼文明不文明!”刀疤臉瞪著血紅的眼睛,“啪”地摔瞭酒杯,用力將花小藝一推,花小藝差一點跌倒。那夥人“呼”地離開座位,圍瞭過來。眼看將要發生禍端,顧客們放下吃瞭一半的飯菜趕緊都走瞭。
  
  花小藝退到一邊,刀疤臉醉醺醺地拔出一把彈簧刀,向花小藝刺去。在這千鈞一發時刻,聞總趕瞭過來,一個箭步沖上前,猛地從背後攔腰抱住刀疤臉。刀疤臉急瞭,順手就把刀尖往聞總的腰間刺,血立即就冒瞭出來。聞總忍著劇烈的疼痛,雙手仍緊緊抱牢刀疤臉,隨後聞訊趕來的警察制服瞭這夥歹徒。
  
  花小藝連忙到街上攔瞭輛出租車,要送聞總去醫院。聞總捂著傷處,搖搖頭說:“刀尖刺在我的皮帶上瞭,隻是劃破點皮,不去醫院瞭。這號事千萬不能小題大做,快扶著我到我的辦公室。”
  
  聞總在自己辦公室套間的床上躺下後,喘著氣指點花小藝從老板桌的抽屜裡翻出創可貼、雲南白藥之類常備的藥品。花小藝哪裡想得瞭許多,不敢有半點遲疑,急忙解開聞總的衣扣,卻發現聞總急促起伏的胸脯異常豐滿,心裡不由“咯噔”瞭一下。後來聞總被脫去血染的衣服赤露著上身時,花小藝呆瞭:聞總皮膚細白,兩乳高聳——聞總竟是個女人!
  
  聞總由花小藝原來眼中的帥哥變成瞭美眉,這一下著實讓花小藝吃驚不小,臉“騰”的一下紅到瞭耳根:“聞總,你……”
  
  聞總咧瞭一下嘴角,笑著輕聲說:“如果我是個男子漢,能好意思讓你這個漂亮小姐給我包紮嗎?”看著花小藝疑惑不解的眼神,聞總講瞭自己的苦衷:她傢原來生活在另外一個城市,在她上中學的時候,爸爸在一次車禍中撒手西去。媽媽是一個美麗而剛強的女性,從開小飯店起傢,經過苦心經營,後來成瞭傢產千萬的大飯店老板、市裡的納稅大戶,經常在電視、報紙上露面。後來那個城市就有瞭關於她媽媽的流言蜚語,說一個女人經營那麼大的飯店,需要應付社會上方方面面的刁難和糾纏,說不容易是真不容易,說容易那是再容易不過瞭:她那麼漂亮,漂亮本身就是本錢,就是資源,她事業上的成功不過是用身體換來的罷瞭,女人變壞才有錢嘛!後來這個漂亮女人被流言徹底擊倒瞭,她在自殺之前給女兒留下的遺書裡,就有這樣一句話:“做女人難,做成功的女人更難。”聞總來這個城市發展時,確實動瞭一番腦筋,讓自己以一個青春男兒的形象出現在餐飲業天地裡。
  
  聞總說:“花小藝,一開始我對你就有好感,才把你安排在我身邊。現在你什麼都知道瞭,希望你能為我保守這個秘密。”
  
  花小藝慌亂地點點頭:“我能做到,隻是……為瞭、為瞭我們今後少一些麻煩,我要離開這裡……”
  
  “是不是剛才大堂裡的場面把你嚇壞瞭?”
  
  “不是,不至於吧。”
  
  “到底為什麼?我已經把你視為親姐妹,你為什麼突然要離開我?”
  
  “我……聞總,我能不解釋嗎?”花小藝隻想從聞總身邊消失,並發誓一定為聞總的身份保密。
  
  “難道我們還不算生死之交?難道我為你受傷隻是一場遊戲?”兩滴熱淚從聞總的眼裡滾瞭出來,“我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我的秘密,即使你一定要辭職,難道就不能護理我一段時間嗎?”
  
  花小藝被聞總誠懇的挽留打動瞭,暫時打消瞭辭職念頭,一邊做好手頭工作,一邊跑診所為聞總配藥。聞總正值青春時光,精氣神充沛,加上花小藝精心呵護,傷口在一個星期後就痊愈瞭。
  
  一天,聞總把花小藝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劈頭問道:“花小藝,由於我過去經歷過痛失母親的打擊,使我容不得一個人在生活中太隨便,這一點你忘記瞭嗎?”
  
  “沒有忘,聞總的道德規則我再清楚不過,我一直把你當作楷模。”花小藝平靜地回答。
  
  “哼!”聞總聲色俱厲地說,“拜托,你讓我感覺到你的一點坦誠行不行?”聞總把幾張照片摔到花小藝面前。花小藝一看,竟是自己在租住房間的陽臺上,與兩個小夥嘻笑瘋鬧的畫面。
  
  花小藝吃驚地問:“你跟蹤我?”
  
  聞總鄙夷地盯著花小藝說:“敢作敢當嘛,慌什麼!”聞總說自己並沒有跟蹤花小藝,這是小胡子幹的。小胡子騷擾花小藝不成,又被開除,心裡的邪氣沒地方出,就跟蹤花小藝,並拍下這些照片,送來嘲弄聞總——一個老板獨占的花魁,不過是殘花敗柳而已。你不是最講究一個人的作風嗎?你瞭解瞭花小藝後,還會容忍她繼續在飯店工作嗎?
  
  花小藝故作輕松地說:“這有什麼?他們是我過去的同窗好友,我們一直合租一套房子。”
  
  聞總把桌子一拍:“夠瞭!到會計那裡結算你的工資去吧。”
  
  花小藝嘆口氣道:“對不起,是該我離開這裡的時候瞭,但是我並不是一個行為不檢點的人。”花小藝並沒有馬上走,認為事已至此,為瞭還自己一個清白,就向聞總坦白好瞭。花小藝解開衣扣,脫掉上衣,袒露出一個男兒壯實的上身。他告訴聞總:由於受夠瞭找不到工作的苦惱,當時一急之下,男扮女裝前來應聘,並在負責招聘的小胡子色迷迷的眼前僥幸過關。這種僥幸像一塊石頭已經壓著他很久瞭。現在終於解脫瞭,輕松瞭。花小藝漲紅著臉給聞總深深地鞠瞭一躬,愧疚地說:“對不起,聞總,我實在愧對於你!”說罷穿好衣服向外走去。
  
  聞總看著花小藝消失在門外,用手按著自己突突狂跳的心房:天吶,事情怎麼變成瞭這樣?天下居然有如此俊美的男孩!而且他知道瞭我身份的秘密,還看到瞭我的……自己的飯店正處在興旺時期,要讓那個秘密深藏兩個人的心裡,最好的方法就是追他做自己的男朋友,做自己未來的丈夫!
  
  聞總立即起身,快步去追花小藝……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