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兩親傢的故事:夜壺裝酒

  老黑早晨去趕集,發現一傢酒店賣的散裝白酒挺便宜,可他沒帶酒壺。他正在苦惱用什麼裝酒,突然發現隔壁有賣夜壺。正好他傢裡的夜壺破瞭,何不買個新夜壺來裝酒,反正是幹凈夜壺,回去再灌到酒壺裡,不都一樣嗎?
  
  老黑買瞭新夜壺,打瞭半夜壺酒提瞭回傢,放在瞭自己的床底下,也沒有去封夜壺口,吃過早飯就下地幹活去瞭。
  
  黑嬸呢,一直在忙傢務,忙得沒時間解手。這時,貴客臨門,親傢公登門拜訪來瞭。
  
  黑嬸急忙吩咐孩子到地裡把老黑找回來,自己則端茶送水,招呼親傢公。忙乎瞭一會兒,她實在是憋不住尿意瞭,準備到臥房裡去解個小手。但解手有響動,有點不雅。
  
  黑嬸進臥室想瞭半天,就扯瞭一個幌子,大聲招呼外頭的親傢公:“您等等,我來倒壺酒。”
  
  親傢公回答說:“親傢母,誰一大早就開始喝酒?不要倒酒瞭,撮瓢炒米就行。”
  
  黑嬸聽瞭,趕忙從床下拿出老公新買的夜壺,一邊輕輕地尿著,一邊說:“那我隻好把酒倒回去瞭。”
  
  親傢公在外面隻聽到把“酒”灌回“壺”裡的聲響。黑嬸方便好,趕緊張羅做好瞭炒米。
  
  親傢公剛吃瞭幾口,老黑從地裡趕回傢裡,他看到親傢公來到瞭自己傢,趕緊吩咐老婆準備午飯。
  
  黑嬸說:“那你陪親傢公坐一會兒,我去菜園裡拔點新鮮蔬菜。”說完,她就一陣風似的出門瞭。
  
  老黑想,親傢公難得來,光招待素菜可不行啊。於是,他又說:“您在傢等會兒,我到街上去買幾條魚,割兩斤肉。”說完也出門去。
  
  親傢公在傢等瞭半天,也想解手,但他剛跨出門檻,“汪、汪、汪”門外一條大黑狗便向他撲過來,一直撲進瞭堂屋。想來是親傢養的看門的狗,它知道傢裡沒有主人瞭,正堅守崗位呢。
  
  親傢公隻好退到老黑的臥房,然後把房門關上。親傢公憋得不行,猛然看見床底下有一個夜壺,他心說:真是天無絕人之路!然後,他痛快地朝夜壺裡撒瞭一大泡尿,放回瞭原處。
  
  沒多時,到菜園裡摘菜的、上街買肉的主人都回到瞭傢。
  
  不一會兒,幾個菜炒好端到瞭桌子上,老黑從臥房裡提出夜壺,不好意思地向親傢解釋:“我早晨沒帶酒壺,就把酒灌在瞭夜壺裡。您放心,夜壺是全新的。來,滿上,幹杯!”說完,他給親傢和自己都倒滿瞭“酒”,並率先仰頭喝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