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鬥到底

  吳江彪大學畢業後在北豐市上班,這天周六在傢休息,他上網逛逛論壇,一個關於喝酒的帖子引起瞭他的興趣。帖子是一個網名叫“林豪永發”的人發的,討論的是人的酒量有多大,“林豪永發”還上傳瞭自己一口氣喝下三斤白酒的視頻。
  
  吳江彪看完後,對視頻的真實性提出瞭質疑,他發瞭條評論:“要真是白酒的話,還算點兒本事。”
  
  沒想到這句評論一下惹惱瞭“林豪永發”,他立馬回擊道:“算點兒本事?說風涼話倒輕巧,有種約個地兒較量一把!”
  
  吳江彪本來酒量就好,加上年輕氣盛,他馬上回復道:“我是北豐市的,你哪的?有時間約個地兒練練?”
  
  “林豪永發”回應道:“巧瞭,我也是北豐的,今天就有空!”
  
  和“林豪永發”互掐幾個回合之後,在網友的跟帖鼓動之下,吳江彪頭腦一熱,竟然報上瞭自己的姓名、年齡、工作單位等真實信息。吳江彪和天臺飯店的老板是朋友,他當即打電話在那裡訂瞭一桌,和“林豪永發”約定今天晚上七點在天臺飯店一決雌雄。網友們紛紛叫好,很多北豐的網友表示,一定要到現場去擂鼓助陣。
  
  前幾分鐘還是與自己毫不相幹的網絡言論,因為自己一時熱血上頭,這會兒竟然引發瞭一場以自己為主角、即將發生的賭酒實戰,吳江彪有點兒反應不過來,也覺得自己有些魯莽。吳江彪愣愣地盯著電腦屏幕,看那個“林豪永發”的真實信息:“賈顏康,24歲……”
  
  “賈顏康?”看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吳江彪有點兒吃驚,他繼續往下看,看完那人的詳細信息,吳江彪心中一驚:“竟然真是他!”
  
  “看來我就是喝趴下,這酒也得非贏不可瞭!”吳江彪咬緊牙關,暗下決心。
  
  這賈顏康何許人也,為何讓吳江彪如此激動呢?
  
  從頭敘來,竟然要牽扯到兩個人爺爺的“恩怨”。原來,吳江彪的爺爺與賈顏康的爺爺當年是同一個連隊的戰友,兩個人都是連裡的標兵,他倆從當兵時就較上瞭勁,比訓練,比內務……隻要是能排出個第一第二,兩個人都要拼個你死我活。退伍轉業後,雖然兩人沒有分到同一個單位,但“冤傢路窄”,兩人住到瞭同一個小區。平時,兩個昔日的勁敵還常常湊到一起,比乒乓球,比圍棋,比攝影……兩人的比試常常是難分伯仲,傢裡也擺滿瞭各種獎杯、獎牌。吳江彪上個月回老傢廣陽市看望爺爺,還看見爺爺正苦練書法呢,看來兩人又在準備比拼新的項目。
  
  吳江彪很欽佩爺爺這股永不服輸的勁頭,也許因為受瞭爺爺的影響,他從小就養成瞭爭強好勝的性格。小時候,爸爸媽媽帶吳江彪來爺爺傢玩,他常常和與他同歲的賈顏康爭鬥,並且兩人也常是棋逢對手、互不相讓。吳江彪也知道賈顏康來到瞭北豐市工作,但並沒有機會碰面。雖然長大後兩人關系不錯,但那股較勁的感覺還在,所以,一看到要與自己鬥酒的竟然是昔日的“仇傢”,吳江彪就像鬥牛看到瞭抖動的紅佈,一下子激起瞭鬥志。他覺得這場爭鬥不僅關乎個人榮譽,還背負著為爺爺爭光的光榮使命。
  
  想到這裡,吳江彪覺得很有必要給爺爺打個電話,讓爺爺高興一下,也讓他給自己加加油,鼓鼓勁。
  
  吳江彪撥通瞭爺爺的電話,聽說吳江彪要和賈顏康鬥酒,電話那頭爺爺略一沉吟,問:“你什麼時候和賈顏康比酒量?”
  
  吳江彪興奮地說:“就在今天晚上!”
  
  “你先來爺爺這邊一趟,爺爺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說。”
  
  “嗯,好!”吳江彪想,爺爺一定是有什麼秘訣或奇招,要當面教給他。爺爺當年可是一個“千杯不倒”的好漢,在喝酒方面經驗、技巧頗多。再說爺爺住的廣陽市和北豐市不遠,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來回一趟時間完全來得及。
  
  吳江彪開車來到瞭爺爺傢,興沖沖地進瞭門,一看,客廳桌子上果然擺著一瓶酒和兩個杯子。
  
  “江彪,先陪爺爺喝幾杯!”爺爺看起來很有興致,吳江彪便給爺爺和自己把酒滿上,剛要端杯,忽然想到自己還要開車回去呢,現在哪能喝酒?
  
  可還沒等吳江彪解釋,爺爺已經端起杯子,和吳江彪碰瞭杯:“來來來,喝瞭!”沒辦法,吳江彪隻得跟著爺爺喝瞭一小口。
  
  沒想到的是,剛喝完這一口,爺爺又端起酒杯,又要讓吳江彪一起喝,吳江彪趕忙伸手攔下爺爺的酒杯,說道:“爺爺,您不知道,我還得開車回去呢,喝瞭酒就沒法回去跟賈顏康鬥酒,給您爭光瞭!”
  
  沒想到爺爺放下酒杯,忽然嚴肅起來:“我就是想讓你沒法回去跟賈顏康鬥酒!”
  
  吳江彪聽瞭這話,一下呆住瞭,手懸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好一會兒才放回去。
  
  爺爺拿起酒瓶給吳江彪斟滿瞭酒,說道:“你可想過,為什麼我會和賈顏康的爺爺鬥瞭這大半輩子?僅僅因為我爭強好勝?”
  
  見吳江彪低頭不語,爺爺獨自抿瞭一口酒,語重心長地對吳江彪說:“我先給你講講我倆第一次比試的事吧。”
  
  爺爺說,那時進部隊沒多久,全營有兩個遊泳健將,一個是賈顏康的爺爺,一個是自己。大傢想讓他倆比個高下,於是營長讓他倆準備一下,一周後全營戰士看他倆比試。可就在比賽的前一天,爺爺因為疲勞過度,拉傷瞭背部肌肉。雖然是輕傷,但對第二天的比賽肯定會有影響。並且,這樣做是有風險的,因為在緊張的比賽中,發力過猛的話,輕傷的肌肉有可能會被拉成重傷。爺爺當時血氣方剛,那時候講究輕傷不下火線,爺爺便準備第二天硬著頭皮上。其實賈顏康的爺爺那時的遊泳水平比爺爺差一點兒,爺爺受傷是他獲勝的絕好機會,但為瞭比賽公平,也為瞭照顧爺爺的面子,他竟然向營長報告,說自己拉傷瞭肌肉,請求比賽延期。從這件事上,爺爺看出他是個為人正直的君子,就更願意在各方面跟他競爭。因為與君子爭,無論輸贏都會使自己提高。
  
  說到往事,爺爺臉上露出瞭微笑,但他突然話鋒一轉,厲聲說道:“但是,與君子爭,並不是什麼都爭,爭的應該是那些健康向上、有意義的事。鬥酒,損害別人的身體不說,也會損害自己的身體。比試這個,不是勇者,而是莽夫!”
  
  “您說得對!”吳江彪聽得心服口服,也意識到瞭自己的錯誤,他端起一杯酒敬爺爺。
  
  喝完後,吳江彪撓撓腦袋,有點兒難為情地說:“可是話已經說出去瞭,酒桌也訂好瞭,我該怎麼跟他們推辭掉呢?”
  
  爺爺想瞭想,笑著說:“你就說爺爺得急病瞭,你棄權認輸……”
  
  還沒等爺爺說完,吳江彪的手機響瞭,是天臺飯店的老板打來的:“賈顏康說他爺爺得急病瞭,今天的比賽他棄權認輸瞭……”
  
  吳江彪和爺爺相視一下,“哈哈”大笑。爺爺拿起酒杯,對吳江彪說:“今兒個咱爺倆來個一醉方休,明天再去找他們爺倆喝兩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