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謊言與真情

  李正賢三十五歲,傢裡孩子大瞭,原來的房子越看越小,他覺得是時候換套大房子瞭。這天,他在報紙上看到一則賣房信息:市中心,一百二十平米,居然隻賣八十萬,比市場價便宜三十多萬。李正賢趕緊聯系房主趙建新。趙建新四十來歲,看上去有些憔悴,說老父親病重急用錢,不惜低價賣房。
  
  房子好,李正賢越看越中意。這時,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敲門進屋,對趙建新說:“你是趙先生吧?我是方勇,剛剛給你打過電話。”
  
  李正賢覺得方勇眼熟,好像是同事阿偉的朋友,哪次飯局上見過。但這時不適合套近乎,他就對趙建新說:“你不用讓別人看瞭,這房子我決定買瞭,按你說的價,八十萬。”
  
  方勇不高興瞭:“憑什麼不讓我看?我又不是沒錢。”他各個房間簡單掃瞭幾眼,大聲說:“趙先生,他出八十萬,我出八十五萬。”
  
  李正賢不肯相讓,毫不猶豫地又加瞭五萬塊,沒想到方勇出到九十五萬。李正賢不由起瞭疑心:方勇不是傳說中的“托兒”吧?
  
  見李正賢不吭聲瞭,方勇興奮地說:“趙先生,我看就這麼定瞭,我先付十萬塊定金,回頭咱們就去把手續辦瞭,行嗎?”
  
  李正賢緩緩地說:“我也出九十五萬,現在就付十萬塊定金,明天下午全額付清。趙先生,你不妨問問,他能這麼快付錢嗎?”
  
  方勇趕緊說:“趙先生,多給我兩天時間,我願意再加五萬。”
  
  趙建新搖瞭搖頭,對李正賢說:“房子我就賣給你瞭。如果你明天下午不能付清全款,交易立刻取消,十萬塊定金我也不會還你。我們立個字據,可以嗎?”
  
  李正賢辦事喜歡速戰速決,他立刻簽瞭合約,付瞭定金。回傢不久,他接到一個陌生號碼來電,對方著急地說:“李先生,我是方勇,剛才跟你爭房子的人。你在哪兒?”
  
  李正賢奇怪地問:“我剛到傢。你怎麼有我電話?”
  
  “你同事阿偉是我朋友,我從他那兒要到瞭你的號。李先生,我懷疑趙建新是個騙子。”原來,這個方勇真是托兒,昨晚在酒吧喝酒時,趙建新上前搭訕,問他想不想賺些外快,他就同意瞭。可今天看過房子後,他覺得趙建新目的不止於此,這套房子實際價格起碼在一百萬以上,趙建新圖什麼呀?
  
  在趙建新傢裡,李正賢臉上的表情說明他記得方勇。如果李正賢被騙,一定會通過阿偉找到他。為賺五千塊,惹上這麻煩不值,所以方勇趕緊打來電話,說他剛才跟蹤瞭趙建新,親眼見他進瞭三江賓館。
  
  此時已經傍晚,李正賢急忙騎摩托來到三江賓館,準備向趙建新問個究竟。將到門前,見趙建新正從裡面出來,上瞭輛出租車。李正賢趕緊騎摩托跟在後面,心想,先跟住他再說。出租車一直開到蘭亭小區,隻見趙建新下瞭車,打起瞭電話。片刻之後,小區旁一輛無牌車裡下來兩個男人,跟趙建新說瞭幾句,突然同時動手制住瞭他。
  
  李正賢覺得那兩個不是好人,趕緊沖瞭過去。兩人中長著小胡子的罵道:“少管閑事,滾!”
  
  李正賢喝道:“你們想幹什麼?信不信我這就報警?”說著,掏出手機晃瞭晃。
  
  另一個瘦高個冷笑道:“這姓趙的騙瞭我們的錢,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他,你打抱不平,找錯對象瞭。”
  
  李正賢心裡一抖,這姓趙的果然有問題,自己那十萬塊恐怕危險瞭。他定瞭定神,說:“他剛騙瞭我十萬塊,我也是找他要錢的,你們把他帶走瞭,我的錢怎麼辦?”
  
  “你的錢關我們屁事。”瘦高個和小胡子說完,押著趙建新上瞭車。李正賢擋在車前,大叫:“你們不能走—”
  
  話沒說完,開車的瘦高個加速向他撞來。李正賢嚇得魂飛魄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車子突然一個急轉彎,撞在瞭馬路牙子上。小胡子和瘦高個一起下車,三拳兩腳將他打倒。李正賢大喊:“殺人瞭!”
  
  此時已華燈初上,雖然他們離小區門口有段距離,可還是有人聞聲向這邊看來。小胡子見勢不妙,當機立斷,和瘦高個合力將他塞進車裡,一邊催瘦高個快開車,一邊掏出匕首,頂在李正賢的脖子邊:“你再敢亂叫亂動,我就宰瞭你。”
  
  李正賢正想掙紮,卻聽趙建新焦急地說:“他不是嚇唬你,剛才要不是我拼瞭命扭轉方向盤,現在你已經被撞死瞭。”
  
  “你還有臉說。”小胡子一揚手,匕首柄砸在他臉上,登時鮮血四濺。李正賢慌瞭,這兩人竟是亡命之徒,沒想到是這個騙子趙建新救瞭自己的命。他不敢再觸怒小胡子,隻能乖乖坐好,閉嘴。
  
  瘦高個把他們帶到一座廢棄的工廠裡捆住手腳。小胡子問:“知道為什麼找你?還記得省城劉老拐嗎,一星期前你騙瞭他十五萬,我們是來討債的。”
  
  趙建新松瞭口氣,說:“早說,我還錢就是,何苦弄這麼大陣仗?我錢包裡有兩張卡,工行的有十二萬,農行的有十五萬,都給你們瞭。”趙建新報出卡裡的錢數,並說出密碼。
  
  小胡子翻出他的錢包,找出那兩張卡,笑嘻嘻地說:“你還真挺大方,不過劉老拐跟我們啥關系都沒有,隻不過你用假房產證賣給他一套租來的房子這事,傳到瞭我們耳朵裡,我們準備來個黑吃黑。這二十幾萬可打發不瞭我們。”
  
  “不能隻騙瞭這點錢吧?”瘦高個惡狠狠地問,“其他錢呢?”
  
  趙建新說他隻有這麼多,可瘦高個和小胡子哪裡肯信?一頓拳腳打得他口鼻流血。趙建新哀求道:“我騙錢是有苦衷的。我兒子的眼睛壞瞭,隻有去美國做手術才能治好,但費用太大……”
  
  “別跟我編故事!”小胡子掏出匕首威脅。趙建新崩潰瞭,說從李正賢那騙走的十萬塊還沒來得及存,在賓館的包裡。包裡還有一張卡,裡面有五十五萬。
  
  小胡子轉過頭來又從李正賢身上搜出一張銀行卡,逼問出密碼後,獨自開車去找提款機瞭。過瞭一個多小時,他怒氣沖沖地回來,上前對趙建新拳打腳踢。原來,他取完款後去賓館取包,可包裡都是些生活用品,根本沒有現金和銀行卡。
  
  趙建新大叫:“絕對不可能!我……”說到這,他露出疑惑的神情。瘦高個喝道:“你什麼你?說!”
  
  “對不起,我記錯瞭。”趙建新露出一副竭力掩蓋什麼的表情,“那十萬塊我……存到卡裡瞭,卡……卡丟瞭。”
  
  瘦高個氣樂瞭,蹲下身來,拍著趙建新的臉,說:“你太侮辱我智商瞭,這麼幼稚的謊你也敢說?”
  
  趙建新避開小胡子的視線,拼命向瘦高個使著眼色,瘦高個一愣,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嘴上惡狠狠地說:“趕緊說實話,要不我一刀捅死你!”他直起腰掏出匕首,刀尖卻猛地一拐,刺進小胡子的肚子裡,逼問道:“你敢黑我?”
  
  小胡子捂著肚子,又驚又怒:“你發什麼瘋?我怎麼黑你瞭?”
  
  “這混蛋明明說賓館包裡還有卡,可你卻說沒有,不是想獨吞那些錢是什麼?”瘦高個目露兇光,“你當我是傻子啊?”
  
  小胡子發出兩聲比哭還難聽的笑聲,說:“我明白瞭,這小子說包裡有錢有卡,就是想讓我們互相懷疑自相殘殺,你還真上當瞭。”
  
  瘦高個在小胡子身上一通翻找,除瞭三張銀行卡,什麼都沒找到。這時趙建新喊道:“既然他想騙你,怎麼可能把卡和錢放身上?肯定藏在別的地方瞭。”
  
  瘦高個揣起銀行卡,猶豫瞭半天,這才對小胡子說:“反正這些錢也夠我花些日子瞭,你先走一步,隨後我就送他倆下去陪你。”
  
  李正賢心裡一沉,知道這次在劫難逃。突然,他想到個主意:“大哥,把殺人交給我行嗎?你用手機錄下來,這樣,我絕不敢舉報你,你也不用擔殺人罪名。”
  
  李正賢當然不想真去殺人,隻想借機拿到匕首,跟瘦高個拼個你死我活,總勝過被他一刀刺死。果然,瘦高個眼前一亮,說:“可不是,隻要老子身上沒命案,將來就算被抓瞭,也沒死罪,你小子真提醒我瞭。不過,你這傢夥靠不住。”
  
  瘦高個轉向趙建新,皮笑肉不笑地問:“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把這機會給你,你幹不幹?”
  
  趙建新忙不迭答應,於是瘦高個割斷他手上的繩子,把小胡子的匕首塞給他,拿出手機準備錄像。趙建新剛想割斷腳上的繩子,瘦高個喝道:“不許割斷!”
  
  趙建新苦笑,隻好一跳一跳地往小胡子身邊挪,經過瘦高個身邊時,突然回手一刀,向瘦高個紮去。瘦高個急忙閃身後退,趙建新護在小胡子身前叫道:“不想死的話,就趕緊報警。”
  
  小胡子慌忙掏出手機,可卻猶豫不決。
  
  李正賢也沖小胡子大叫:“快報警,你已經跟他翻臉瞭,他不會放過你。就算他能帶你走,你這傷敢去醫院嗎?不去醫院就是死,你還猶豫什麼啊?”
  
  這番話終於打動瞭小胡子,他迅速撥通瞭110。瘦高個見狀,恨恨地大罵幾聲,駕車逃之夭夭。趙建新幫兩人恢復自由後,李正賢驚魂未定地問:“你說包裡的現金和卡,都是騙他們的?”
  
  趙建新說:“如果不騙得他倆內訌,我們哪有機會脫身?”
  
  李正賢又問:“為什麼你要冒死救我們?”
  
  趙建新嘆瞭口氣,說:“殺人這種事兒,王八蛋才幹。我騙錢是為瞭我兒子的眼睛。現在,不管這事怎樣收場,我都沒機會繼續攢夠我兒子的手術費瞭。”趙建新搖搖頭,“我兒子的眼睛沒救瞭。一想到他這輩子再也看不見東西瞭,我就恨這兩個王八蛋!哪怕跟他們同歸於盡,也不能讓他們這麼跑瞭。”
  
  這時,外面響起瞭警笛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