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的不恨你

  谷力滿是個打工仔,租住在市郊山腳下的一座木屋裡。這天他工休,吃罷早餐,去街上報刊亭買瞭份八卦小報,回來坐在屋前的搖椅上,津津有味地讀。這時,山上忽然傳來幾聲獵槍聲,不一會兒,一隻狼從山林間躥瞭出來。
  
  這是隻雙眼皮的小母狼,模樣非常俊俏。它張皇失措地奔逃到谷力滿跟前,“撲通”跪倒,哀求道:“好心的先生,我被獵人追殺,求你救救我!”
  
  剛見到狼時,谷力滿怕得不行,現在一看是狼有求於自己,他膽子大瞭,談起瞭條件:“我救瞭你,對我有什麼好處?”
  
  小母狼說,它前些日子看見兩個劫匪,在一個山洞裡藏瞭一大袋子錢。他倆從山洞裡出來,沒走多遠,遇到瞭搜山的警察,兩人開槍頑抗,被當場擊斃。警察搜索數日,也未找到錢袋,隻好不瞭瞭之。
  
  小母狼說:“這位先生,隻要你肯救我一命,我就把藏錢的地方告訴你,讓你發大財!”
  
  谷力滿想瞭想,說:“好吧!”他讓小母狼躲進他的租屋,剛把狼藏好,獵人們就趕來瞭,他們喘著粗氣,問谷力滿有沒有見到一隻狼。谷力滿以目示意,得意地說道:“在屋裡呢,你們快去甕中捉鱉吧!”他自言自語地說道:“我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也看過《東郭先生與狼》的故事,這蠢狼想用這招糊弄我,真是瞎瞭它的狼眼!”獵人們謝過谷力滿,撒網把小母狼捉走瞭。
  
  誰知獵人們走後沒多久,谷力滿就開始後悔瞭,他想:“萬一這狼說的是真的呢?萬一真的有那袋子錢呢?”他隻是個普通藍領,想發財不知要到猴年馬月。如今老天爺慈悲,讓一筆橫財落到自己頭上,卻被自己輕易地拋棄瞭。他愈琢磨愈後悔,後悔到拿腦袋直撞墻。
  
  又到瞭一個休息日,谷力滿百無聊賴,他便去市裡的動物園閑逛。逛著逛著,突然,他眼前一亮:前邊大鐵籠子裡關的,不正是那隻小母狼嗎?他欣喜若狂地奔瞭過去。對方顯然也認出瞭他,氣呼呼地翻瞭個白眼,掉過頭去,把屁股對準瞭他。谷力滿連忙繞到另一頭,小母狼又掉瞭個身子,根本不願面對他。
  
  後來,小母狼累瞭,停止瞭轉圈,齜著尖牙盯著谷力滿罵道:“你這個小人,毫無誠信,禽獸不如!”
  
  谷力滿瞅瞅四下無人,趕緊鞠躬道歉,賠瞭幾百個不是,小母狼這才稍稍消瞭氣。谷力滿說:“狼姑娘,你現在正是青春年少、風華絕代,你願意老死在這鐵籠子裡?難道你不想重返山林,找個狼帥哥,生上幾窩小崽,享受天倫之樂?”
  
  小母狼氣得直掉淚:“還不是你害的!”
  
  谷力滿氣定神閑地說道:“我有個妙招,能讓你脫離苦海,隻是不知你肯不肯……”
  
  “少囉唆,快講!”
  
  “你把藏錢的地方告訴我,我取到錢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園長買下你,把你護送到深山老林裡放生,讓你重回大自然的懷抱!”
  
  小母狼聽瞭,沉默不語。谷力滿等瞭半晌,威脅道:“再不吭聲的話,我可要走瞭,這輩子再也不回來瞭!”他作勢要走,走出瞭十幾步,就在這個時候,小母狼叫回瞭他,它在籠中雙膝跪倒,含著兩泡眼淚說:“先生,我姑且再信你一回,希望這次你莫要辜負我。”
  
  谷力滿指天發誓,這次一定守信,不然不得好死。於是,小母狼將那個藏匿錢袋的山洞位置,一五一十地告訴瞭他。
  
  次日,谷力滿向單位請瞭病假,悄悄上瞭山。傍晚時分,他汗流浹背地扛著一個鼓鼓囊囊的大帆佈袋子,吃力地往租屋走。這時,他那工廠的車間主管恰巧開車路過,停下車訓斥他:“谷力滿,你早晨不是打電話說你腹瀉,連地都下不來瞭嗎?現在怎麼還能扛這麼重的袋子?這次我一定要扣你薪水!”
  
  谷力滿放下袋子,擦瞭把額頭上的汗珠,大大咧咧地說:“尊敬的主管大人,我要求漲工資,一年沒個幾十萬,少來煩老子!”
  
  主管氣得臉色鐵青,踩油門就走,吼道:“有種別再讓我見到你!”
  
  你別說,他還真講對瞭,從那以後,谷力滿再沒去上過班。他用扛回來的巨款,買瞭別墅、豪車,娶瞭漂亮太太,購買瞭大量基金和股票,開開心心當起瞭富傢翁,而當初在動物園裡對小母狼許下的承諾,早就忘瞭個一幹二凈。
  
  一晃十年過去,這天,也是巧瞭,不知什麼緣故,谷力滿突然想起當年對小母狼說的那番話,便趕緊開車趕往動物園。他來到老地點,還是那個鐵籠子,不過裡面的小母狼已經變成瞭“老太婆”,它毛發蓬亂,骯臟不堪,有氣無力地臥在地上,閉眼合目,奄奄一息。原來,它的身體已經徹底垮掉瞭,園方正準備對它實施安樂死。谷力滿當即找到園長,要花重金買下它。園長樂壞瞭,忙不迭地答應。谷力滿把母狼運回傢,悉心照料,但回天乏術,母狼隻剩下一口氣瞭。
  
  母狼咽氣前,谷力滿握著它的一隻爪子,痛心地說:“都怪我,是我忘瞭你,你一定非常恨我吧?”
  
  母狼嘆息道:“鳥之將死,其鳴也哀;狼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快死瞭,誰也不恨瞭,包括你。”
  
  狼死後,谷力滿買瞭塊上好的墓地,風風光光地安葬瞭它。
  
  谷力滿結婚十年,太太十分漂亮、風情萬種,美中不足的是沒有子嗣。安葬母狼不久,太太驚喜地發現自己懷孕瞭。谷力滿覺得事有蹊蹺,便偷偷去拜訪一位有名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捻著花白的胡須,相看瞭谷力滿半天,說道:“你最近是不是做瞭一件大善事?”
  
  “我為動物園的一隻母狼送終,安葬瞭它。”
  
  算命先生說:“對瞭,它為瞭報答你,投胎來做你的女兒瞭。”
  
  谷力滿頓時緊張瞭:“這對我來說,是福是禍?”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討債還債,無債不來。”算命先生神神叨叨地說著,再也不肯多說什麼瞭。
  
  聽瞭算命先生的話,谷力滿也不管他說的是真是假,一直記在心裡。不久,女兒生下來瞭,是個鴨蛋臉、大眼睛、雙眼皮的小可愛。親朋好友紛紛道喜,谷力滿卻怎麼瞧怎麼覺得孩子像隻狼。好在女兒伶俐乖巧,冰雪聰明,討人喜歡,到十五歲時,已經出落成瞭一位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
  
  這天閑來無事,谷力滿倒瞭一大杯白酒,坐在躺椅上慢慢喝。興之所至,他叫來瞭女兒,對她說:“寶貝,你知道你的來歷嗎?”
  
  女兒調皮地在一旁坐下,雙手托腮道:“願聞其詳!”
  
  借著酒勁,谷力滿把小母狼的故事,以及它與女兒的關系,滔滔不絕地說瞭一遍。
  
  女兒當然不信,她佯裝生氣,伸手胳肢父親:“說我上輩子是小母狼?好,我用我的狼爪來撓你!”
  
  本是父女間的嬉鬧,不料卻惹下瞭滔天大禍!谷力滿嘴裡正含著一口酒,女兒冷不丁地胳肢他,他一笑,一大口烈酒火辣辣地嗆進肺裡,他立時驚天動地地咳嗽起來,直咳得滿面通紅、眼珠暴突、口鼻濺血……送進醫院後,他因肺積液導致呼吸不暢,致使腦缺氧,昏迷不醒。
  
  昏迷後第六天夜裡,谷力滿似乎清醒瞭,他看見一個身穿黑袍的人,正在床前踱來踱去,他驚問道:“你是誰?”
  
  對方說:“我是閻王爺手下的生死判官,來通知你一聲—你陽壽已到,明天我就要收你下地獄瞭。還有你旁邊這老頭,他也一起走。”
  
  這間重癥監護室裡有兩張病床,谷力滿問另一張床上的胖老頭:“你是什麼病啊?”(www.rensheng5.com)
  
  對方悲傷地嘆道:“哪有我這麼倒黴的?二十多年前的一天,早晨我正睡回籠覺呢,我十一歲的兒子拿茅草捻我鼻孔,逗我玩。我鼻子一癢癢,睡夢中打瞭個大噴嚏,誰知用力過猛,頸骨竟然折斷瞭,從此高位截癱。”
  
  生死判官的鼻子重重地“哼”瞭一聲:“你還冤枉?你年少時不務正業,到處偷雞摸狗……每偷到一隻雞,就把雞脖子擰斷,拎瞭便走,多少雞死在你手上?你是罪有應得!”
  
  “他擰斷瞭很多雞脖子,罪該如此,但我為什麼會遭此災難?”谷力滿心想,自己反正要死瞭,什麼也不怕瞭,他不服氣地質問生死判官。
  
  生死判官說道:“難道你已經忘瞭?多年前,小母狼在動物園的籠子裡,把藏錢山洞的位置告訴瞭你,當時你指天畫地、賭咒發誓,說取到錢後會立刻來救它,不然就不得好死……而今,你的賭咒終於兌現瞭!”
  
  次日黃昏時分,谷力滿回光返照,徹底蘇醒過來。
  
  女兒跪倒在床前,撫著他的胸膛哭得渾身顫抖,痛不欲生。半晌,她抬起一雙淚眼,泣不成聲地說:“爸爸,對不起,是女兒害瞭你,都是我胡鬧胳肢你,你才落到這步田地的。我知道,你心裡一定恨死我瞭……”
  
  谷力滿吃力地說道:“女兒,我不恨你!”
  
  女兒難以置信:“真的?你真的不恨我?”
  
  谷力滿耗盡最後一絲陽氣,給這世界留下瞭他的遺言:“人都是自作自受的,我要恨,也隻能是恨我自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