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競選村官

  村民自選村主任工作開始後,廣場村村委會主任幹財炎的臉上就失去瞭笑容。他原是村裡的一個刺棍子,會幾套拳腳,村民三句話不對他的胃口舉拳就打,村裡人都怕他。八年前,幹財炎攀上的一位駐村的鄉領導後被提拔為副縣長,有瞭這個後臺後,他才當上瞭村委會主任。
  
  廣場村連著縣城,新建的火車站用的都是廣場村的地皮,三年前又列為縣城商品房開發區,村裡的經濟富裕,弄錢的源頭寬,有稱兄道弟的副縣長撐腰,幹財炎從不把村黨支部書記放在眼裡。八年來,幹財炎在村裡一手遮天,橫行霸道,群眾敢怒不敢言。這次全縣性的村民自選村主任工作一鋪開,幹財炎是烏龜吃螢火蟲——心裡亮,他的村主任快當到瞭頭。特別是他的後臺鄭副縣長半個月前到市黨校學習後信息不通,就連縣長的傢人也不知音訊,幹財炎的五臟六腑就像掉進瞭一個燒紅的秤砣,有著說不出的痛楚滋味。
  
  沒有張屠夫,也不能吃有毛的豬。做後臺的鄭副縣長不在傢,還可以尋找新的後臺。要想保住村官的烏紗帽,眼下最關鍵的是要攻克駐村選舉工作組組長這道關。
  
  廣場村的選舉工作組長是縣紀委的一位科長,名叫柳春風。柳春風的臉上總是冷冰冰的,沒有半點春風的影子,讓幹財炎一見面就有點不寒而栗的感覺。眼下已進入民主推薦村主任候選人階段,再不采取措施就稻草吊頸危險得很。這天夜裡,幹財炎去找住在村小學的柳春風匯報工作,臨走時,摸出一個裝有500元人民幣的信封放在桌子上,說是本想請柳組長到傢裡吃頓飯,又擔心別人猜疑,隻好變相處理。柳春風說瞭句沒有這個必要後,沒有任何拒收的舉動。
  
  幹財炎見柳春風收下瞭他投石問路的500元錢後,一陣狂喜,連夜趕到柳春風的傢裡送去瞭一個裝有3萬元的大紅包。幾天前,幹財炎就打聽到柳春風的妻子剛從縣糧食部門分流出來,在籌辦糧油銷售店。五天後,幹財炎又借故給柳春風的傢裡送去瞭3萬元。
  
  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在確定正式候選人的前三天,柳春風將幹財炎招到他的房裡,開門見山地問幹財炎對確定正式候選人有什麼想法要求。見柳春風直來直去,幹財炎也就大言不慚地說:“柳科長,最好是等額選舉,隻定我為候選人。柳春風搖頭說:“此路不通,縣裡有嚴格規定,一律差額選舉。”幹財炎說:“那就定我和何大壯怎麼樣?總之,千萬不能讓樊鼎當候選人。”幹財炎說的何大壯是廣場村的治保主任,他是靠老婆姿色才當上村幹部,與幹財炎一唱一和狼狽為奸。樊鼎是第三村民小組的組長,共產黨員,三年前從部隊退伍。他為人耿直,一身正氣,多次向上級反映幹財炎貪污索賄,轉賣村裡巨額資產的問題,民主推薦時,幾百村民聯名推薦他為村主任候選人。
  
  幹財炎清楚,如果是樊鼎作為候選人與他競選,一百個幹財炎也不是對手。
  
  柳春風冷冰冰地說,他隻能盡力而為,然後就打發幹財炎走瞭。
  
  幾天後,廣場村村委會主任的正式候選人確定,公佈的大紅榜上果然是幹財炎與何大壯。廣場村人聲鼎沸,幾十人到縣人大常委會上訪,結果是忿忿不平而去,蔫頭蔫腦而回。村民們私下議論,幹財炎的後臺果然硬得很,縣人大的領導都幫著他說話。
  
  運去金成鐵,時來鐵成金。村主任正式候選人公佈後的第三天,廣場村黨支部書記老劉因病住進瞭縣醫院。對幹財炎來說,這不啻於又去瞭一塊心病。正式選舉的前兩天,柳春風在省城讀大學的兒子打來電話,說學校有急事。柳春風去省城後又來電話,說兒子學校的事三五天處理不完,選舉的日期不變,由副組長鄉辦公室主任小丁全盤負責。
  
  幹財炎忍不住心花怒放,也心知肚明柳春風是借故避嫌。高興之餘幹財炎心裡也盤算開瞭:樊鼎沒列為正式候選人,但擁戴他的群眾不會善罷幹休,還可以在另選他人的名下填選樊鼎,必須想一個制約群眾投票的辦法。幹財炎咬牙切齒地想瞭一夜,天沒亮就找到選舉工作組副組長小丁和工作組另一位成員縣紀委的小王,每人奉上一個裝有5000元的信封,如此這般地把自己的小打算說瞭出來。兩人都面有難色,可掂瞭掂手中的紅包,猶豫瞭老半天後,牙骨一咬就將信封塞進瞭腰包。
  
  第二天上午,廣場村的一千三百多選民集聚在村禮堂,選舉前半小時,工作組副組長小丁將13個村民小組長召集到臺上開會,莊重地宣佈瞭這次選舉紀律:一是選民必須按組集中在一塊,不得摻雜亂坐;二是填選票的筆統一用選舉工作組分發的彩筆,一個小組限用一種顏色,用其他色彩筆填寫的選票算廢票。采取這種按組分色筆的辦法是幹財炎為防止選民在“另選他人”欄下填選樊鼎的絕招,隻要誰填選瞭樊鼎,按筆的顏色就可以查到是哪個小組的選民。
  
  丁副組長在大會上宣佈瞭這兩條紀律後,臺下的選民頓時炸瞭窩。群眾意見歸意見,扔個石頭也砸不破天,僅一個多小時,發票、填票、投票、唱票、計票都順利完成。選舉結果出人意料的怪:何大壯隻得瞭十幾票,幹財炎得瞭一百幾十票,在“另選他人”的欄下,樊鼎得瞭二百多票,幹二毛得票八百多張。
  
  這幹二毛是誰?幹二毛是幹財炎的老二,半歲的時候得瞭小兒麻痹後遺癥,腳不能走,手不能伸,歪鼻子,斜眼睛,快二十歲的人,嘴裡一天到晚淌口水。
  
  自從選票發下去後,幹財炎就像褲襠裡爬進瞭幾隻螃蟹,看瞭得票結果後更是張口結舌差點暈倒。他知道群眾打心底不願選他幹財炎,可又怕他事後報復,就故意出難題選他傢老二。幹財炎咬牙切齒地在心裡想:他娘的,你不選老子,我就死馬當著活馬醫,二毛當選就讓二毛當選,反正這廣場村的權還是掌握在老子手裡!幹財炎強裝笑臉地對副組長小丁說:“丁組長,既然這麼多選民選我傢老二,我代表我傢老二感謝大傢的信任,你就按程序宣佈選舉的結果吧!我一定……
  
  就在幹財炎心急火燎地要丁副組長宣佈選舉結果時,禮堂外幾聲小車喇叭響,車上走出柳春風。幹財炎先是一怔,然後像落水狗遇上瞭救命草,急步上前向柳春風訴說著選舉結果。柳春風不理睬更不答話,幾步登上瞭禮堂的主席臺,手扶話筒一臉嚴肅地望著臺下說:“同志們,剛才選舉的情況,丁副組長在電話裡都告訴瞭我。現在我代表選舉工作組宣佈,根據選舉的得票多少,候選人幹財炎、何大壯都不夠選民的半數,不能當選。‘另選他人’填選的幹二毛得票847張,超過選民的半數,可以當選。但是,我國《選舉法》明文規定,不具備正常人的思維,不能行使當選職位權限內職責的人不能當選,所以幹二毛不能當選。”接著柳春風介紹瞭他這次受縣委指派來廣場村身負雙重任務的有關情況。原來,幹財炎的後臺鄭副縣長並不是到市黨校學習,而是被上級紀檢部門雙規瞭,並交待瞭很多問題,其中有不少涉及到幹財炎。為防止幹財炎頑固抵賴,拒不交待,影響鄭副縣長案件的查處,故上級決定先不打草驚蛇,暫不正面與幹財炎接觸……
  
  一旁的幹財炎聽瞭柳春風的介紹,臉氣成瞭紫茄子,眼珠子暴脹得差點跳出眼眶,舞手頓足地高喊:“柳春風,你戲耍老子,不讓我當村主任,我也要你當不成科長!你——”
  
  柳春風打斷瞭幹財炎的插話,說:“在選舉期間,幹財炎先後三次向我行賄60500元,向丁主任和小王各行賄5000元,構成瞭行賄罪。此外,他還別有用心地限定選民用統一顏色的筆填寫選票,已構成破壞選舉罪,下面由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兩名檢察官迅速上前給幹財炎戴上瞭手銬,全場頓時掌聲雷動。根據《選舉法》的規定,廣場村村民將舉行第二次選舉,候選人是選民聯名推薦的樊鼎、江宏時。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