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找老公

  張小倩剛應聘到一個保險公司當出納,在花園小區裡租瞭個套房住。她的對面也租住著一對年輕夫妻,據說比她早搬來半年時間。男的叫雷明,在一傢外貿公司工作;女的叫阿佈,長得嬌小可愛,沒有固定工作,在外面打零工。雷明長著一張英俊的長臉,身板很瘦,背稍有些駝。每每在樓道裡與雷明相遇,張小倩總能感覺他眼裡有一種熱切的渴望。說實話,張小倩喜歡他這種類型的男子,可畢竟對方結婚瞭,張小倩從來就沒有過橫刀奪愛的想法。
  
  張小倩眉清目秀,身材頎長婀娜,但三十出頭瞭還名花無主。張小倩自我安慰說這是緣分未到,采花人還在趕路呢。可皇帝不急太監急,父母親戚朋友們可不這麼想,他們怕的是張小倩等緣分等到花兒都謝瞭,今天給她介紹男友,明天給她張羅對象,搞得張小倩難以應付。這不,這個星期六,又有一個未來的“男朋友”要來看她,介紹人是同事黃阿姨。張小倩見過“他”的相片,覺得可以談談看。
  
  黃阿姨事先約好10點正帶“他”過來。8點鐘,張小倩起床後到街上吃瞭早餐,回來後門也不關,就到書房打開電腦上網聊天。不知不覺就到瞭9點半,鬧鐘響瞭,張小倩這才到臥室裡化起妝來。不一會黃阿姨就帶著“他”來瞭。進門在客廳裡坐定,一番介紹之後,黃阿姨說:“我有點事,先走瞭,你們好好談哦!”黃阿姨一走,“他”似笑非笑地與張小倩談瞭一會兒天氣,站起來把客廳的燈打開又關上,然後顯出很莊重的樣子說道:“黃阿姨說你這裡有個燈管壞瞭,要我來看看,我天生是個熱心人,所以就來瞭。可現在看來這燈管都光燦燦的,哪裡有壞啊!”接著“他”對張小倩笑笑說,“我還是回去吧,還有好幾傢等著我去修電燈呢!”說完,轉身出門去瞭。
  
  這都是哪跟哪的事啊?張小倩莫名其妙,又覺得心裡憋屈,便想給黃阿姨打電話,問問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拿起電話,對面阿佈探進頭來,問道:“大姐,你看見我老公沒有?”張小倩說:“沒看見啊,你老公怎麼瞭?”阿佈說:“他剛剛起床,不知怎麼突然不見瞭,我都找瞭十幾分鐘,急死瞭!”
  
  張小倩聽她這樣說,不知怎麼的就有開玩笑的欲望,笑呵呵地說:“十幾分鐘有什麼好急的呀?我老公我都找瞭十幾年瞭,還沒找到呢!”張小倩說完,隻聽廚房門背後響起笑聲,接著一個隻穿著短褲的男人抱著一隻哈叭狗,笑著走瞭出來。張小倩嚇瞭一跳,定睛一看,這人正是雷明。
  
  雷明笑瞭一陣才說瞭事情經過。原來,他們傢的狗每天早上都是7點鐘起床後馬上喂食的。今天因為是星期六,他們9點才起床。這狗大概是餓瞭,他起床一開門,狗就往外竄,竄到瞭張小倩傢。他怕狗偷吃她傢東西,看看張小倩傢開著門而客廳裡不見人,就跑進來抓狗。沒想狗跑進廚房,他又進廚房抓。剛好這時黃阿姨和“他”來瞭。雷明知道張小倩還沒結婚,怕自己這樣子對她影響不好,所以就躲在門背後,想偷空再悄悄跑出去。
  
  張小倩聽雷明講完也樂瞭。怪不得“他”說燈泡燈管什麼的,原來“他”看出瞭門背後有人,所以才說他不願當電燈泡啊!至少從維護自身名譽的角度來說,張小倩覺得這事應該跟“他”講清楚,所以就給黃阿姨打電話。下午,黃阿姨回電話過來,說已把這些跟“他”解釋瞭,可聽口氣,“他”不願再繼續談下去瞭。這也沒什麼,要不再給你介紹一個吧!張小倩一聽,心想不談就不談,與這樣小氣的男人談下去不見得是好事,心裡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接下來連續幾天,隻要張小倩在傢,雷明總是借故到她傢裡來。看他的眼神,好像是想在她傢裡找什麼東西似的,可問他他又不說。這天中午,他又過來瞭,張小倩與他聊瞭幾句,便謊稱打電話,到臥室裡關起門來,然後從門縫裡偷偷往外看他做什麼。果然不出所料,雷明東張西望瞭一下,便迅速趴在地板上,伸手往沙發底下掏。張小倩看他這樣子,差點笑出聲來,趕緊開門走瞭出來。雷明聽見開門聲,馬上又恢復瞭原狀。張小倩決定弄清沙發底下的秘密,所以這下不走瞭,坐在客廳裡看書。雷明見沒有機會,寒暄幾句就回去瞭。
  
  雷明一走,張小倩往沙發底下一看,原來下面有一張彩色相片。張小倩用棍子撥出來一看,又禁不住樂瞭。原來這相片的頭是雷明的,可脖子以下顯然是另一個人,因為雷明瘦得盡是排骨,可照片上卻是虎背熊腰,像練過健美。相片的背面用鋼筆寫道:
  
  給我的心上人:
  
  我,
  
  一個喜歡笑的人,
  
  一個能逗你開心的人。
  
  如果有緣,請我過來吧,
  
  真實的我會比相片上的我更有趣!
  
  張小倩心情變得有些不是滋味起來。顯然,相片背後的字雷明是給另一個人寫的。那天肯定是雷明的哈叭狗淘氣起來,把他的“傑作”叼著跑進她傢裡,他追著想取回,因而才有瞭那天的事。
  
  張小倩把相片重新塞回沙發底下,想到阿佈每每看見雷明時,眼裡閃現的那種崇拜與疼愛交織的眼神,忽然覺得阿佈很可憐。阿佈那麼可愛的一個女孩子,沒想到雷明竟然這樣對待她,真是太不公平瞭!張小倩覺得有必要把這事跟阿佈說,至少給她提個醒,不能讓她不明不白中受到傷害。
  
  該怎樣對阿佈說呢?那天看見阿佈一個人在傢,張小倩靈機一動,就把阿佈叫來,要她幫忙把客廳的沙發挪一挪。阿佈過來幫助把沙發挪開,張小倩就拿起那張相片,做出驚訝的樣子對阿佈說:“哇!這不是你老公的相片嗎?怎麼照得這麼健壯啊?”翻過相片又“哇”瞭一聲,“你看,這背面還有字呢!看看這寫的什麼?不會是你老公寫的吧?”阿佈拿過相片,不但沒氣,倒笑瞭起來,說:“真想不到,我老公還真有雄心壯志!不過這事現在不好說,如果大姐願意,我今晚請你吃飯,我們好好聊聊,可以嗎?”
  
  這阿佈到底有沒有心肝啊?老公都出軌瞭,還能這樣大度,真夠另類的!好吧,就跟她吃一餐飯,看她怎麼說。張小倩想著,便同意瞭。
  
  當晚阿佈請她在一個酒店包廂吃飯。張小倩進瞭包廂坐定,阿佈說瞭一聲“點菜”,一個男服務員從身後遞過一本冊子,輕聲問道:“小姐想吃什麼菜?”張小倩一看愣瞭:這哪是什麼菜譜啊?分明是一本相冊嘛!一抬頭,張小倩又驚得張大瞭嘴:這男的根本不是服務員,而是雷明!
  
  雷明接著拿出一束鮮花,遞到張小倩面前,說:“對不起,我們今天高興,所以跟你開瞭個玩笑,請不要介意。作為謝罪,請你先收下這束鮮花!”
  
  張小倩猶豫著接過瞭鮮花,雷明接著說:“我們其實不是夫妻,而是兩兄妹,這本相冊可以證明。我公司不久前缺一個主管,想從員工中提拔,我是候選人之一。但那天我偶然聽老總聊天,他反復強調說沒結婚的人不穩重,不能擔當重任。我擔心這會影響我的前途,剛好我妹從鄉下來瞭,跟我住一起,我就對大傢說她是我老婆。今天,我被正式提升為主管瞭,真高興!所以想把這事告訴你,免得你以後還以為我們是夫妻!”
  
  雷明說完,又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束紅玫瑰,鄭重地遞給張小倩,說:“那天我闖進你的房間,影響瞭你與男朋友的關系,我深感愧疚。請你也把這花收下,我才能安心。”
  
  後面的事情大傢可能也猜得到,雷明成瞭張小倩的男朋友,不久之後又成瞭她的丈夫。結婚後,張小倩把雷明那張自我解嘲的相片放在相框裡,然後天天對著相片琢磨:如何使她的排骨秀士盡快變成健美先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