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抓小三

  阿P最近很鬱悶。人傢開公司,他也開公司,人傢一出手成千上萬,他口袋卻是癟癟的,錢財全被老婆小蘭抓在手裡。前兩天,阿P看上瞭一塊名牌手表,明裡暗裡跟小蘭吹瞭好幾股風,小蘭就是不同意,搞得阿P鬱悶不已。
  
  要說阿P運氣倒是不錯,這天他出門辦事,看到路邊停著一輛寶馬車,車身上擺著不少東西,一個男子站在一邊叫賣。這種情況阿P見過很多,私傢車車主把商品擺在自己車上,開到哪兒賣到哪兒。但開著寶馬賣,他還是頭一回看到,忍不住走瞭過去。一看,阿P嚇瞭一跳,東西全是世界大牌,其中就有他想要的那款名牌手表。
  
  阿P說起來也是名表發燒友,他拿起表一看,這做工,就算是假的,也是精仿。阿P忍不住問道:“你這些真的還是假的?”男子不滿地說:“我像是賣假貨的人嗎?”男子輕輕拍瞭拍寶馬車,又說:“這表我是有發票的,你看。”
  
  男子把發票遞給阿P,上面蓋的戳是香港的。阿P又察看瞭表底標簽,帶有激光防偽。見阿P半信半疑,男子不好意思地笑瞭笑,湊到阿P耳邊小聲說:“不怕你笑話,我實話告訴你,這些東西都是別人送我的。我跟過幾個富婆,這車就是其中一個送的。最近這個特別大方,光表就送瞭我五塊,我一個人根本戴不過來,不如換錢更實惠。你放心吧,我拿性命擔保是真的。”
  
  原來是個男小三,阿P釋然一笑。不過這幾年,他從小蘭那連騙帶省才存瞭一萬元私房錢,買根表帶都不夠。
  
  見阿P要走,男子忙拉住他:“朋友,看你挺有誠意,這樣吧,你給我八千塊就行。”
  
  阿P笑瞭笑,說:“不瞞你說,你是小三,有人倒貼;我是原配,我老婆恨不得我一輩子隻掙不花。”
  
  男子一聽這話樂瞭:“理解理解,我也退一步,五千塊,就當交你這個朋友。”
  
  阿P心想,五千塊是劃得來的,即使是精仿,沖這個足以亂真的做工,也值瞭。阿P一手交錢,一手拿著表就走。
  
  回到傢,小蘭正在做飯,阿P悄悄躲進臥室,拿出表戴在手腕上,越看越喜歡。他看到盒子下還有一張保修單,拿起來一看,單子上寫的竟是小蘭的名字!
  
  阿P愣住瞭,再看日期是一個月之前。那段時間,小蘭是去瞭一趟香港。她在外面養小三瞭?想到這兒,阿P頓時就火瞭,跑進廚房,舉手就給瞭小蘭一巴掌,小蘭一下就傻瞭,好一會兒才哭瞭起來。
  
  “還有臉哭,我辛苦賺錢養傢,你在外面養小三,對得起我嗎?”
  
  聽到這話,小蘭不哭瞭,抬手還瞭阿P一巴掌:“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包小三瞭?”
  
  阿P把保修卡和手表給她看,沒想到小蘭卻笑瞭:“這表是我買的,不過是替你表嫂捎的。香港回來就給她瞭,怎麼到你手裡瞭?”
  
  “我,我……”阿P蔫瞭。小蘭眼睛一瞪,阿P立刻老實交代。
  
  小蘭聽後,說:“我也正奇怪,平時不註重外表的表嫂前些日子突然拉著我逛街,買瞭不少化妝品和衣服,真有外心瞭?那你表哥可太虧瞭,拼死拼活掙下的錢都便宜給別人。”阿P的表哥是大公司老總,在生意上幫瞭阿P不少忙,聽到表嫂給表哥戴瞭綠帽子,他不幹瞭,拿起電話就要告訴表哥。
  
  小蘭忙攔住他:“萬一是個誤會呢?表嫂可不像我這樣好說話。到時你表哥還得生一肚子氣,你還是先弄清楚再說。”
  
  阿P一想小蘭說得對,還是先抓住那個小三問明白。阿P一個電話叫來三個人,幾個人去瞭小三擺攤的地方,人沒在,好在寶馬車還在。阿P他們就在旁邊守著。
  
  這一等就等到半夜。就在幾個人快要受不瞭時,終於看到有人打開寶馬車的車門坐瞭進去。阿P一揮手,他們就沖瞭過去,沒等阿P發話,那三個人先動手瞭,邊打還邊喊:“當什麼不好,當小三!”
  
  說來也趕巧,正好一輛警車路過,見有人打架,立馬開瞭過來,阿P他們全被警察按住瞭。這時,阿P才看清這“小三”的臉,完全沒見過。阿P覺得腦子“嗡”的一下,整個人都傻瞭。
  
  阿P他們被帶到派出所,那個被打的人說,寶馬車是他的,但他從沒在寶馬車上擺攤賣東西。
  
  又是一個誤會,阿P跟那人說瞭半天好話,又把小蘭叫來賠瞭一大筆醫藥費,才被放瞭出來。
  
  這麼一鬧騰,阿P的倔勁上來瞭,他決心一定要找到那個小三。
  
  阿P想,既然是表嫂的小三,那他們一定會再見面,於是,他玩起瞭盯梢。跟瞭表嫂幾天,什麼異常也沒發現。就在阿P快失望時,這天中午,表嫂出門打扮格外鮮亮,阿P心中一喜,暗叫有門兒,悄悄跟在她的後面。隻見表嫂來到一個酒樓,進門前她還特意照瞭照鏡子。
  
  她進門後,阿P覺得該留下證據,想到有個姓林的記者朋友相機隨身帶,就給林記者打電話。林記者一聽抓小三,二話不說就來瞭。
  
  兩人悄悄潛到包間門口,阿P用力一推,林記者一通猛拍,可阿P看清之後暗叫不好。原來,屋裡除瞭表嫂,並沒別人。
  
  表嫂怔住瞭,呆呆地望著他們,阿P先反應過來瞭,忙擋住林記者的鏡頭,尷尬地解釋說:“誤會,都是誤會。”說完,拉著林記者就走。出瞭酒樓,林記者不滿地說:“白忙活瞭?”阿P說:“先回去吧,以後再找機會。”
  
  剛到傢不久,阿P卻接到瞭表哥的電話,表哥怒氣沖沖地質問道:“阿P,你搞什麼鬼?那個林記者是怎麼回事?你表嫂養的什麼樣的小三,給我說清楚。”
  
  阿P懵瞭,連忙給林記者打電話,林記者說:“快來幫幫我,他們要報警抓我。(www.rensheng5.com)小三這事可是你說的,你不能不管。”原來,林記者覺得大老總的老婆包小三是個很好的社會新聞題材,所以在阿P走後,他又回到瞭包間。從門縫裡正好看到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他連忙抓拍,誰知剛拍一張就被發現瞭。阿P的表哥一嚇唬,林記者就全招瞭。
  
  阿P趕到酒樓時,表嫂正委屈地抹眼淚,看到他進門,立刻就大哭著撲上來打他:“死阿P,你哪隻眼看到我養小三瞭,我得罪你瞭嗎?你這樣害我。”
  
  阿P正要解釋,他的手機又響瞭,是小蘭打來的。阿P搶先說:“老婆,快來救命。”他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瞭小蘭。
  
  小蘭哭笑不得地說:“活該!我馬上過去。”
  
  十分鐘後,小蘭趕瞭過來,她先給表哥表嫂道歉,然後說:“我剛接到派出所電話,阿P說的那個‘小三’已經找到瞭,其實,他根本不是什麼男小三,就是個小偷。為瞭能把贓物賣個好價錢,謊稱自己是小三。他提前踩好點兒,專找在路邊長時間停放的豪車,像這種開私傢車賣貨的人很多,不太容易引起懷疑。可惜,他賣贓物的錢已經揮霍一空,什麼都要不回來瞭。”
  
  表嫂說:“我上個月丟瞭一個LV包,裡面有不少值錢東西,小蘭幫我買的那塊手表就在裡面。今天是你表哥生日,我原本想給他個驚喜,現在變成驚嚇瞭。阿P,我不會原諒你。”
  
  表哥的臉色很難看:“這麼幼稚的事你也辦得出來,以後還怎麼把生意交給你做?”說完,拉著表嫂拂袖而去,邊走邊小聲哄她。
  
  阿P苦著臉看小蘭,小蘭板起臉說:“那塊表我明天就還給表嫂,你就當花瞭五千元買個教訓吧!還有,以後你的零用錢取消,省得你沒事找事。”
  
  阿P委屈啊,心想,我這是為瞭誰呀?可一想到那被抓的小偷,他的心情又好瞭起來,幸好不是真小三,不然表哥的幸福就沒瞭,為瞭表哥的幸福,以後沒有零花錢,也樂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