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盒錄像帶

  一
  
  K市刑偵隊王隊長和刑警小仲來到案發現場,見死者赤身裸體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死者叫劉蘭,市紅樓酒傢服務員。
  
  現場驗屍發現,死者陰部、毛巾被上有血跡,右手緊緊握住一把頭發。王隊長初步分析:劉蘭被人奸污時,極力反抗,雙方揪鬥,死者緊緊揪住兇手頭發不放,被兇手用毛巾被捂住頭臉窒息死亡。眼前的現場是兇手偽裝的。
  
  在調查過程中,有人向王隊長反映:紅樓酒傢中秋佳節晚宴是經理王森設下的圈套。王隊長根據這一線索排查瞭解到:
  
  紅樓酒傢經理王森得知劉蘭、周芳等幾名員工不回老傢過中秋節,就舉辦中秋佳節晚會宴請不回傢過節的員工。有關宴會的一切事宜,由負責財務的陳才操辦。
  
  晚宴一開始,陳才舉起酒杯說:“今天是中秋佳節,王總沒跟傢人團圓,跟在座的各位團聚。為感謝王總厚愛,請大傢共敬王總一杯!”大夥都幹瞭杯中酒,唯有劉蘭沒喝。陳才佯裝生氣:“劉蘭呀,這杯酒你不喝,王總會生氣的!”“我不會喝酒。”劉蘭害羞地說。
  
  “紅樓酒傢服務形象大使不陪紅樓酒傢經理喝杯酒可不行!”陳才狡黠地一笑,“王總,你說是不是?”
  
  “我真的不會喝酒。”劉蘭說著兩眼朝王森一閃。王森見她求救的眼神,笑道:“小劉不會喝酒,就不要強人所難。”“那好,不喝白酒喝飲料!”陳才說著像變魔術似的從身後變出兩瓶雪碧,王森高興地說:“小劉,來,你喝雪碧我喝白酒!”
  
  劉蘭就喝雪碧敬王森的酒,接著周芳等人一個一個都敬王森的酒。酒過三巡後,王森見劉蘭滿臉通紅昏昏沉沉的,就對周芳說:“雪碧也醉人,你扶小劉回她宿舍去吧。”
  
  這時,王森手機響瞭。他接完電話,拱拱手對大夥說:“朋友找我有急事,我先走一步,各位慢慢吃,我不陪瞭!”
  
  二
  
  中秋節後的第三天,王森在他辦公室裡跟朋友談生意,陳才進來跟他耳語一番。王森皺皺眉頭,對朋友說改日再聯系。朋友走後,王森問道:“你在我耳邊嘰嘰咕咕什麼?”“我什麼也沒說,”陳才詭秘地一笑,“你呀還有心思談生意!”“怎麼?”“我聽說有人反映劉蘭的死跟你有關,你是重點懷疑對象!”“我?”王森暗暗一驚,說,“哼!身正不怕影子歪!”
  
  正說之間,門衛送來一個紙包。王森問陳才還有什麼事?陳才說沒事沒事,看瞭看桌上的紙包就走瞭。
  
  這時,電話響瞭起來。王森拿起話筒,那頭說:“是王大老板嗎?送去的東西收到瞭嗎?”王森看著桌上的紙包,問:“你是誰?紙包裡是什麼?”電話那頭傳來陰不陰陽不陽的笑聲:“你先看看自己的表演,待會兒我再打電話給你!”跟著電話斷瞭。
  
  王森拆開紙包見是一盒錄像帶,他抱著既好奇又不安的心情走進自己臥室,播放錄像。隨著錄像帶的播放,畫面漸漸清晰:床上躺著一個女人,身上蓋著一條毛巾被。一個男人來到床邊,見是劉蘭,連呼“劉蘭劉蘭”,劉蘭沒有一點反應,細細一看,她已死瞭!這男人驚叫著渾身發抖,額頭上直冒冷汗……
  
  畫面上的男人就是王森!
  
  王森一下子癱倒在沙發上。
  
  這時,電話鈴又響瞭起來。王森顫抖著手拿起話筒,忽然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他對著話筒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一個字來。電話那頭卻說:“王老板,畫面很精彩吧?你表演得不錯呀!你看到的是復制版,原版在我手裡。”
  
  “你是誰?”王森咬著牙問,“誰錄的像?”“我是誰並不重要,誰錄的像我也不知道,”那人說,“重要的是我把錄像帶送到公安局,你王老板有命也難保!兩萬元將原版賣給你怎麼樣?”沒等王森回答,那頭卻掛斷瞭電話。
  
  這是怎麼回事?王森拍著自己的腦門想:我王森老傢在蘇北裡下河甫青鄉,二十年前隨父親來到K市,父子倆以賣豆腐腦燒餅油條為生。父親病故後,我除賣大餅油條,還販賣大米什麼的,後來開飯店,漸漸發瞭起來,前年又盤下東方酒傢,改名為紅樓酒傢。我跟糟糠之妻恩恩愛愛,從不沾花惹草,怎麼會……
  
  王森覺得自己被人偷偷錄瞭像,肯定有人精心設下陷阱,害死劉蘭,又借刀想殺我王森!
  
  這麼一想,王森心裡坦然瞭,決定把錄像帶交給公安局,隻有破瞭案才能還自己一個清白!
  
  三
  
  接到報案,王隊長主動來到王森的辦公室。
  
  王隊長聽瞭王森的敘說,看瞭錄像,不動聲色地說:“畫面上確實是你王森,你怎麼解釋?”王森又嚇得昏昏的,好一陣才結結巴巴地說:“劉蘭是我害死的,我敢錄像?又把這錄像帶交給你?”“那你去劉蘭宿舍做什麼?”王隊長問。“我在朋友傢打牌,正打在興頭上,劉蘭打我手機,說瞭許多好話,一定要我去她宿舍。我本想不去,她說有急事,我就去瞭。”“劉蘭打手機給你?她知道你的手機號碼?她有手機?”見王森搖頭,王隊長說:“把你的手機借給我。”
  
  這時,電話鈴響瞭。王隊長示意王森接電話,說:“如果是那人打來的,不論他提什麼條件,都答應他!”
  
  王森拿起話筒,那頭說:“王老板嗎?”王森回答是。那邊又說:“你想好瞭嗎?”王森說:“想好瞭想好瞭,我願出兩萬元買下錄像帶原版,什麼時間在哪裡交貨?什麼?蘇中大廈大門口?明天下午1點?好,好,一言為定!”
  
  這時,陳才走進來對王森說:“王總,大堂裡有人等你。”轉過頭來朝王隊長笑笑點點頭。
  
  王隊長見他矮矮的個子,胖胖的身子,可兩眼特別有神,頭發梳得平整鋥亮,衣服幹幹凈凈,問道:“你是?”
  
  “我們酒傢的財務總管陳才。”王森說。
  
  “噢噢,你來得正好。”王隊長說,“找你幾次沒找到。”
  
  “你們談,我先走一步。”王森說。
  
  王森走後,王隊長問道:“聽說中秋晚宴沒散,王經理就走瞭,去哪兒瞭?”“朋友約他打牌,”陳才說,“後來又回來瞭。”“又回來瞭?你見到他瞭?”見陳才搖頭,王隊長問:“那你怎麼知道他回來瞭?”陳才一時啞然,他見王隊長盯著自己等答復,似乎不太願意地說:“我就直說瞭吧。我,還有周芳,看到他向劉蘭宿舍走去。”“是中秋節晚宴上扶劉蘭回宿舍的那個周芳?”王隊長問,“除瞭你和周芳,還有其他人看到嗎?”
  
  四
  
  王森準時來到蘇中大廈門口,見一瘦瘦的青年人朝他走來。這人的兩隻眼睛就像餓瘋瞭的狗一樣四處尋看。當他來到王森面前時,嘴角掛著得意狡黠的笑:“王老板,錢帶來瞭嗎?”王森打量他一番,說:“錄像帶呢?”“哥們答應的事不會有錯。”說著從挎包裡掏出錄像帶。這時刑警小仲拍著他的肩頭說:“畢三!”原來這個畢三是個小偷,是派出所的常客,小仲在派出所當民警時就認識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