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大民之死

  南山村村主任李大民的死與一條狗有關。
  
  這是一個很平常的早晨,雞鳴狗叫的早晨。隻是沒鳥叫。李大民已幾年沒聽見鳥叫,鳥吃瞭撒瞭農藥的谷種,全被毒死瞭。鄉下已見不到鳥,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李大民打開院門,竟見院門口臥著一條黑狗,狗的毛黑得發亮。黑狗見瞭李大民,站起來,在李大民的腿上蹭來蹭去,搖首擺尾,並嗚嗚地叫。
  
  這是誰傢的狗?李大民把全村所有的狗想瞭個遍,也沒想出這狗是誰的。那狗準是外村跑來的。
  
  李大民不太喜歡狗,因而不想收留黑狗。
  
  隔壁的李大樹說:“李主任,狗來福,貓來禍,李主任傢準要大富大貴。”
  
  李大民的女人也說,養瞭它。女人端來一碗排骨,放在地上。黑狗不吃,黑狗看著李大民。李大民說,吃吧。黑狗這才吃瞭。李大樹說,這狗真聰明。李大民說,是條聰明的狗。
  
  如果李大民能預見到後來的事,那他決不養這黑狗。
  
  幾天後,黑狗咬住李大民的褲腿,往外拉,李大民跟在黑狗的身後。
  
  走瞭很長的一段路,到瞭墳地,黑狗不走瞭。
  
  李大民對這事並沒多想。
  
  又是幾天後,黑狗又咬住李大民的褲腿往外拉,又是到瞭那塊墳場,不走瞭。
  
  李大民這回想得很多,難道黑狗是死神派來的使者?要不黑狗怎麼二次都把自己帶到墳場?黑狗這樣做,難道是讓他盡快地給自己選一塊墳地?
  
  沒有比知道自己的死期更惶恐不安的事瞭。
  
  李大民想殺瞭這條黑狗。他拿老鼠藥放進肉包裡,扔給黑狗,黑狗嗅瞭一下肉包子,不吃。李大民又拿瞭根繩,系瞭個扣,想套住狗的脖頸,把黑狗勒死,黑狗躲得遠遠的。
  
  這狗是魔鬼!是來收自己的命。
  
  晚上,李大民躺在床上睡不著,想瞭很多。自己才40歲,怎麼這麼快就要死?難道自己做多瞭造孽的事?李大民把自己做過的事想瞭一遍,從少年時偷生產隊的西瓜想起,一直想到上個月收瞭李木根傢3000塊錢。一想嚇一跳,他竟做瞭這麼多壞事,多得讓李大民自己都不敢相信。奸淫、勒索、受賄,什麼壞事他都做過瞭。
  
  李大民出瞭一身冷汗,自己死上十回也不冤。
  
  李大民想對自己以前傷害過的人作一些賠償,以減輕自己的罪孽,以免自己的罪孽殃及傢裡人。天快亮時,李大民才合上眼。
  
  上午,李大民拿瞭3000塊錢去瞭李木根傢。李木根為批宅基地、進村竹器廠,送瞭他3000塊錢。李大民拿錢還給李木根時,李木根說啥也不肯要。李木根哭喪著臉,聲音也夾著哭腔:“村主任,難道我做錯瞭什麼事?說錯瞭什麼話?”李大民搖搖頭。李木根說:“村裡是不是想收回我的宅基地?或者不要我做竹器廠的工人?”李大民說:“啥也不是,隻是我覺得這錢不能收。”李木根竟撲通一聲朝李大民跪下瞭:“村主任,求求您,別把錢退給我,要不我會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李大民要扶李木根起來,李木根說:“你不收回這錢,我就一直跪著。”李大民隻好把放在桌上的那疊錢又放回袋裡瞭。
  
  李大民又去瞭李長河傢,李長河不在,李長河的女人玉梅正在院子裡喂雞食。玉梅見瞭李大民,一臉的笑:“坐,屋裡坐。”李大民進瞭屋說:“妹子,我向你賠禮道歉來瞭,那事是我鬼迷心竅,我對不起你……”玉梅知道李大民說的那事是指什麼事。玉梅同李長河本來在鎮化工廠當工人,可化工廠倒閉瞭,玉梅想把兩人的戶口轉回村裡,以便分到幾畝田,靠幾畝田過日子。玉梅拎著一大包禮品去李大民傢,剛好李大民的女人不在,李大民就把玉梅抱住瞭。玉梅說:“你再這樣,我就喊瞭。”但幾天後,玉梅又來找李大民瞭。玉梅說:“我依瞭你。”不久玉梅一傢的戶口就轉回村裡瞭,分瞭4畝上好的水田。李大民還把魚塘給李長河承包瞭。李大民掏出3000塊錢:“玉梅,這點錢就算我補償你的……”玉梅的臉一下變得紙一樣白:“李主任,您是不是不讓我傢再承包魚塘瞭?準是別人看我去年養魚賺瞭一點錢,打起魚塘的主意!村主任,千萬別……我傢有1000塊現錢,我這就拿給你買煙抽,你現在想要我,我這就給。”玉梅說著解自己的衣服,李大民忙逃,玉梅攔住瞭:“你如果走,我就喊人,說你強奸我。”這回臨到李大民哭喪著臉:“好妹子,別這樣,就算我求你,放瞭我。那事我是做得不對,可事已做瞭,你想讓我怎樣?”玉梅說:“我隻想你要瞭我,求求你要瞭我。你要瞭我,我心裡才踏實,你才不會拿魚塘給別人承包。”
  
  李大民又去瞭兩傢,但結果都一樣。
  
  李大民一回到傢,就病倒瞭。
  
  去瞭醫院,醫生也查不出他有什麼病。
  
  一個月後,李大民就死瞭。
  
  李大民留下遺囑,把他這些年非法所得的10萬塊錢,在村前的河上修座橋。
  
  李大民出殯的那天,全村人都來送葬,許多人哭瞭,說李大民這麼好的村主任,不該死得這麼早。
  
  黑狗被李木根養瞭。黑狗又時時咬著李木根的褲腿去墳場。李木根心想,我並沒做什麼壞事呀,可黑狗為什麼總要我去墳場呢?而且去的是同一塊墳場?黑狗第五次咬著李木根的褲腿去墳場時,李木根才明白過來瞭。黑狗到瞭墳場,停在一座長滿雜草的墳跟前,汪汪地淒叫。李木根走近那墳,那墳上有兩個碗口樣大的洞,洞準是黃鼠狼打的。李木根以前總是一到墳跟前就逃,這回,李木根明白瞭黑狗為啥總要他來墳場。黑狗是讓他來拔雜草,填墳洞。李木根很快把墳上的雜草拔凈,又拿來鐵鍬,把墳洞填嚴實瞭。
  
  黑狗再沒拉李木根來這個墳場瞭。
  
  後來,李木根也弄清楚瞭,原來埋在這墳裡的是無兒無女的五保戶何老頭,就是黑狗以前的主人。
  
  李木根就嘆氣:唉,李大民死得冤!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