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狗拿耗子

  今年春天,汪蘭為瞭照顧上初中的兒子,離開瞭外地的工廠,回到縣城打工。通過一個好姐妹介紹,她順利地進瞭一傢大酒店當服務員。
  
  這傢酒店有一個開闊的後院,院子中央是個池塘。中午忙碌之後,幾個女服務員都愛來這裡曬曬太陽,聊聊天。
  
  這天中午,汪蘭第一個來到後院。她剛靠在池塘邊的護欄上,準備享受陽光沐浴時,忽然看見“小黑”嘴裡叼著一隻“吱吱”尖叫的大老鼠,得意洋洋地走到她的面前。
  
  汪蘭不禁看得目瞪口呆。要知道,小黑是條三尺來長的大狗。雖然,她早聽過“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一說,但親眼看見狗叼著活生生的大老鼠出現在面前,還是覺得太不可思議瞭。這年頭,貓都不一定會捉老鼠哩!
  
  汪蘭呆瞭好一會兒,才想到掏出手機,對著小黑狂拍起來。小黑還真配合,叼著“吱吱”亂叫的大老鼠,高高地昂起瞭頭。猛然,它又低下頭松開嘴巴把大老鼠放在水泥地上,大老鼠一翻身,立即向前方逃竄……
  
  汪蘭暗罵小黑得意忘形,讓到嘴的大老鼠跑瞭,卻見小黑一個虎撲,眨眼之間又把大老鼠叼在瞭嘴裡。她這才發現,小黑是在玩“狗戲老鼠”的遊戲哩!
  
  正當汪蘭驚嘆不已時,幾位女同事有說有笑地朝這邊走來。汪蘭趕緊向她們招招手道:“姐妹們,快來看,小黑捉到一隻大老鼠瞭!”
  
  沒想到那幾位女同事一點也不覺得新奇,隻是慢吞吞地踱到她身邊,看瞭一眼還在玩“狗戲老鼠”的小黑,說:“新來的,你不要大驚小怪嘛!這小黑三天兩頭在院子裡捉老鼠顯擺,我們都看膩瞭……”
  
  汪蘭有點失落地說:“我正想把剛才拍的照片給你們看哩,沒想到你們早就見識過瞭!”
  
  小黑見沒有人關註它,也沒心情顯擺瞭,一口咬死瞭大老鼠,叼到一邊的垃圾桶旁邊,然後去別處玩耍瞭。
  
  汪蘭今天可是開瞭眼界,於是又好奇地問那幾個女同事,她們是什麼時候發現小黑會捉老鼠的。
  
  一個資格最老的女同事告訴汪蘭:其實,小黑是一條流浪狗,去年春天跑到酒店裡來。老板娘嫌它臟,讓大夥把它趕走。可中午趕走,晚上它又來瞭,想必是禁不住這裡剩飯剩菜的誘惑吧!後來大傢看它怪可憐的,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它留瞭下來。
  
  直到有一天有人忽然看見小黑叼著一隻大老鼠,才知小黑還有抓老鼠的才能。從此,小黑才正式被老板娘收留瞭下來。
  
  雖說同事們已經見怪不怪瞭,但汪蘭下班回到出租屋,還是迫不及待地把手機裡的照片翻給老公和兒子看,並繪聲繪色地把小黑戲弄大老鼠的經過說給他們聽。
  
  第二天早上起來,汪蘭又把手機裡小黑叼著大老鼠的照片翻出來給別的房客和房東太太欣賞。
  
  大傢都驚嘆不已,房東太太驚嘆之餘,說:“蘭妹子,你看我這樓上樓下都有老鼠出沒,要不你去把小黑帶回來,抓幾隻老鼠讓我們見識見識?”
  
  汪蘭點頭答應瞭:“我正有此意!不過得過幾天,等我跟小黑混熟瞭,再把它帶回來捉老鼠……”
  
  接下來的幾天裡,汪蘭一有空就去跟小黑套近乎,每當小黑捉到老鼠她就給它拍照,還買瞭幾次肉包子犒勞它。
  
  果然是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天晚上下班時,汪蘭輕輕叫瞭兩聲“小黑”,它就跳上電動車,乖乖趴在車上跟汪蘭回瞭出租屋。
  
  房東太太聽說汪蘭把小黑帶來瞭,趕緊打開瞭院裡的燈。租住在這裡的幾傢房客也都出來圍觀。
  
  小黑畢竟是在酒店待過的狗,見多識廣,被大傢圍在中間,也不害怕,還在地上打瞭幾個滾撒歡哩……
  
  這天晚上,汪蘭一傢三口都沒睡好。他們聽見小黑樓上樓下地奔跑,好像還把東西打翻瞭。為瞭不打擾小黑捉老鼠,大傢都忍著沒開燈出去一探究竟。
  
  第二天早上,汪蘭兩口子一早就起來瞭,發現小黑無精打采地趴在公用客廳裡。
  
  汪蘭摸瞭摸小黑的頭,心疼地說:“一定是昨晚抓老鼠累的,老公,我們下樓去找找,看看小黑把咬死的老鼠放哪兒瞭?”
  
  可夫妻倆樓上樓下找瞭幾遍,除瞭在院子裡發現小黑拉的一堆臭狗屎,別的什麼也沒找著。
  
  老公不禁質疑:“小黑到底會不會捉老鼠呀?這樓上樓下老鼠可不少,上回我加班回來還在樓梯口撞見一隻哩!”
  
  汪蘭瞪瞭他一眼,說:“誰說小黑不會捉老鼠,它在酒店裡一天要捉好幾隻大老鼠哩,你不是看過我手機裡的照片嘛!有圖有真相,你還懷疑?依我看,是它對環境不夠熟悉……”
  
  正說著,忽聽房東太太尖叫道:“誰把我的花瓶打碎瞭?好幾百塊錢呀!”
  
  兩口子跑進去一瞅:呀,客廳裡新買的那對花瓶少瞭一隻,摔在地上變成瞭碎片。
  
  汪蘭一臉抱歉地說:“一定是小黑昨晚捉老鼠時打翻的,我馬上去買來賠給你。”
  
  房東太太皮笑肉不笑地說:“既然是小黑捉老鼠打碎的,就不用賠瞭。對瞭,小黑捉到老鼠沒有?”
  
  汪蘭不好意思地說:“我們剛才樓上樓下都找遍瞭,也沒找到被小黑咬死的老鼠,可能是它對這裡的環境不太熟悉,我以後多帶它玩幾回,相信它一定能捉到好多老鼠的!”
  
  房東太太笑瞭笑,說:“你講得有道理,小黑畢竟是條狗嘛,對這裡的環境又不熟悉,你讓它怎麼捉到狡猾的老鼠呀!那你以後多帶它回來玩玩,興許就能抓到老鼠瞭。”
  
  接下來的幾天裡,汪蘭每天晚上都把小黑帶回來熟悉環境,但一個星期過去後,小黑非但沒抓到一隻老鼠,還把客廳裡剩下的那隻花瓶也打碎瞭。
  
  最後房東太太發話瞭:“狗拿耗子——真是多管閑事呀。你以後就別帶它回來鬧騰瞭……”
  
  後來,小黑由於捉不到老鼠自信心受到瞭打擊,在酒店裡也很難捉到老鼠瞭。
  
  這天晚上,酒店裡來瞭一幫網友搞聚會,男男女女三十多人,在餐廳喝到半夜,最後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女網友喝得當場醉倒在地,被送往醫院搶救。
  
  第二天中午忙碌之後,汪蘭和幾位女同事又去後院曬太陽,閑話傢常。
  
  一個消息靈通的女同事說,昨晚醉倒的女網友還在醫院搶救。
  
  汪蘭沒好氣道:“那女人太不要臉瞭,喝醉瞭就坐到男人大腿上撒嬌,喝死瞭也活該!”
  
  正說著,小黑叼著一隻“吱吱”驚叫的大老鼠跑到瞭大夥跟前,得意洋洋地顯擺著。
  
  汪蘭不禁納悶道:“這小黑都一個多月沒抓到老鼠瞭,今天怎麼忽然又長能耐瞭?”
  
  幾位女同事笑道:“瞎貓還能碰到死老鼠哩,也許這大老鼠撞墻昏瞭頭,讓小黑碰上瞭。”
  
  正說著,廚師老林走出來,聽到這話,就笑罵道:“你們女人真是頭發長見識短,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呀!昨天晚上那些網友搞聚會,你們收回來的剩飯、剩菜裡不知道灑進瞭多少酒水,我剛才路過洗碗間,還聞到濃濃的酒香哩!老鼠們晚上偷吃之後,第二天還醉醺醺的,小黑捉得到它們有什麼好奇怪的呀?”
  
  汪蘭恍然大悟:“難怪我帶小黑回出租房抓不到老鼠,原來它隻能捉到喝醉瞭的老鼠呀!”
  
  老林笑瞭笑說:“以前來我們酒店吃喝的人大多不用自己掏腰包,你敬我我敬你,實在喝不下去瞭,再貴的酒也往菜盤裡倒。現在上面動瞭真格,來這裡吃飯的都自帶酒水瞭。你們以後再想看小黑狗拿耗子,難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