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是傻子

  有傢臺商企業在新光村征地建廠房,並打算在村裡收100名工人,可報名的卻有200人。於是,有人上廠裡說情,有的幹脆去廠裡鬧。一時間,全村給鬧得雞飛狗跳。
  
  村支書張老漢有個兒子,這次也報瞭名。看著其他人都上廠裡鬧,兒子也坐不住瞭,纏著父親說:“爸,你是村支書,大小也算是一村之首。如果你去跟廠長說說,廠長不敢不給面子的。”老婆也幫腔說:“是啊,村會計與村主任都跟廠長說瞭,都幫兒子找工作,你這次一定要幫兒子。聽媒人說,兒子這次若能進廠,春花姑娘就答應嫁給他。”
  
  張老漢卻鐵青瞭臉,吼道:“你們羞不羞?兩個都是黨員,黨員就應該替群眾著想。這次,你倆都不要進廠,發揚一下風格。不然,被人傢指指點點,說我以權謀私,我這張老臉還往哪兒擱?”
  
  兒子見他紅臉黑眉的,知道父親的牛脾氣又犯瞭,趕緊閉瞭嘴。
  
  說實話,張老漢心裡也挺難受的。他何嘗不想兒子有工作,快點添孫子,可是損害黨的形象的事不能幹啊!他見兒子與老伴嘀嘀咕咕的,懷疑他們仍然口服心不服,會背著自己去廠裡施加壓力,就決定親自到廠裡跑一趟,向廠長說明清楚。
  
  張老漢到瞭廠裡,廠長親自接待:“啊,張支書你好!我請瞭你幾次,你都沒空來我廠檢查指導工作,今天我一定要與你好好喝幾盅。”廠長挺活絡的,因為他知道張老漢是一村之首,廠子要辦好必須與他搞好關系。
  
  張老漢開門見山,把兒子報名的事說瞭,末瞭說:“廠長,我可告訴你,這次你一定不要錄取我兒子,不然我就跟你沒完。”廠長一愣,顯得挺意外:“張支書,這……貴公子都符合條件啊,我正準備錄取他呢。”“不行,就因為他是我的兒子,我要帶頭,把招工的機會讓給群眾。”
  
  “啊,張支書這樣的好官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佩服。”廠長感慨萬分。廠裡的其他領導也說:“是啊是啊,張支書真是新時代的好公仆。”張老漢聽到贊美之言,心裡樂滋滋的,把手一揮:“就這樣定瞭,不論我的兒子或者老婆來說情,一律不要理他們。不然,以後的工作我就很難配合你!”張老漢下瞭死命令,廠長隻好答應瞭。
  
  過瞭幾天,廠裡錄取工人名單公佈瞭。令張老漢意外的是,兒子的名字赫然在名單上。張老漢氣青瞭臉,問兒子與老婆是否向廠長施加瞭壓力?妻兒賭咒發誓沒有。
  
  張老漢不明白這是咋回事,就到廠裡找廠長問。廠長笑道:“張支書,這是照你的意思辦的啊。”“我的意思?我是說不錄取我兒子啊。”張老漢莫名其妙。
  
  “我明白,我完全明白。我知道你是領導不好明說,所以故意正話反說。你說不錄取,就是要我一定錄取他。我在許多地方辦過廠,你的話我完全明白,我這樣辦從來沒出錯。隻有傻子才會不幫自己的兒子呢!”
  
  這下張老漢愣瞭:自己是傻子嗎?自己真是做錯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