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報恩鳥

  怪鳥報恩
  
  明朝永樂年間,河內縣有一私塾先生,名叫薛不揚。
  
  這天早上,薛不揚經過一個柳樹樁,聽到樹樁裡發出一陣“噗噗”聲。薛不揚蹲下身子,從樹樁裡拽出隻身形碩大的鳥。這鳥是中瞭捕鳥人在洞裡下的套子。
  
  大鳥模樣怪異:紅色的眼瞼,金色的尾羽,背部墨綠,腹下卻是一片白。薛不揚從未見過這種鳥,正詫異,忽見大鳥眼裡流出淚,朝他不停哀鳴。他覺得鳥有靈性,想瞭想,把套子解開,放飛瞭這隻鳥。
  
  過瞭段時間,河內縣發生瞭蟲災,幾日工夫,麥田被啃食個精光。蟲災使不少人背井離鄉,私塾散瞭,薛不揚也打算遠走他鄉。
  
  這日,薛不揚在傢收拾行李,妻子薛氏興沖沖跑進來,說在院子的草垛裡發現瞭幾個雞蛋。薛不揚隨妻子到瞭柴房旁的草垛前,果然看到瞭三個白花花的雞蛋。薛不揚聽見墻頭上響起瞭鳥叫聲,抬頭望去,一隻紅眼瞼白肚子的大鳥在鳴叫,他一眼認出,是自己前些日子放飛的大鳥。
  
  “大鳥是報恩來瞭!”薛不揚不由連連感慨。
  
  這之後,每日草垛裡都會多出幾個蛋。有時大鳥獨個飛來,見瞭薛不揚就鳴叫幾聲向院外飛,薛不揚一路小跑跟上去,大鳥總能把他帶到一些動物的屍體旁,有時是隻野兔,有時是隻野雞。就這樣,薛不揚沒有背井離鄉,在大鳥的幫助下,倒也度過瞭饑荒。
  
  蟲災後,薛不揚重回私塾教書,大鳥成瞭薛不揚傢的常客。在傢時,薛不揚總會執筆蘸清水到院中一塊青石上寫詩,每每此時,大鳥都蹲在墻頭饒有興味地看。
  
  這天,薛不揚出門買紙墨筆硯,遇到熟人,被邀去喝瞭頓酒,回傢時已暮色蒼茫。薛不揚借著酒勁,拿出剛買的筆硯,在離傢不遠的墻上揮毫起來,盡興之後才搖搖晃晃地回到瞭傢中。
  
  第二日早上,薛不揚醒來,猛地想起昨晚寫的詩,心中暗道不好。原來,他寫的是前朝重臣方孝孺的兩句詩:“花前飲酒無與儔,酒酣意氣輕王侯。”方孝孺誓死忠於前朝皇帝,結果被當朝皇上朱棣處死,並株連十族。因此,與方孝孺有關的文字不能碰,否則會掉腦袋。
  
  薛不揚一下冒出冷汗,隻好暗暗希望相安無事。但半晌時分,兩名捕快還是闖進塾堂,不由分說把薛不揚押瞭出去。
  
  妻子薛氏大驚,忙問個究竟,捕快說有人檢舉薛不揚題反詩。
  
  到瞭縣衙,知縣望著跪在地上的薛不揚,不緊不慢地問:“本官問你,為何題反詩?”
  
  薛不揚咬緊牙關說:“大人,那反詩並非小人所題!”
  
  聽瞭薛不揚的答話,知縣逼問:“河內縣有幾人能寫出那麼端莊的字?何況那墻離你傢不遠!”
  
  薛不揚不露聲色:“小民不知,有筆跡相似之人也很正常。”
  
  聽瞭薛不揚的辯解,縣官冷笑著準備動刑逼供。此時,門外衙役跑上堂來,向知縣稟報:“大人,衙門外有群鳥在題詩!”
  
  知縣納悶地出瞭縣衙,立時驚得張大瞭嘴巴,隻見縣衙高墻之上,一群鳥在展翅飛舞,它們的喙子中都銜著一團黑色的破佈團。領頭的是隻紅眼瞼白肚子的大鳥,舞著翅膀將喙子對準墻劃出一道墨線,其餘的鳥都用銜著的佈團,整齊有序地依次將大鳥劃出的墨線描粗描重。一會兒的工夫,墻上便顯出瞭一句詩:“花前飲酒無與儔。”
  
  “鳥竟然會寫詩!”圍觀的人們都驚叫起來。
  
  衙役們從地上撿起石子土塊朝鳥群擲去,大鳥用力扇瞭幾下翅膀,“忽”的一下飛跑瞭。
  
  馴鳥作詩
  
  人們的註意力都集中到群鳥留下的詩句上,有人細瞅瞭會兒,說道:“莫非,墻上的詩句也是這群鳥寫的不成,瞧那字跡很是相仿!”
  
  會題詩的鳥飛走瞭,薛不揚又死不招供,知縣隻好回頭再審。
  
  第二日下午上瞭大堂,薛不揚卻冷不丁聽知縣說瞭句:“塾師薛不揚,即刻起重返自由之身!條件是,你得幫本官馴化一隻鳥。”說著,派人從大堂後提出一隻大鳥籠,鳥籠子裡裝著的,正是那紅眼瞼的大鳥。縣官笑瞭笑,說:“明日開始,你就到衙門來教化這隻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