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匿名信

  縣紀委林主任最近被一封匿名信鬧得寢食難安,信中舉報的居然是縣教育局王局長!
  
  說起這王局長,可是縣城裡出瞭名的“清官”,連續三年被評為“市廉政先進個人”,前不久還參加瞭市裡組織的廉政建設座談會呢。這樣的一個好幹部,會是舉報信中的腐敗分子、社會敗類嗎?
  
  就在林主任傷透腦筋之時,第二封匿名信又接踵而至。這封信的言辭更加激烈,信中不僅寫有王局長受賄的事實,甚至還清楚地說出某時、某地、某人曾行賄多少錢。
  
  這下,林主任不能再坐視不理瞭。作為一個紀檢幹部,直覺告訴他,無風不起浪,事出必有因。更何況舉報信寫得如此詳細,想必此人真的知道一些內情。隻是,這個人是誰呢?
  
  林主任略加思考之後,決定先去教育局瞭解瞭解情況。
  
  來到教育局,玻璃櫥窗裡王局長的相片貼在最顯眼的位置,旁邊有關於他的廉政事跡介紹。林主任輕嘆一聲,走進瞭局長辦公室。
  
  “哎呀,老林,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瞭?坐,請坐!”王局長仍是一如既往的熱情。
  
  林主任順勢在沙發上坐下:“老王,我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吶!”
  
  王局長註視著林主任:“老林,咱們都是多年的老朋友瞭,有什麼事,你不妨直說。”
  
  “既然這樣,我就直說瞭。老王,最近有人舉報你利用職權收受賄賂,這事你能解釋一下嗎?”林主任停瞭一下,“老王,咱們朋友一場,我想你不會讓我為難吧?”
  
  “老林,你這是什麼話?難道你也相信那些無稽之談?那是誣陷!徹頭徹尾的誣陷!”王局長激動起來,聲音也提高瞭八度。
  
  望著王局長那憤怒至極的表情,林主任知道再談下去也不會有收獲,於是起身告辭。他決定從匿名信查起。
  
  按照信中的名單,林主任找到瞭一號行賄人張秉文。他是一傢建築公司的老板,腰纏萬貫。據說他有個獨子,是縣城裡出瞭名的小流氓,平日裡最愛尋釁滋事、打架鬥毆,進派出所就跟進自己傢一樣。誰知,就是這樣一個紈絝子弟,去年竟考進瞭省城一所大專。莫非,這與王局長受賄案有關?
  
  林主任對張秉文進行瞭一番耐心的開導,這才引出話題。
  
  “張總,最近有人舉報你曾向教育局王局長行賄,不知道……”
  
  誰知,不等他說完,張秉文就連連搖頭:“林主任,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行賄這個罪名大瞭,我可擔不起!”
  
  林主任依然不死心:“張總,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應該知道包庇罪犯的後果吧!”
  
  “林主任,冤枉啊!想我好歹也是一個公司老總,多少也知道點法律,怎麼會做這種違法亂紀的事呢?”
  
  “看來,張總是真的不知道?”
  
  “林主任,您說,您要怎樣才相信?不是要我賭咒發誓吧?”張秉文的臉色明顯沉瞭下來,一臉的不悅。
  
  就這樣,林主任碰瞭一鼻子的灰。他並沒有灰心,又繼續查找另兩位榜上有名的行賄人,得出的結果卻是驚人的一致,不約而同地矢口否認。難道,這王局長真是清白的?
  
  一時間,林主任被此事弄得焦頭爛額。也就在此時,關於王局長受賄的消息也以閃電般的速度傳遍瞭整個縣城,街頭巷尾更是議論紛紛。有人說,這個王局長一看就是個貪官,早該抓起來;也有人說,看來,王局長的烏紗帽馬上就要丟瞭;更有甚者,居然說省裡都派人來調查瞭……
  
  聽瞭這些傳言,林主任無奈地搖瞭搖頭,一笑置之。
  
  誰知,事情就在此時有瞭戲劇性的進展。謠言傳開的第二天,張秉文主動來紀委自首瞭。他承認曾經送給王局長2萬元,請他幫忙,時間、地點均與匿名信中所說絲毫不差,隻是王局長當時根本沒收,而是一口拒絕,並且義正辭嚴地批評瞭他。
  
  如果說張秉文的出現讓林主任意外,那接下來的事情就隻能用驚訝來形容瞭。短短一個星期,居然有十多個人來自首,聲稱曾在某時某地給王局長送過錢,但都被王局長嚴辭拒絕瞭。這其中也包括匿名信中的其他兩位。
  
  林主任也有些糊塗瞭,這些人所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是,那就證明王局長真的是一位“清官”,可匿名信又該怎樣解釋呢?究竟是誰要陷害這樣一個好幹部呢?如果不是,那問題就更大瞭。這麼多人,合夥制造這樣一個大騙局,目的又是什麼呢?
  
  在毫無線索的情況下,林主任隻能拿著匿名信翻來覆去地看,希望能從中找出點什麼。當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幾個行賄人的名字上時,突然心中一動:能夠如此清楚地掌握這些內幕。寫匿名信的人一定是和王局長熟悉的人。也許,他該從這裡下下功夫。
  
  想到就做,林主任又用瞭一個星期的時間,去調查所有和王局長關系密切的人,包括他的對頭,結果還是無功而返。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林主任百思不得其解。眼看著時間一天天的流逝,調查工作陷入瞭僵局。
  
  一個多月後,隨著王局長的主動登門,匿名信事件終於真相大白瞭。
  
  原來,前段時間,正是開學和畢業的高峰期,每年這個時候,王局長都會忙得團團轉。不僅僅是因為工作,更多的是那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傢長,不管王局長躲到哪裡,他們總能找到他,然後送上各式各樣的“禮品”。尤其是今年,各大高校擴招,傢長們更是聞風而動,送禮的花樣一個比一個多。迫於無奈,他隻能想出這樣一個下下之策,自己檢舉自己。誰知,這計策竟是出乎意料的有效,自從傳出他被調查的消息後,上門的人就此絕跡瞭。
  
  說完這番話,王局長又感慨萬千地說瞭一句:“老林,不瞞你說,這一個多月,是我當上局長之後過得最清靜的,我是真希望這種清靜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啊!”
  
  望著王局長略顯憔悴的臉,林主任久久地說不出話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