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碗熱湯

  北宋時期,江寧府乃南方名城,福春街則是城內最繁榮的一條小吃街,食客雲集,生意紅火。
  
  可這日,“清欣閣”酒樓的劉亦德掌櫃愁眉不展,坐在大門口唉聲嘆氣。這時,一個夥計背著包袱從酒樓裡走出來,安慰道:“大掌櫃,您想開點,大夥都走得差不多瞭,我也得回鄉下伺候老娘去瞭。”“都走吧……”劉亦德喃喃自語。
  
  當年“清欣閣”在整個江寧府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鹵味尤負盛名,一年四季生意興隆。可今非昔比,兩年前的一次地震,讓“清欣閣”一鍋秘制老鹵水統統灑盡,菜品味道大不如前。眼下酒樓蕭條冷落,讓劉亦德心如刀絞。
  
  正在劉亦德煩心時,一個聲音響起:“掌櫃的,給點吃的吧。”劉亦德抬頭,見是個年輕乞丐,約莫十八九歲。劉亦德細細打量,此人雖落魄,倒也不卑不亢。劉亦德生出惻隱之心,便說:“進來吧,我炒個青菜,再給你幾個饅頭。”
  
  小乞丐踉踉蹌蹌走進酒樓坐下。不一會兒,小菜和饅頭都來瞭。小乞丐餓極瞭,張開大嘴,風卷殘雲地吃瞭起來,很快吃個精光。小乞丐抹瞭把頭上的汗和嘴邊的湯汁,咂咂嘴道:“掌櫃的,小生自小在酒店幫廚,你要是願意雇我,隻要給我一張草鋪就行瞭。”
  
  劉亦德擺擺手,嘆息道:“年輕人,你沒見我這酒樓生意慘淡?半個月後房租到期,我就得關門走人瞭。”他看瞭小乞丐一眼,接著說:“你若不嫌棄,店裡的幫工都走瞭,正好缺個打雜的,處理下雜物。”
  
  小乞丐就這樣留在瞭“清欣閣”大酒樓。說來也怪,眼看就要倒閉關門的酒樓,接下來的十幾天裡生意卻蒸蒸日上,顧客源源不斷。原來,小乞丐調制出的鹵水湯料香味獨特,回味悠長。有瞭這鹵水,燒出來的飯菜都奇香無比,酒樓每天都爆滿瞭慕名而來的食客。
  
  這小乞丐真名叫寶生,是從外地逃荒過來的,之前在飯館裡當過小廚。他對劉亦德說,這鹵水方子是舅舅傳給他的。
  
  時間久瞭,劉亦德問及寶生的身世,寶生總支支吾吾,遮遮掩掩,不願多談。寶生話也少,從不到大堂接客端飯,出門也總是戴好鬥笠,低著頭不願與陌生人接觸。
  
  一晃一年多過去。這天傍晚,突然下起瞭暴雨,酒樓客人很少。突然,劉亦德聽到柴房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他尋思:是討飯的跑到我屋中避雨瞭?可怎麼不進大堂,跑去柴房?
  
  劉亦德悄悄摸到柴房,提起燈籠一看,一個熟悉的身影立在他的面前。“寶生,你怎麼不在後廚,跑到這裡來瞭?”
  
  寶生很慌亂,他脫下蓑衣,吞吞吐吐:“掌櫃的……沒什麼。”
  
  劉亦德看著寶生,覺得哪裡不對頭,說:“雨下大瞭,客人走差不多瞭,你收拾一下,回屋休息吧。”
  
  很快,天黑瞭下來,店堂裡一個客人也沒有瞭,一個小夥計正在收拾桌凳。這時,遠遠地進來一個漢子,他滿臉黑須,頭戴一頂氈笠,腳穿一雙皮靴;胯口掛把板斧,手裡提把樸刀。他把氈笠掀在脊梁上,敞開胸脯,坐在店堂正中間,高聲喝道:“快給大爺端酒上菜!”跑堂的一看,心裡早怵瞭三分,連忙回道:“是,是,小的這就去準備。”劉亦德出來一看,此人來者不善,又想到剛才寶生異常的舉動,忽然一個念頭冒瞭出來。
  
  劉亦德趕緊笑臉迎客:“客爺,請問您想吃哪些菜?”
  
  “隨便。”漢子死死地盯著前方,眼神冷得幾乎結冰。
  
  “這有些……不好辦吧?”劉亦德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瞭。
  
  “好不好辦,要看我手中的刀說瞭算。”那漢子冷哼一聲。
  
  “當然,當然,您稍等一會兒,我這就去辦。”
  
  劉亦德忙退回到後廚,見寶生神色慌張,他盯著寶生問道:“寶生,到底怎麼回事,你一定隱瞞瞭什麼,快說吧?”
  
  誰知寶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哭著說:“大掌櫃,救救我吧!”
  
  劉亦德沉吟道:“果然和你有關。說吧,怎麼回事?”
  
  寶生抬起頭,揭開瞭老底:“我舅舅原本在析津府開著一傢酒樓,我幫著他打雜。後來,遼軍南下中原,我們被一起擄掠入遼國王爺府。因為舅舅做得一手好菜,我們被安置在府廚當廚師。有一次,我在給王爺上菜時,在窗外無意間聽到王爺與手下在密謀篡位之事。後來在一次宴席之後,我酒後說漏瞭嘴,這還瞭得,王爺肯定是不會放過我的。於是我連夜逃出府中,南下避難。一路上風餐露宿,我一路乞討,逃到此地,本以為不會再有危險,誰知……”
  
  劉亦德問:“你確定這人就是王爺派來的殺手?”
  
  寶生一五一十道來:“我以前同您講過,我八九歲時父母雙亡,我從傢鄉一路乞討到析津府投奔舅舅。途中,遇到一個同樣逃難的少年,我們一路相互幫助才到瞭舅舅傢。少年被舅舅推薦到一戶富人傢當短工,我們還一直有來往。後來,這個少年也和我們一樣被遼人抓去。少年正是今日這個大漢,他被迫加入禁衛軍為王爺效力,成瞭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我剛才出去買酒,一時大意把鬥笠摘瞭下來,恰好被正在酒坊裡喝酒的他看瞭個正著。當時酒坊人來人往,他不便下手,沒想卻一路跟瞭過來!”
  
  “看來兇多吉少。”劉亦德想瞭想,忽然拍瞭一下腦袋,“寶生,這麼說來,當年你和那個少年一路上形影不離,一起去到你舅舅傢?”
  
  寶生苦笑道:“世事難料呀!”
  
  劉亦德胸有成竹地說:“寶生,這漢子想吃的菜,由我親自來做。”
  
  不一會工夫,劉亦德就做好瞭,親自端去給那漢子。他微笑道:“客爺,天氣寒冷,小的隻做瞭一碗熱湯,喝下去暖暖身子。”
  
  那漢子瞟瞭一眼湯,清湯寡水。他眉頭一皺正要發作,忽然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他猛地低頭看那碗湯,湯色醇厚,裡面沒有山珍海味,隻有幾塊冬瓜。漢子右手顫抖著拿起勺子,喝瞭一口……漢子的眼睛漸漸有些濕潤瞭!不一會兒,他就將一大碗冬瓜湯吃瞭個精光。
  
  “掌櫃的,結賬!”那漢子放下筷子,好久才緩過神來。
  
  劉亦德微笑道:“客爺,這湯不要錢的。我鬥膽多說一句,這隻是我徒弟的一點心意。東西賤薄,但情誼深厚,他隻是一個微乎其微的小人物,隻想平平安安度過後半生,還望壯士手下留情。”
  
  那漢子猶豫半晌,緩緩說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讓他好好掂量!”說完拿起刀,戴起氈笠,大步流星地走出瞭店門。
  
  一旁的寶生泣不成聲:“多虧掌櫃大哥,今日我寶生能逃過一劫,實在是令人意想不到,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難忘。”
  
  劉亦德望著那漢子遠去的背影,微微一笑,道出瞭緣由。
  
  其實,劉亦德一聽說那個侍衛和寶生是一起逃難到舅舅那兒的,就想起寶生曾說起,兵荒馬亂那麼多年,他吃過最好的一頓飯就是剛到舅舅傢時,舅舅為他們做的一碗冬瓜湯。雖然隻是幾片冬瓜,但湯頭裡加瞭舅舅自制的鹵水湯料,奇鮮無比;更重要的是,這碗湯,讓他們在苦難中找到歸屬,所以記憶猶新。殺手發達後,山珍海味品嘗無數,但過去的苦難生活深深烙印在他的內心,何曾想,今日又吃上瞭這冬瓜湯!此情此景,讓他不由想起當年對自己救助的恩人,冰冷的心融化瞭,最終放下手中屠刀。
  
  劉亦德說完,感嘆道:“世間冷暖,人亦有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