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蹦迪惹的禍

  雅興昨晚夢見在特區打工的好朋友茵瑩自殺瞭,醒來忙給她傢打電話,但都是盲音。她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種不祥之兆。
  
  正當她發呆時,她傢的電話響瞭。她觸電似的拿起話筒,傳來瞭一個帶哭聲的聲音,那是茵瑩的母親。她母親說,茵瑩在特區的迪吧被人殺死,要雅興陪她一起到特區一趟。雅興二話沒說就答應瞭。
  
  她們乘車來到瞭特區第六刑警中隊。一個高個子刑警接待瞭她們,並給她們介紹瞭整個事件的經過。
  
  1999年,茵瑩高中畢業來到瞭特區打工。她在一傢超市裡上班,工資很不錯,一個月能領到2000元。她白天上班,晚上大都休息,隻是偶爾頂頂班。這樣,一個人的晚上,茵瑩就覺得很無聊。無聊是最可怕的東西,有瞭這情緒之後的茵瑩,先是看電影,唱卡拉OK,但不久這些都無法使她感到過癮。聽人說下迪吧更能展示個性,她又開始到迪吧去泡。剛開始時,她對這新生事物感到陌生,隻是買一聽啤酒坐在一個角落裡,看別人在舞池裡瘋狂地舞著,任由高分貝的音樂噪聲刺激自己的神經。第三天,茵瑩剛在迪吧的坐椅上坐下,就有一個帥哥走過來笑著對她說:“我已經註意你幾天瞭,你是一個人,怎麼不下去蹦迪,幹坐在這裡耗時?”茵瑩微笑瞭一下說:“我不會蹦,隻想到這兒聽聽音樂,麻醉一下自己的神經。”帥哥說:“蹦迪是自由舞,你想怎麼蹦就怎麼蹦,是最能展示個性的瞭。來吧,我們一起蹦。”說著帥哥伸過手來,拉起茵瑩下瞭舞池。色彩斑斕的燈光馬上把他們嚴嚴實實地罩在一起,茵瑩隻是移動著自己的腳步,卻看到自己在變幻的燈光下顯得舞姿婀娜。於是她也舞動起手腳,沒想到越動感覺越好,帥哥在旁邊不斷地鼓勵她,還不時地拉起她的手前後左右地舞起來。茵瑩慢慢地進入瞭角色,一進入角色她也就有種上癮的感覺,很瘋地舞起來瞭。
  
  一曲下來,茵瑩和帥哥都已是大汗淋漓。帥哥喝瞭一口啤酒,喘著氣說:“我叫明明,不知靚妹能否告訴我你的芳名?”茵瑩笑著說:“我叫茵瑩。”兩人聊瞭起來,交換瞭地址和電話。自那以後,兩人就一起泡迪吧瞭。茵瑩越蹦越來勁,有時甚至到凌晨三四點。有一天,兩人蹦到4點鐘,明明送茵瑩回傢。走到門口,明明說:“天就要亮瞭,這時回傢,會讓我父親揍扁的。”茵瑩就說:“那進來吧,反正天就要亮瞭,我就要去上班瞭,我們坐坐。”於是明明進瞭茵瑩的傢。茵瑩累得一靠上沙發就睡著瞭,可明明已經習慣瞭這種夜生活,他還是精神百倍。他看茵瑩睡的樣子很嫵媚,不由得一種強烈的情緒沖撞著他的全身。他不由自主地摟過茵瑩親瞭起來,接著解除瞭她的武裝,茵瑩全身軟軟的,任由明明擺弄。
  
  過後,茵瑩摟著明明說:“明明,你從今以後不能離開我。”明明笑著說:“不會的,我再也不想離開你瞭。”
  
  從此,兩人就過起瞭同居的生活。明明告訴茵瑩,要讓蹦迪達到高峰,就必須吃搖頭丸,隻有它才能助興。一天下迪吧,明明把一粒搖頭丸給瞭茵瑩。吃瞭搖頭丸的茵瑩果然感到搖不累,並且越搖越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這時茵瑩才知道那些在舞池裡呆瞭一整晚的人為什麼搖不累的原因瞭。自此之後,茵瑩也依賴上瞭搖頭丸,每次下舞池若沒有吃,她就感到沒意思,不刺激。那晚,蹦完迪,明明帶著兩個男友回到茵瑩的租房裡。他們一坐下就抽煙,其中一個男孩遞給茵瑩一支,茵瑩也點上吸起來。吸完煙後茵瑩感到很興奮,有點暈,她就去睡。上瞭床後,不久她就迷迷糊糊地感到一個男孩在她身上蹭著,不一會兒,又有另一個爬到她身上。茵瑩感到不太對頭,但一點也沒有力氣反抗。
  
  茵瑩接著就昏睡瞭過去,當她醒來時屋子裡隻有她一個人,她意識到自己被明明的兩個朋友給強暴瞭。(www.rensheng5.com)她就打電話把明明給呼叫過來,氣憤地說要告他的兩個朋友。明明笑著說:“你知道你昨晚幹什麼瞭嗎?你吸海洛因瞭。那是你自願的,他們又沒使用暴力,你怎麼告?”茵瑩一怔,皺著眉頭問:“我真那樣做瞭?”“我在旁邊看著,是你先挑逗他們的。”茵瑩無言,她很痛苦地嘆瞭一口氣,對明明說:“你幹嗎不制止他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我上癮瞭,正在拼命吸著他們給我的白粉,哪顧得上你呢!”茵瑩無奈地接受瞭這個現實。但過瞭不久,她就離不開那兩個人瞭,因為她已經離不開白粉瞭。茵瑩把自己打算用來買房子的錢全用來吸白粉,吸完粉後四個人就在一起鬼混。
  
  中秋節,四個人在卡斯頓迪吧蹦迪時,茵瑩的屁股被一個男人給摸瞭。明明和他們發生爭吵,另一夥人找來瞭十幾個人,就在迪吧裡打瞭起來。茵瑩和三個鐵哥們寡不敵眾,茵瑩當場被打倒在地,其他三人逃走。等到110把她送到醫院時,茵瑩已經斷瞭氣。經法醫鑒定,斷瞭五根肋骨,其中有一根刺穿心臟。
  
  茵瑩的母親聽瞭高個警察的介紹,心裡又傷心又痛苦,淚水不停地流著。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乖女兒竟然變成這樣,後悔讓她來到特區。
  
  這時,高個警察又接著說:“目前,明明和他的兩個同夥已被送進戒毒所,罪犯已有四人落網,其他的正在追捕之中。”茵瑩母親雙手拉著警察哭著說:“請你們一定要為我女兒伸冤啊!”高個警察說:“這是我們的責任,你放心。”
  
  一旁的雅興也不由得流下瞭淚,一半是義憤,一半是同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