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的證更牛

  歸來
  
  都說“三歲看到老”,有個叫王大寶的,從小就是村裡的“惡霸”,他爹死得早,沒人管他,他偷雞摸狗、打架鬥毆,成年後進城打工,又因為偷車被判瞭三年刑。
  
  十多年過去瞭,當村民們快將王大寶遺忘的時候,他卻坐著一輛奔馳車“殺”回來瞭。村民們發現:王大寶變瞭,發達瞭,還帶著一個高高壯壯的司機和一個斯斯文文的秘書。
  
  王大寶挨傢挨戶地串門,給一些貧困戶送生活用品。他告訴大傢,他出獄後,去南方做生意掙瞭不少錢,現在想回傢鄉來做點好事,給自己祖宗臉上增光。
  
  大傢都覺得,這是浪子回頭金不換。隻有看魚塘的剛叔不冷不熱地說:“浪子回頭不是說說的,還得有行動。”
  
  你別說,王大寶還真不是說說而已,而是有模有樣地幹瞭起來。他請瞭城裡的建築公司,規劃村裡的道路。再加上他能說會道,村民們都投票,同意讓王大寶負責村裡的道路建設。
  
  隻有剛叔投瞭反對票。不過王大寶也不在乎,剛叔年紀大瞭,連正兒八經的房子都沒有,就在魚塘邊的窩棚湊合著,還能有啥本事對付自己?
  
  王大寶說幹就幹,水泥、沙子一車車拉進村裡,雷厲風行地搞起瞭建設。
  
  慢慢地,村民們覺得不對勁瞭,這路基怎麼不沿著原來的路修,而是一道白線從村頭直接穿過村子中間的學校呢?這學校有幾十年的歷史,出過剛叔女兒那樣的大學生,也是全村孩子出人頭地的希望,可以說是村民心中的聖地。
  
  眼看修路要拆學校,村民們不幹瞭,去找王大寶理論。
  
  王大寶把臉一板,說:“修路當然要選最近的距離。學校反正已經這麼破舊瞭,我跟教育局協調過瞭,在村外幾十公裡的地方重新建一座就是瞭。當初你們是簽瞭授權修路的合同的。你們想反悔也行,把前期工程款退給我。”
  
  一個村民憤怒地說:“學校當然要建在村子中間,娃娃們上學路程最短,也最安全。娃娃們在荒郊野外走,誰能放心?你敢亂來,我們就上法院告你!”
  
  王大寶冷笑一聲,他一指自己那斯文的秘書,說:“他有律師證,打官司我會怕你們?”
  
  秘書微笑著拿出自己的律師執照,展示給大傢。大傢一看,看來這官司是打不贏瞭。一個村民又說:“我們去上訪……”
  
  王大寶哈哈大笑:“上訪?你們試試啊,不用我動手,自然有人收拾你們。”另一個村民小聲說:“忘瞭剛叔瞭?”這句話好像有啥魔力,大傢立刻不出聲瞭。
  
  王大寶詫異地問:“剛叔咋瞭?”大傢不回答,紛紛離開瞭。王大寶心裡有點不踏實,讓律師去查查剛叔的底。
  
  律師回來告訴王大寶:“之前村裡的學校塌過一次,剛叔為這事去上訪,結果被抓回來關瞭些日子。以後這村裡就沒人上訪瞭。”王大寶哈哈大笑:“看來他們也有自知之明啊。”
  
  但村民們並沒放棄。他們擋住瞭施工路線,不讓施工車輛進入。
  
  王大寶知道後,冷笑一聲:“我早就料到瞭,讓小李帶人去!”
  
  王大寶的司機帶著一群人趕到現場,揮拳就打。這些人明顯有功夫底子,下手有分寸,不往死裡打,但也讓人無法再反抗。村民們被拖到一邊,挖掘機順利入場後,王大寶來瞭,他故作驚訝地說:“鄉親們,你們怎麼和他們鬧起來瞭?這些人都是我專門請來的,有的還有散打比賽獲獎證書呢。”
  
  村民們憤恨地看著他,一個小夥子大聲喊:“王大寶,你別得意!我們報警瞭,警察馬上就來!”王大寶嘿嘿一笑,顯得成竹在胸。
  
  半個小時後,警察趕到瞭。王大寶不慌不忙取出一個本本:“警察同志,你們看清楚瞭,這是我的人大代表證!”
  
  警察一愣,接過來反復察看後,無奈地說:“按照法律程序,我們不能直接抓人大代表。你們去縣人大反映情況,請他們撤銷他的人大代表資格後,我們才能抓他。”
  
  村民們這下傻瞭,王大寶的證書怎麼那麼牛,連警察都不能碰他?
  
  王大寶看著怒視他的鄉親們,覺得自己有點過分瞭。他嘆瞭口氣說:“其實,我這麼做也是為瞭盡孝。這樣吧,我賠償每個村民一千塊,受瞭傷的再多賠一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