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豆腐宴

  有個叫黃高的佃戶,租種瞭本村楊員外傢幾畝薄田,農閑時就做豆腐賣。他無論種地還是做豆腐都有一套,被大傢稱為“小能人”。這名號傳到楊員外耳朵裡,惹得他不太開心,總想借機作弄一下黃高。
  
  幾個月後,楊員外的老父親死瞭。當地有個風俗習慣,誰傢有喪事,村裡的老少爺們都要去幫忙。如果主人傢人多事雜顧不過來,就讓別人辦一桌宴席招待客人。楊員外便找來黃高,說:“你幫我招待一桌客人吧。”
  
  黃高一聽著實慌瞭:這樣招待一桌,少說也得三十兩銀子,他哪來這麼多閑錢?於是,黃高連連擺手說:“老爺,這事叫有錢人辦吧!”
  
  楊員外一聽,瞪圓瞭眼睛說:“你不是‘小能人’嗎?我有事求你幫忙,你竟推三阻四。那從今往後,咱就一刀兩斷,不要來往瞭!”
  
  黃高是聰明人,一聽這話,也明白瞭大概。他怕得罪楊員外,隻好先應承下來。
  
  黃高離開楊員外傢,一路都在想怎麼籌酒席錢。親戚都是些窮親戚,相比來說,就自己還算富有的。怎麼辦?怎麼辦……突然,他被什麼東西絆瞭一下,差點跌倒。他定睛一看,隻見地上躺著一個白胡子老頭。老頭兩手捂著肚子,面色蠟黃,額頭上冒著豆大的汗珠,看樣子病得不輕。
  
  黃高趕緊俯下身,問他怎麼瞭。
  
  老頭有氣無力地說:“好人,救救我。”他見黃高一臉為難,又說,“我是想吃豆腐腦想出病瞭。你隻要給我弄碗熱豆腐腦喝就好啦!”
  
  黃高一聽,松瞭口氣,趕緊說:“那好辦,我傢是賣豆腐的,你跟我回傢吧。”說完,他將老頭背起來就走。黃高背著老頭回到傢,正趕上老婆在磨豆腐。他立刻舀瞭半瓢豆腐腦服侍老頭喝瞭。
  
  老頭喝下去以後,果然恢復瞭元氣,沒半袋煙的工夫,臉色就紅潤起來。
  
  黃高卻仍緊蹙眉頭,一臉愁容。老頭便問他:“什麼事把你難住啦?要是我能幫,就搭把手;要是我幫不瞭,出個主意也好啊。”
  
  黃高便把自己的煩心事和老頭說瞭。老頭聽完,竟說:“這好辦。你不是會做豆腐嗎?就用豆腐招待客人唄。”
  
  黃高隻覺不可思議,問他:“光豆腐就能辦成宴席?”
  
  老頭拍著胸脯說:“這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把這桌宴席幫你辦好瞭。”
  
  雖然黃高對用豆腐辦宴席仍是半信半疑,但眼前他也隻好把死馬當活馬醫瞭。這時,他才想起來,還不知道老頭姓名傢世。
  
  老頭隻說自己姓蔣,別的不願再多說。
  
  到瞭宴席當天,黃高按蔣老頭的安排,做瞭兩包豆腐。一包老的,比磚塊還硬;一包嫩的,比現賣的還嫩。然後,他又向鄰居借瞭碗盤。一切準備就緒,蔣老頭又拿出些粉粉面面當引子,烹、炸、燉、炒、蒸……他七弄八弄一番忙活,就做瞭滿滿一桌子菜。
  
  時辰一到,楊員外帶著客人來瞭。其實,他原本隻想為難一下黃高,讓他出出醜,知道自己一個窮佃戶配不上“小能人”這種名號。誰知道,黃高不僅答應招待宴席,還做得有模有樣。隻見桌上擺瞭滿滿一桌菜肴,香氣撲鼻、刀工精湛、色澤誘人。
  
  楊員外也算見多識廣,卻從沒見過這樣的菜色。但在吃之前,他還要雞蛋裡挑骨頭。他問黃高:“這都是些什麼東西?人能吃嗎?”
  
  黃高趕忙回答:“回稟老爺,這些菜全是用豆腐做的。我以身傢性命擔保,您盡管吃。”
  
  楊員外聽瞭,暗自吃驚,想不到這黃高還真是能人。但他還是虛張聲勢地說:“黃高,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你糊弄誰啊?弄瞭一桌爛豆腐!”
  
  黃高知道楊員外有錢有勢,吃過各種山珍海味,不會稀罕這些豆腐做的菜。他也隻好硬著頭皮說:“老爺息怒。您先嘗嘗味道,再埋怨小的也不遲。”
  
  楊員外聽瞭黃高的話,就拿起筷子,就近夾瞭一筷,放在嘴裡一嘗,眉頭就皺瞭起來。
  
  黃高在一邊看著楊員外的表情,心跳到瞭嗓子眼。難道這菜不合他口味?
  
  楊員外又連嘗瞭幾盤後,才舒展開眉頭,招呼其他人一起品嘗。
  
  客人們紛紛拿起筷子,他們嘗完都瞪大瞭眼睛。這些菜肴看起來似肉非肉,似魚非魚,似花非花,吃到嘴裡,卻是清脆爽口,回味無窮。眾人一邊品嘗,一邊贊不絕口:“好味道!”
  
  楊員外本想借機找茬,沒想到黃高還真有能耐。他隻好就坡下驢,一邊吃,一邊和客人誇贊:“好味道!”送走瞭客人,楊員外向黃高打聽:“你這桌菜花瞭多少銀子?找誰做的?”
  
  黃高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說瞭出來。
  
  楊員外聽完隻覺驚奇,他想瞭想,吩咐說:“你叫蔣老頭再給我做一桌,做好瞭我重重酬謝。”
  
  黃高把楊員外的要求對蔣老頭說瞭。蔣老頭聽瞭,哈哈一笑說:“行,叫他拿一百兩銀子來。”
  
  這下,輪到黃高吃驚瞭。他問蔣老頭:“這桌菜隻用瞭兩包豆腐,怎麼好問他要這麼多錢?”
  
  蔣老頭卻理直氣壯地回答:“我要的是手藝錢,他要不答應,那我就不去瞭!”
  
  黃高隻好傳話給楊員外。楊員外財大氣粗,不在乎這點銀子,當場拍板答應瞭。
  
  第二天,蔣老頭帶著兩包豆腐,由黃高帶路來到楊員外傢。
  
  楊員外吩咐自傢的廚子,寸步不離地陪在蔣老頭左右。這麼做目的有二:一是偷學手藝;二是要看看這桌菜究竟是不是用兩包豆腐做出來的。
  
  蔣老頭對此心知肚明,卻沒有點破,該怎麼做還怎麼做。滿滿一桌子佳肴,除瞭調料,全是豆腐做的,色香味俱全……
  
  這一次,楊員外特地請瞭好多貴賓來品嘗。結果,大傢仍是齊聲贊好。楊員外這才心服口服。
  
  楊員外送走瞭蔣老頭,便迫不及待地問自傢廚子,手藝學得怎麼樣。
  
  廚子胸有成竹地說:“老爺,我伺候您這麼些年,手藝怎麼樣您是知道的。我有以前的手藝墊底,再學他那點,還不是小事一樁?說不定我做出來的還更好吃呢!”他為瞭證實自己所言非虛,還說要當場露一手。於是,他依樣畫葫蘆,開始做菜,結果無論怎麼努力,都沒有蔣老頭做的味道好。
  
  楊員外一看這情況,便吩咐自傢廚子:“快,趕緊去把蔣老頭請回來!我要雇他專門做豆腐菜。”
  
  廚子一聽就慌瞭。他心說:同行是冤傢。要是這老頭一來,還不搶瞭我的飯碗?(www.rensheng5.com)想到這裡,他就說:“老爺,不就是用豆腐做菜嗎?您老要是喜歡,我以後慢慢琢磨,還愁做不出來?何必再去破費?而且您現在是圖一時新鮮,覺得好吃,多吃兩次就厭煩瞭……”
  
  楊員外看出瞭他的心思,就安撫他說:“你放心,我先讓他來做一段時間,等你把手藝學會瞭,再辭瞭他。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
  
  廚子聽瞭這話,吃瞭定心丸,趕緊去請蔣老頭。他走到半路,正巧遇到瞭蔣老頭。他忙迎上前,傳達瞭楊員外的意思。
  
  誰料蔣老頭急著趕路,怎麼也不肯去。廚子沒辦法,隻好一邊裝出可憐巴巴的樣子,說自己奉命行事,辦不好要挨罰,一邊連拖帶拽將蔣老頭弄到楊員外傢。
  
  楊員外一見蔣老頭,就開門見山地說:“老師傅,你年紀也大啦,別東跑西顛啦,留在我傢做工,我絕不虧待你。要多少,你開個價!”
  
  蔣老頭看楊員外那財大氣粗、趾高氣揚的樣子,不屑地說:“皇帝的禦膳房都留不住我,就你一個土財主還想收買我?”說完,他揚長而去。
  
  楊員外呆呆地看著蔣老頭的背影,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心說:怪不得!他是宮裡出來的,咱可得罪不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