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特別的當品

  每個人都會得到他人的幫助和關愛,莫要習以為常,甚至等到失去瞭才懂得珍惜。要知道,金錢、事業失去瞭可以從頭再來,情感卻無法重來,尤其是那些來不及回報的情感……
  
  我經營著一傢當鋪,多年來接待過很多奇特的客人,接收過很多珍貴的當品。
  
  若問我其中最特別、最讓人記憶深刻的當品,卻一定是那筆放在餅幹盒裡的錢……
  
  那天清晨,我照例出門運動、遛狗,七點多回到當鋪。當時天剛微亮,我掏出鑰匙,正準備開門,突然覺得手上的狗鏈一緊,我的狗發出陣陣低吠聲。
  
  我頓時警覺起來,掃視一圈,發現柱子後面有個人影。我便高聲喝問:“你要幹嗎?”
  
  人影畏畏縮縮地現身,是一個瘦削的中年男子,他怯生生地回我話:“老板,我不是壞人,我是來當東西的。”
  
  原來是趕早來典當東西的客人。
  
  我看他的樣子、聽他說話的音調也不像是個惡人,於是松瞭口氣,邊開門邊招呼:“你不要躲在那邊嘛!請進,請進!”
  
  我把他迎到鋪子裡,對方自稱姓陳。
  
  我開門見山地問他:“陳先生,想當什麼?”
  
  陳先生便從懷裡掏出一個鐵制的餅幹盒,打開鐵蓋,裡面放著一個手提包,拉開手提包拉鏈,裡頭居然是一沓沓的現鈔。
  
  我以為自己剛剛聽錯瞭,誤聽成陳先生是來典當東西的,其實他是來贖當的,因此趕緊改口說:“陳先生,原來你要贖東西啊?麻煩你把當票一起給我。”
  
  但陳先生卻搖瞭搖頭,肯定地說:“老板,我不是贖當,而是來典當的。”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我沒看到任何可以當的東西啊!難道要當餅幹盒?於是我又問他:“那你要當什麼?”
  
  陳先生指瞭指餅幹盒說:“我要當這包錢。”
  
  這可有點意思,我開當鋪這麼久,客人帶著各種寶貝上門,無非是為瞭換錢。這是頭一次,客人帶著“錢”來當錢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隻好問他:“你都有這麼多錢瞭,為什麼不直接用掉呢?”
  
  陳先生一臉尷尬地搓著手,支支吾吾地說:“這、這個……總之這筆錢不能用啦!”
  
  我聽瞭更加一頭霧水瞭:“不能用?難道這些錢是假鈔嗎?如果是假鈔,你趕緊拿走,我絕對不能收。”
  
  陳先生被我逼急瞭,忙解釋:“不是假鈔啦!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講,但是這筆錢我真的不能花掉。”
  
  我繼續追問:“如果是真鈔為什麼不能用?錢就是錢啊!”
  
  沒想到我這樣說竟逼出瞭他的眼淚,他萬分為難地說:“因為這是……這是我外婆給我的手尾錢。”
  
  “手尾錢”是我們這裡特有的風俗習慣,如果老人傢覺得自己將不久於人世,便會像過年包壓歲錢一樣,發給每個晚輩一筆數額不大的錢,除瞭留給晚輩當紀念,還有祝福他們財源滾滾、福澤綿綿的意思。這筆錢就被稱為手尾錢。
  
  我聽說陳先生竟要典當手尾錢,不禁有點好奇起來,這背後究竟藏著一段怎樣的故事。我示意陳先生繼續往下說。
  
  陳先生含著淚水,幽幽地道出瞭塵封已久的往事。
  
  陳先生的外婆來自一個望族,她年輕時嫁入一戶門當戶對的人傢,生活優渥、兒孫滿堂。在眾多兒孫中,外婆最寵愛陳先生。隻可惜陳先生從小不學無術,長大後竟沉迷賭博。為瞭賭博,陳先生將傢中可以變賣的東西全換成瞭賭本。幾年賭下來,他隻落得個負債累累的下場。
  
  一開始,親戚朋友還會苦口婆心地勸陳先生,但見他一直執迷不悟、無心悔改,便都逐漸疏遠瞭他。
  
  最後隻剩下外婆,始終相信陳先生會改過自新。不論何時,隻要陳先生開口要錢,外婆一定會給他。即使手頭不方便,她也會借口自己需要花費,跟其他兒孫要錢。
  
  其他兒孫知道老太太的目的,每次總會勸她別再理會陳先生,隻是外婆疼愛外孫的感情大過理智,她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資助陳先生。
  
  一直到臨終前,外婆特地把陳先生叫到病榻前,用佈滿皺紋的手撫著他的頭,苦口婆心地說:“孩子,別再賭瞭,我在世的時候還能照顧你,等我走瞭,還有誰能護著你?你也不小瞭,趕緊找一個正經工作,安定下來。”說完,外婆掏出瞭一大包錢,這是其他晚輩孝敬外婆的,外婆一直偷偷攢著,現在她把這筆錢留給陳先生當手尾錢。
  
  外婆死後,陳先生痛定思痛,他戒瞭賭,打算擺攤賣小吃,重新步入正軌。
  
  可是擺攤需要本錢,由於陳先生年輕時惡名昭彰,不論他如何拍胸脯,保證自己已改過自新,親友們依然認定這是他騙賭本的表演,沒有一個人願意借錢給他。
  
  不得已,陳先生隻能帶著這筆手尾錢來瞭當鋪。
  
  陳先生回憶到這兒,急切地告訴我:“我不能把手尾錢當本錢花掉,也不能把它們存進銀行,因為等我再領出來就不是原來的鈔票瞭!想來想去,我隻能把這筆手尾錢當作一個當品,來換取做生意的本錢。”
  
  我聽完這個故事,看看面前的陳先生,再看看餅幹盒裡的舊鈔票,感受到瞭他重新做人的決心,也感受到瞭外婆對他深沉的愛。我甚至覺得,他來我的當鋪而不是別的當鋪,也是冥冥之中受瞭外婆的指引。
  
  我低頭隨意翻看鈔票,裡面有好幾張已經殘破不堪瞭。但我還是問陳先生:“這裡面有多少錢?”
  
  他答:“總共十萬。”
  
  一般當鋪收取物品都是以低於市價好幾折的價錢支付,而陳先生的“當品”雖然不同於其他,但也不能壞瞭規矩以原價計算。我一沉吟,最後算瞭九萬給他。
  
  我雖然收下瞭這個當品,但問題又來瞭。一般的當品通常都要收入庫房,但是這筆手尾錢意義非凡,如果和其他當品一起入庫似乎不太妥當。
  
  我左思右想後,決定把這筆錢放進冰箱裡,既不會被蟲咬,也不容易變質。
  
  陳先生直說沒關系,隻要好好保管就行。
  
  很快,陳先生用九萬元開瞭一傢海鮮小炒店,因為用心烹調、認真經營,很快就在地方上打出瞭名號。
  
  又過瞭三個多月,陳先生就來贖回瞭手尾錢。
  
  現在,我還會偶爾和客人們講陳先生的故事。
  
  大傢都感慨:陳先生年少荒唐,失去瞭優越的生活與親友的信任。隻有外婆始終不離不棄,在離開人世前還留瞭筆手尾錢給他,換回瞭他的大徹大悟和回頭是岸。可惜啊,此時已是“子欲養而親不待”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