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賣秘笈

  清朝末年,大洪山一帶突降一場千年難遇的暴雨,一直下瞭五天五夜才停息。山頂的伏虎觀墻倒觀毀,一片淒涼。
  
  清修道長帶領徒眾花瞭近半個月的時間才清理完斷磚殘瓦,看著殘破不堪的道觀,他嘆氣說:“要想修復道觀,得一大筆銀子,看來,隻有賣祖傳秘笈瞭。”
  
  清修道長所說的秘笈,就是聞名天下的“伏虎十八掌”的修煉口訣及圖解,是伏虎觀的祖師爺掌燈道長獨創的武功秘笈。想當年,掌燈道長憑著“伏虎十八掌”打遍天下無敵手,英名蓋世,晚年創建伏虎觀,潛心撰寫瞭“伏虎十八掌”的秘笈。
  
  師弟清凈道長極力反對,“伏虎十八掌”應該隻有伏虎觀的弟子才能修煉,怎能輕易流傳民間?要是傳入邪惡之人手裡,豈不是為虎作倀?
  
  清修道長一笑,說:“當初師祖集眾傢武學之長,才創出獨傢掌法,武功本來是天下人的財富,源於天下,散於天下,有何不可?至於免入邪惡之人手中,師兄我自有妙法。”於是派出眾多弟子,四處張榜公告:伏虎觀化緣修繕道觀,凡佈施三百兩銀子的施主,以手抄的“伏虎十八掌”秘笈贈送。
  
  公告貼出,應者雲集。
  
  大洪山腳下的趙傢灣有兩個年輕後生,是堂兄弟,一個叫趙寶,一個叫趙貴,從小跟著武聖宮的和尚習武,看見佈告,帶瞭銀兩,結伴而去。
  
  來到進山路口,趙寶和趙貴看見路口旁邊豎著一塊木牌,上面寫著:“請各位施主到前面大洪山鎮上的銀昌號銀莊兌換銀票”。站在木牌下的小道士對他們解釋,伏虎觀隻收銀昌號銀莊的銀票,不收現銀。
  
  趙寶和趙貴來到銀昌號銀莊,兌換瞭銀莊專制的三百兩面額的銀票,進瞭大洪山。
  
  來到伏虎觀,站在觀門口迎接的小道士把他倆引到偏殿,解釋說,為瞭表示對師祖的尊重,施主必須跪在師祖塑像面前發誓,不得將秘笈外傳,然後將銀票塞入旁邊的功德箱裡,出來後,就可以獲得一份秘笈抄本。一次隻能進去一人,輪流排隊。
  
  趙寶先進去。他按照要求在殿門口的登記處登記瞭姓名和籍貫,然後進得殿內,隻見四周一片漆黑,隻有掌燈道長的塑像前燃著一盞油燈,沒有一個道士在裡面。趙寶跪在塑像前發瞭誓言,虔誠地叩瞭三個頭,然後把銀票塞進瞭功德箱裡。
  
  出來後,道士遞給趙寶一個錦盒,裡面就是絕世武功“伏虎十八掌”的武功秘笈。
  
  等到趙貴捐贈完出來後,兩人結伴下瞭山,趙貴推說要去拜訪附近一位朋友,讓趙寶一人先回。
  
  趙寶回來後,按照武功秘笈,一招一式地練起瞭“伏虎十八掌”,練著練著,練到第十式時,卻發現秘笈已經到瞭最後一頁,頁末寫著一行小楷:“九月初九,來道觀拿下冊,逾時不候。”趙寶感到好笑,秘笈還分上下冊,分兩次給,真會折騰人!
  
  伏虎十八掌才練到一半,高深的都在後面,沒有後面的九式,前面學的一點皮毛,完全是瞎子點燈白費蠟。趙寶正在心裡發牢騷,這時趙貴拿著秘笈找上門來,原來他的也是一樣,隻有前半部分。看來所有人都一樣。
  
  轉眼到瞭九月九,趙寶和趙貴來到瞭煥然一新的伏虎觀,偏殿裡早已站滿瞭人,大傢正在三五成群地議論紛紛,秘笈分兩次給,不知伏虎觀葫蘆裡裝的什麼藥?
  
  到瞭正午,看看人差不多到齊瞭,清修道長率領眾弟子出來,朗聲說:“今天,是鄙觀修繕完工典禮之日,為瞭銘記各位施主的功德,本觀特修建瞭一座功德碑。”然後手一揮,站在院側的小道士把紅佈拉掉,一座精致的功德碑展現在眾人面前。
  
  清修道長接著說:“現在,由本觀人按照功德碑上的名字順序點名,凡是被叫到名字的施主,上前來領取秘笈的下冊。以後,你們就是伏虎觀的俗傢弟子,如在練功上有不明之處,可以隨時來本觀,本觀絕不藏私。”
  
  一百多人中,有一大半被點瞭名,趙寶也在其中。他拿瞭秘笈出來,發現趙貴沒有被點到名,正沮喪地和那些與他一樣的人吵吵嚷嚷地發牢騷。
  
  清修道長雙手往下一按,示意大傢安靜,他說:“沒有被點名的,是沒有捐銀的,按照約定,不能贈送秘笈。”
  
  趙貴怒聲說:“我們明明一樣拜瞭祖師爺捐瞭銀票,你憑什麼說我們沒有捐?”“是呀,憑什麼啊?”很多人隨聲附和。
  
  清修道長說:“少安勿躁。為瞭還大傢一個清白,請你們有疑問的跟我來。”
  
  清修道長把大傢帶到偏殿,來到師祖的塑像前,叫小道士把功德箱掀倒,大傢發現功德箱沒有底座,地上露出一個洞口。清修道長說:“這是一個復式樓層,下面是小道士們的寢室。凡是進來捐款的,在殿門口登記瞭姓名籍貫後,小道士拿著登記簿交到守在下面的道士手中,進行登記。銀票塞進功德箱裡,會直接掉到下面。”
  
  想不到功德箱下面還隱藏機關,大傢議論紛紛。
  
  清修道長接著說:“我之所以設瞭這麼一個機關,主要就是考察人性善惡。(www.rensheng5.com)品行不端之人,在無人監督之下,會突起貪婪之心,昧瞭銀票,他會認為,沒人知道他有沒有往功德箱裡塞銀票。我這樣做,是為瞭防止武功秘笈落入品行不端之人手中,讓其為非作歹。”他轉頭問趙貴他們,“你們認為你們配得到秘笈嗎?”
  
  趙貴他們羞紅瞭臉,在人們的嘲笑聲中,灰溜溜地走瞭。
  
  可是趙貴他們不甘心就這樣丟瞭臉面,這些歹人聚在一起一合計,跑到縣衙裡擊鼓告狀,一口咬定清修道長故意設圈套,吞沒瞭他們的銀票。
  
  縣官派人傳喚清修道長到堂,公開審理。雙方各執一詞,縣官明知德高望重的清修道長不會說謊,可是這些事情都是伏虎觀的道眾自己暗中操盤的,缺乏說服力和公信力。趙貴這些人一口咬定伏虎觀的道士暗中侵吞瞭他們的銀票,那些所謂的機關和圈套之說,純粹是掩耳盜鈴的借口。縣官一時不知如何才好。
  
  這時,清修道長淡定地說,他有證人。縣官一聽,急忙傳喚證人。
  
  來的證人是銀昌號銀莊的吳掌櫃。吳掌櫃拿出一本賬簿交給縣官,說:“啟稟大人,當初,清修道長特地和我相商,讓銀莊特制瞭這種三百兩票面的銀票。銀莊對銀票編瞭號,每放出一張,都在賬簿上登記瞭兌換者的姓名和籍貫。後來這些沒有捐款的人拿著銀票來到銀莊,說沒有買到秘笈,要求兌回銀子,賬簿上不但有他們的親筆簽字,還按有手印。”
  
  縣官看完,舉著賬簿呵斥道:“現在,你們還有什麼話說?”
  
  趙貴他們低著頭不敢作聲。
  
  跟著來觀看審案的趙寶這才明白,難怪那天趙貴借口要訪友,讓趙寶先回,原來他是偷偷去兌回銀兩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