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忠的妻子

  馬庫斯·奧斯本坐在辦公桌的後面,仰靠在椅背上,並且把雙腳高高抬起,搭在辦公桌上。他想,如果此刻任何一個人走進我的辦公室,一定都會認為我是個典型的樂天能幹的私人偵探——這樣,他們就不會猜得太離譜瞭。
  
  奧斯本先生剛三十出頭,他的身高超過瞭六英尺,而且身材頎長,他的體格相當健壯,長著一頭濃密的黑發,容貌可以說是堪稱第一流的。奧斯本先生也知道自己是一個英俊瀟灑的男人。他從事私人偵探這個職業已經3年瞭,如今,在這座城市裡,他的私人偵探所已經建立起瞭良好的信譽,事業正蒸蒸日上。不過,令人遺憾的是他目前仍然是單身一人,但是,他正在戀愛。對他來說,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最大的障礙就是他的情人是一位已婚婦女。
  
  正兀自想著,突然,“咚、咚、咚”,三聲清脆的敲門聲傳來,把他從沉思中又拉回到瞭現實中來。“請進。”他一邊說著一邊把他的雙腳從辦公桌上拿瞭下來。
  
  房門開處,一個中年男人走瞭進來。他身材細長,頭發稀疏,戴著一副無邊的眼鏡,穿著一身昂貴的套裝。奧斯本先生站起身,與來人握瞭握手。
  
  “先生,請坐。我是馬庫斯·奧斯本,是這裡的負責人。有什麼需要我為您效勞的嗎?”他以一種不易察覺的卻又充滿渴望的表情問道。這種表情他曾經對著鏡子練習瞭無數次。
  
  “我叫哈羅德·瓊斯,”來人用一種低沉的聲音說,“奧斯本先生,很多人都向我推薦您。我遇到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想和您商討一下,我曾經聽說您的偵探所辦案是非常認真、非常謹慎的。”
  
  奧斯本點瞭點頭,算是承認他說的是事實。
  
  接下來,奧斯本先生的新客戶——哈羅德·瓊斯移開目光,繼續說:“我懷疑我的妻子正在欺騙我,但是我還沒有確鑿的證據。我想請你們幫我調查一下……當她離開我們的公寓的時候跟蹤她,我想知道她都去瞭哪裡,都和誰在一起。”
  
  “我們會給您一份完全而且詳盡的調查報告的。您什麼時候要?”
  
  “我想最好是在兩個星期以後。呃,不過,如果您認為需要跟蹤她久一些的話,遲一點也行。”
  
  “噢,這樣的話……不過,我認為兩個星期應該足夠瞭。”
  
  “那好。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地址。這兒還有一個信封,裡面有我妻子的照片,還有一張支票,是給你們的預付款。我早就知道你們的收費標準瞭,請你們不要節省任何費用。”
  
  “那,敢問尊夫人的芳名?”
  
  “克裡斯廷·安。”
  
  聽到這個名字,奧斯本頓時驚得呆住瞭。他竭力屏住呼吸,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克裡斯廷·安,一個多麼熟悉、多麼親切的名字,那不正是他情人的名字嗎?那麼,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就是她的丈夫嗎?此刻,他多麼希望時間能夠過得快一些呀,於是他打開信封,裝作很認真地看著那張照片和支票,以此來掩飾他此刻內心的慌亂與窘迫。
  
  瓊斯先生以為奧斯本此刻所表現出的嚴肅與認真是因為他希望立刻開始工作的意思。於是,就說:“奧斯本先生,我看您也是一位不太愛說話的人。不過,我相信下次再見到您的時候,您一定會給我一份令我滿意的調查報告的。再見。”
  
  馬庫斯·奧斯本緩過神來,“再見,瓊斯先生。”他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把他的這位新客戶送到瞭門口。
  
  當哈羅德·瓊斯離開之後,奧斯本再次回到他的辦公桌後面坐下來。他隻感到腦子裡一片空白,仿佛被打暈瞭似的。他打開辦公桌右邊的抽屜,拿出一瓶蘇格蘭酒和一個玻璃杯,並為自己倒瞭滿滿一杯酒。他一邊慢慢地啜飲著,一邊思考著如何應付這件棘手的案子。因為他的新客戶是克裡斯廷·安的丈夫。
  
  “不過,他的確不怎麼樣,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他想,“難怪她想離婚之後和我結婚。更何況,她是愛我的。”
  
  他知道他不能給他的這位客戶一份真實的報告。但是,他必須要制造一份調查報告給他。
  
  於是,他決定把這項工作交給他的手下斯科特·帕默爾去做,而他呢,則打算在開展調查的這兩個星期內遠離克裡斯廷·安。等把調查報告交給哈羅德·瓊斯之後,他將把她丈夫對她的懷疑告訴她,那時,他們將會開心地哈哈大笑。
  
  兩個星期之後,斯科特·帕默爾——這個對本職工作充滿瞭熱愛,而且工作起來勤勤懇懇的21歲的小夥子走進瞭奧斯本的辦公室,“我已經完成瞭瓊斯先生要的調查報告。明天早上我第一件事就是把調查報告放在您的辦公桌上。”
  
  “幹得非常好,小夥子!現在,你願意幫我一個忙嗎?”奧斯本滿意地看著斯科特·帕默爾,問道,“你幫我打個電話給瓊斯先生,約他明天上午10點鐘到我的辦公室來。”
  
  “好的,奧斯本先生,明天見。”
  
  但是,第二天上午,當瓊斯先生走進奧斯本的辦公室的時候,斯科特還沒有寫完那份調查報告。
  
  “早上好,瓊斯先生。請坐。來杯咖啡怎麼樣?”奧斯本招呼道,在他的手下把調查報告拿來之前,他要盡量拖延時間。
  
  “好的,謝謝您。”
  
  奧斯本倒瞭兩杯滾燙的熱咖啡,並把糖塊和乳酪放在瓊斯先生能夠拿到的地方。
  
  當他們開始喝咖啡的時候,斯科特走進瞭辦公室。和瓊斯先生寒暄之後,他把一個文件夾遞給瞭他的老板——奧斯本先生。奧斯本先生連忙打開文件夾,取出調查報告的原件遞給瞭瓊斯先生,而把調查報告的副本擺在瞭自己的面前。
  
  瓊斯先生認真地讀起調查報告。他顯得很平靜,臉上的表情並沒有絲毫變化。讀完以後,他註視著奧斯本,說:“三個。”
  
  “哦,請原諒,您說什麼?”
  
  “我就擔心發生這樣的事。僅僅兩個星期之內、他們,就有3個瞭。”
  
  “您在說什麼?”
  
  “噢,我是說您的調查報告。它果然完成瞭。而且上面顯示,她在兩周之內就有3個情人。”
  
  頓時,奧斯本先生大吃一驚,正待下咽的咖啡也哽在瞭喉嚨裡,再也咽不下去瞭。最後,他被著著實實地嗆瞭一口。濺出的咖啡灑在瞭他面前的那份調查報告的副本上。
  
  “什麼!哦,請原諒,瓊斯先生,我沒聽清楚。”然後,借著為調查報告擦拭咖啡漬的機會,奧斯本先生把調查報告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看瞭一遍。
  
  看完之後,他隻感到渾身筋疲力盡,軟弱無力。但是,他仍舊掙紮著抬起雙眼,無精打采地註視著他的客戶。
  
  而此刻,瓊斯先生也正以一種心照不宣的眼神在看著他,他那慢條斯理的樣子顯然說明他對一切都已經瞭然於心。隻聽他一字一頓地反問奧斯本先生:“難道您不相信有些女人是根本不能夠信任的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