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毀在最後一招

  老王做瞭大半輩子生意,幾十年下來,整個人也練得猴精猴精的。老王辦事情有兩個原則:第一,成本要最小;第二,收益要最大。
  
  不久前,老王在市區買瞭一套毛坯房。老王老婆很不高興,說還不如買一套精裝修的房子,直接入住,多好!老王掰著手指頭就算開瞭:“建材商、裝修商、開發商……這些人都黑著呢,一層一層得賺你多少錢?”老王老婆嘀咕著說:“自己裝修就不花錢瞭?”老王瞇起瞭小眼,“嘿嘿”一笑,說出瞭自己的打算。
  
  老王老婆半信半疑地問:“這辦法……能行?”老王拍著胸脯說:“我看能行。人要多少有多少!”
  
  第二天一大早,老王就直奔建材市場,幾番砍殺之後,心滿意足地拉回瞭一大車的裝修材料。當天下午,他又到市人才中心,在就業信息欄裡貼上瞭一張招聘啟事:
  
  “本公司欲長期聘用粉刷工1名,待遇優厚,有意者請於明天上午8點半準時參加面試。地點:誠信路3號1021室。”
  
  誠信路3號1021室就是老王新買的那套房子。貼完招聘啟事,老王來到自己的新房,在屋裡最顯眼的位置擺上瞭粉刷材料和粉刷工具。做完這一切,老王氣定神閑地回傢去瞭。
  
  第二天,老王一覺睡到9點多。起床之後,老王不慌不忙地洗臉、刷牙、吃早點、上街買菜,好像壓根就不記得招聘這回事。到瞭中午12點,老王吃完午飯,這才夾著公文包,慢悠悠地踱到瞭自己的新房裡。
  
  老王剛一進門,就覺得眼前一亮,原來整個房子都已經被精心粉刷過瞭。客廳裡蹲著幾個民工模樣的人,他們一見到老王,呼啦一下全圍瞭上來。
  
  老王強壓著心頭的狂喜,幹咳瞭兩聲,說道:“不好意思,今天臨時有點事,來晚瞭。你們都是來應聘的嗎?”幾個民工連連點頭,其中一個說:“老板,客廳是我粉刷的,你看看怎麼樣?”另一個說:“老板,衛生間是我粉刷的……”
  
  老王裡裡外外地看瞭一圈,一邊看一邊說:“不錯,不錯。”接著,從公文包裡拿出1支筆、1個小本,挨個問起瞭民工們的姓名、年齡和工作經驗。最後,老王裝模作樣地說:“好瞭,你們的情況我已經瞭解瞭。大傢回去等通知吧。”
  
  幾個民工千恩萬謝地走瞭。老王心裡樂開瞭花,當天下午,他又來到市人才中心,在老地方貼上瞭另外一張招聘啟事:
  
  “本公司欲長期聘用地板工一名,待遇優厚,有意者請於明天上午8點半準時參加面試。地點:誠信路3號1021室。”
  
  這一次,老王在新房裡留下瞭地板磚和工具。第二天中午,老王如法炮制,順利地把幾名地板工打發走瞭。
  
  第三天,老王的新房裡裝上瞭嶄新的窗戶;第四天,老王的新房裡掛起瞭漂亮的燈具……
  
  老王老婆眼瞅著老王沒花一分錢的裝修費,愣是把新房一點一點給裝修起來瞭,吃驚得嘴都合不攏瞭。
  
  一周之後,老王的新房室內裝修基本完工,就差裝上防盜門瞭。老王故伎重演,聲稱要招一名防盜門安裝工人。
  
  次日中午,老王夾著公文包不緊不慢地來到自己的新房。出乎老王的意料,他的新房並沒有裝上防盜門。
  
  他皺著眉頭邁進瞭房間,眼前的景象讓他差點背過氣去:剛剛裝修一新的房子被人折騰得一片狼藉,所有粉刷過的墻面都被剝落瞭;地板也都被撬瞭起來,整整齊齊地碼在屋子裡;窗戶、燈具、所有的飾品都被拆除瞭,一堆一堆地擺在地上……整個房子又回到瞭裝修前的毛坯狀態。
  
  一個長相憨厚的民工有些局促地站在屋裡。老王氣得直哆嗦,指著房子問:“這,這是誰幹的?”民工賠著笑,小心翼翼地說:“老板,俺的活兒幹得怎麼樣?”老王一把揪住民工的衣服:“我讓你來裝防盜門,你居然拆我屋子。今天不賠償全部損失,小心我報警抓你。”
  
  民工嚇得面如土色,委屈地說:“老板,你的招聘啟事沒說要裝防盜門呀。”老王氣急敗壞地揪著民工來到市人才中心,隻見他貼在就業信息欄裡的招聘啟事,被另一張招聘啟事給蓋住瞭,上面寫著:
  
  “本公司欲長期聘用拆卸工一名,待遇優厚,有意者請於明天上午8點半準時參加面試。崗位要求:能夠在半天之內拆卸全部房屋建材,將房屋恢復為毛坯房。地點:誠信路3號1021室。”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