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直蝦

  蓋遍天大酒店老板姓張,名之祿,人送外號“蓋遍天”。張之祿傢傳廚藝,世代名廚。其祖父曾是清朝皇宮禦膳房總管,其父也曾在國民黨總統府任司務長。張之祿從小耳濡目染,加上父輩的口傳心授,很快就學得一身非凡廚藝,燒、煨、煎、蒸、煮、炸、爆、炒、燜、鹵烹調方法樣樣全會;魯、川、粵、閩、贛、徽、揚、京、滬、蘇十大菜系全部精通。十六歲那年他便參加瞭在香港舉行的亞洲杯廚藝擂臺賽,並且一舉奪魁,成為該賽事舉辦以來最年輕的擂主。香港某五星級國際大酒店慧眼識寶,高薪聘請年輕的張之祿做瞭掌勺大師。
  
  十幾年後,已經腰纏萬貫的張之祿不再滿足為別人打工瞭,他要另起爐灶自立門戶創建自己的品牌。其時,適逢國內大搞改革開放,外來投資備受歡迎。在這個大氣候下,張之祿來到南方某開放的港口城市,投資興建瞭蓋遍天大酒店。因為他特殊的傢庭背景及經歷早已是“窗口吹喇叭——名聲在外”,故而酒店一開張便生意火爆,顧客盈門,很快便成瞭全城人氣最旺的大酒店。張之祿當之無愧地成瞭餐飲業龍頭老大,“蓋遍天”也成瞭傢喻戶曉的知名品牌,讓同行們屈居其後,自嘆弗如。
  
  由於生意奇好,蓋遍天大酒店越做越大。時間不長,這個原本隻是單一做餐飲的不上等級的小酒店,已經發展成為集餐飲、住宿、休閑、娛樂於一體的綜合性五星級大酒店。按理說這時的張之祿應該知足瞭,其實不然,他還遠遠沒有滿足,他的目標是覆蓋南方,進軍北方,從而占領全國,直至沖出國門,連鎖全球。他要成為天下第一廚,要把酒店打造成天下第一店。其實當初他給酒店起名“蓋遍天”時就已有瞭這個志向。每當他站在自己酒店38層觀光廳裡鳥瞰大海之時,他總會生出萬丈豪情,總以為自己已經是天下第一瞭。由於感覺特好,他即興編撰瞭一副對聯,並請書法名傢寫好貼於酒店門柱之上:
  
  廚藝蓋遍天魯川粵蘇統統會
  
  手段無人比煎炸爆炒樣樣精
  
  對聯貼出後輿論嘩然,很多人都覺得張之祿傲慢無比,狂妄自大;但也有人不以為然,因為人傢的確有這個本事,實話實說有什麼不對?過瞭一陣子,大傢就不再覺得這副對聯刺眼瞭,因為蓋遍天的菜肴的確名不虛傳。
  
  話說有一天中午,蓋遍天大酒店門口出現瞭一老一少兩位客人,他們在仔細品評著那副對聯後,便來到瞭宴會大廳。老頭和男孩找瞭個餐位坐瞭下來,服務小姐便熱情地遞上菜單叫他們點菜,老頭隨便點瞭兩個炒菜一個湯。服務小姐微笑著問:“請問,就這些嗎?”老頭說:“就這些,我想要的菜你們這裡可能沒有。”服務小姐曾聽到老板對人吹噓過他的全能,疑惑地說:“先生,您不是開玩笑吧?我們這裡各大菜系的菜肴一應俱全,怎麼會沒有您要的菜呢?您是第一次來這裡吧,您不知道我們老板是遠近聞名的‘蓋遍天’嗎?”老頭說:“我知道。要是不知道我還不帶孫子來這裡吃飯呢,我就是沖他的名氣來的。”服務小姐說:“既然知道那您怎麼還那樣說?”老頭說:“我說的是實話,你可以去對老板說。”
  
  服務小姐到廚房下單子去瞭。不一會,菜和湯就上齊瞭。就在他倆快要吃完的時候,服務小姐帶著一位五十出頭的大胖子走瞭過來,指著老頭說:“張總,就是他。”那位滿臉傲氣大腹便便的男人冷冷地說:“我叫張之祿,是這裡的老板。你剛才說的話是真的嗎?”老頭嘿嘿一笑:“哎喲,你就是‘蓋遍天’張大老板呀,失敬失敬。剛才我是說每個人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十全十美,我想我那樣說張老板不會介意吧?”張之祿臉色一沉,語氣堅定地說:“不,我很介意!別的行業我不敢誇口,烹調這行我可以說沒有我不會做的菜。”老頭依然笑呵呵地說:“我看就算瞭吧,何必認真呢,要是我要的那道菜肴你真的不會做,那麼你不是很沒面子嘛。算啦算啦,就當我沒說。服務員,結賬。”“慢著,”張之祿吩咐道:“別忙給他結賬,今天非要讓他知道什麼叫‘馬王爺有六隻眼’。請問你到底要的是哪道菜?”老頭也嚴肅起來瞭:“這麼說張老板不弄個明白是不肯罷休瞭。好吧,我今天就和你賭一把,怎麼樣,有興趣嗎?”張之祿滿臉鄙夷地哼瞭一聲,說道:“你說怎麼個賭法?”老頭說:“這樣吧,要是你做出瞭我要的那道菜,我加倍付這頓飯錢;要是你不會做呢,那麼就免瞭我這頓飯錢。怎麼樣?”張之祿把嘴一撇,冷笑著說道:“難道我這個老板還去占你個老農民的便宜嗎?這樣吧,我來定個標準:要是你輸瞭,你隻需給我鞠個躬,然後恭恭敬敬地叫我三聲“師傅”就行瞭,你們吃的飯錢就免瞭;要是我輸瞭,我不但叫你“師傅”,還再付給你10萬元拜師費。這樣可好?”老頭聽他這麼一說,頭搖得撥浪鼓似的:“不不不,你這不是開玩笑嗎,這樣你就太吃虧瞭。”張之祿把眼一瞪,極其認真地說道:“什麼開玩笑?我是認真的!”說完他向已經圍攏過來的眾人大聲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們大傢可以作證!”張之祿還補充道:“還有一條,你說的那道菜必須是人間有的。你要說什麼玉皇大帝吃的天菜,那麼我可無能為力。”老頭說:“那當然,我說的菜隨便到菜市場都能買到。”張之祿冷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報上菜名吧。”老頭說:“好吧,我們就賭上一把。服務員,拿紙筆來!”
  
  服務員趕緊拿來紙和筆。在眾人聚精會神的期待中,那老頭筆走龍蛇快速在紙上寫下兩個大字——直蝦。
  
  直蝦?什麼直蝦?張之祿和眾人一片茫然。見張之祿疑惑不解地望著自己,那老頭並不答話,他隻是悠閑自得地喝著茶水抽著香煙,一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隱者風范。
  
  過瞭好大一會,張之祿忍不住問話瞭:“老先生,你這個直蝦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啊?”說這話時,他已經完全沒有剛才那種趾高氣揚、盛氣凌人的架勢瞭。
  
  老頭微微一笑說道:“直蝦嘛,就是燒熟以後還直挺挺的蝦。”張之祿說:“這怎麼可能,所有的蝦燒熟瞭都是彎的,怎麼會是直的呢?”其他人也隨聲附和“是呀是呀”。老頭問張之祿:“這麼說你不會做這道菜瞭?”張之祿答道:“你會做就做給我瞧瞧。”老頭說:“好吧,為瞭讓你輸得心服口服,我今天就露一手給你瞧瞧。”
  
  老頭離開餐桌向廚房走去。不一會,一盤色澤誘人的清炒河蝦端到瞭眾人面前。大傢看到那些蝦子果然都直挺挺地躺在盤子裡,嘿,真的神瞭!張之祿以為老頭是用牙簽之類的東西穿蝦身的,他拿起來仔細看看,發現並無其他輔助材料。真是怪事!
  
  老頭問張之祿:“怎麼樣?張老板,你服不服輸?”張之祿滿臉羞愧地說道:“願賭服輸,師傅,我這就給你開支票。”說完,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本現金支票,準備簽署。老頭連忙按住張之祿的雙手,語重心長地說道:“那10萬塊錢就免瞭吧,我不會收你錢的。我隻想告訴你,做人還是謙虛點為好。常言道:‘做到老,學到老,還有三分沒學到。’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誰能誇口什麼都會?誰敢自稱天下第一?”
  
  老頭的一席話說得張之祿面紅耳赤,頻頻點頭。這是他成名以來第一次低下頭來,虛心認錯。
  
  老頭最後說道:“你的錢我是不要瞭,但是這頓飯錢我也不付瞭,就算是你請的拜師宴吧。”張之祿掏出一張親筆簽名的貴賓卡恭恭敬敬遞到老者面前,非常誠懇地說道:“師傅,不但您這頓飯免費,以後來這裡消費也統統免費。喏,這是貴賓卡,您收好瞭。”老頭說:“卡我可以收下,但不一定來消費,算是作個紀念吧。好瞭,我們酒足飯飽,也該走人瞭。”說完老頭拉起孫子就要向外走。
  
  張之祿面露為難之色地說道:“師傅,請留步,我還沒請教您的尊姓大名呢。還有,您還沒告訴我直蝦的做法呢?”
  
  老頭呵呵一笑:“這事我倒忘瞭。我的姓名嘛你就別問瞭,一個鄉下老頭而已。至於直蝦的做法我卻必須告訴你,不然就枉稱師傅瞭。”說完老頭吩咐服務員去廚房拿一隻活蝦來。老頭從口袋裡取出一個鋒利的刀片沖張之祿揚瞭揚,說聲“註意瞭”,而後在蝦背上輕輕一劃。老頭說:“看見沒有,就這麼簡單。活蝦的脊背上有一根筋,隻要把筋劃斷瞭,它燒熟後自然就會直挺挺的,而不會彎曲。”
  
  哦,原來如此。
  
  “好瞭,我們走瞭,再會!”說完,老頭帶著孫子在眾人的目送下揚長而去。
  
  當天下午,細心的人就發現蓋遍天大酒店門柱上的對聯內容變瞭。新對聯改為:
  
  東南西北貴賓一堂薈萃
  
  春夏秋冬名菜四季飄香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