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奇特的謀殺案

  這天下午,青江市蘇陽區光華路派出所來瞭一位衣著華貴的中年婦女,名叫王南雁,說有重要案情要報告。她得到消息,有人要謀殺她們公司的總經理朱運旺。
  
  賀光明和助手小羅對視瞭一眼,問道:“這個情況你怎麼知道的?”
  
  “這個……”王南雁有些猶豫,支支吾吾瞭半天才說,“反正這事情絕對是真的,至於我怎麼知道的,你們就別問瞭。”
  
  接下來不管賀光明怎樣追問,她再也不肯多說一句。核對瞭口供記錄之後,賀光明不得不讓王南雁離開瞭派出所。
  
  接著賀光明把這事情跟所裡的頭頭們匯報瞭一下,他感覺王南雁說話的態度不像是說謊,再說她編這麼個謊話對她自己也沒有一點好處。因此他建議,此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等出瞭事再采取行動就晚瞭。
  
  最後,所裡經研究決定,對朱運旺實施保護,並請他來派出所協助調查。
  
  朱運旺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禿頂,腹部隆起,典型的暴發戶形象。聽派出所的同志介紹瞭情況,問起他是否跟人結仇,他一個勁兒地笑著說:“我們這些生意人最講究和氣生財,怎麼會跟人結仇呢。不過,生意上磕磕碰碰是難免的。但也不至於為這要我的命吧。”聽說是自己公司的財務經理王南雁提供的消息,他愣瞭一下,然後笑著說:“我最近在工作上跟她有點矛盾,可能是她故意嚇嚇我吧。”
  
  朱運旺走後,賀光明想來想去還是不放心,派助手小羅去跟蹤並保護朱運旺。
  
  小羅開著北京吉普盯上瞭朱運旺的大奔,一直不遠不近地跟在後面。車到比較偏僻的青飛路時,突然對面有一輛大型卡車疾馳而來,徑直對著大奔撞瞭上去。小羅一聲“啊”還在嘴裡打轉,兩輛車已經撞到瞭一起,大奔像橡皮模型車一樣嚴重扭曲變形。卡車停瞭一下,馬上加速離去瞭。因為天已經開始黑瞭,小羅拼命睜大眼睛也沒看清貨車的車牌號,隻隱隱看到最後三個數字是848。
  
  小羅暗叫不好,飛快趕過去,先保護好現場,然後立馬打電話給賀光明,簡單介紹瞭這裡的情況。賀光明一聽叫聲糟瞭,趕緊趕往出事地點。
  
  賀光明到達的時候,朱運旺已經被120的救護車載走瞭。小羅告訴賀光明,朱運旺當場死亡。賀光明皺瞭皺眉頭,果斷地說:“馬上傳王南雁。”
  
  王南雁聽說朱運旺死瞭,臉色大變,但她還是無論如何也不肯說出消息的來源,賀光明沒有辦法。因天色太晚,隻好讓王南雁回傢,並一再叮囑她好好想想,配合調查。
  
  第二天,在對公司員工逐一調查後,沒有發現可疑的人,賀光明決定再次找王南雁談話。誰知這時卻發現王南雁已經失蹤瞭。賀光明想,根據她事先提供的消息,顯然她有可能知道這件事的內情,她的失蹤是不是怕兇手殺人滅口?或者她已經被兇手滅口瞭?
  
  偵破工作陷入瞭僵局。
  
  現在,唯一的線索是小羅看到的車牌號尾數848。幹警們來到交通局,查詢瞭全市所有尾數為848的卡車,共有36輛。經過近一個月的艱難排查,賀光明他們把目光集中到瞭一輛車號為青A3848的卡車身上。卡車的主人是個生意人,他提供線索說他的車雇瞭一個名叫茍金鐘,外號“皮皮狗”的小青年當司機。可這個“皮皮狗”在一個月前突然失蹤瞭,連工資也沒問他要。後來他才發現卡車上有嚴重的撞擊痕跡。
  
  經鑒定,這輛車正是朱運旺車禍中的肇事車輛。
  
  幹警們根據車主提供的情況直撲茍金鐘的老傢,把回傢避風頭的“皮皮狗”逮瞭個正著。
  
  審訊中,面對大量的證據,茍金鐘承認那輛大奔是自己的卡車撞的,他說出事那天他喝瞭點酒,有點迷迷糊糊,不知怎麼就把轎車給撞瞭。當時他嚇瞭一跳,匆忙看看四周沒有什麼人,就開車跑瞭。
  
  事情已經清楚瞭,但賀光明總覺得哪裡不對,如果這是一個意外,王南雁怎麼會預先知道呢?而且事後又為什麼會偷偷離開呢?調查顯示,茍金鐘和朱運旺沒有任何關系,茍金鐘沒有理由去謀殺朱運旺啊。
  
  這時,卻有瞭一個意外的收獲。在一次偷竊案中抓到的小偷,為瞭將功折罪,主動供出他相熟的一個混混“花龍”在一次喝醉酒時說,最近接瞭一樁生意,去殺一個什麼電腦公司的叫朱運旺的老板。
  
  賀光明問:“你為什麼把名字記得這麼清楚?”
  
  小偷說:“因為我當時覺得好笑,心想還運旺呢,馬上就不旺瞭,命都丟瞭還能旺嗎?您說呢?”
  
  賀光明又問:“知道是誰讓他去殺的嗎?”
  
  小偷說:“沒見過,不過聽花龍說,是姓朱的手下一個經理,還是個女的。”
  
  賀光明大吃一驚:難道是她?王南雁?莫非她是畏罪潛逃?可轉念一想不對呀,既然她出一大筆錢請人殺朱運旺,又為什麼來報案呢?
  
  正在大傢為這件事焦頭爛額的時候,王南雁出人意料地來投案自首瞭。
  
  王南雁交代,的確是她雇人謀殺朱運旺的。因為她最近在公司的一個預算上跟朱運旺產生瞭較大的分歧,性格暴躁的朱運旺在公司的高層會議上當著眾人的面用粗野的語言斥罵她。自尊心很強的王南雁覺得自己受到瞭極大的侮辱。當晚她在酒吧喝得大醉,一個名叫“花龍”的混混兒趁機湊上來蹭話,聽王南雁說瞭事情經過之後,就一個勁兒慫恿王南雁“整死”朱運旺雪恨。盛怒中的王南雁哪經得起他一再相激,頭腦一熱,決定以六萬元的價格,托“花龍”幫他找個殺手殺掉朱運旺。“花龍”收瞭錢後答應她會盡快把事情辦妥。
  
  “既然是這樣,你為什麼要上派出所報案?”
  
  王南雁說當初找人殺朱運旺是因為一時沖動,事後卻越想越怕。她早就跟丈夫離婚瞭,獨自帶著還沒成年的兒子,如果自己出瞭什麼事,孩子該怎麼辦?她最後決定取消這個殺人計劃,可她卻怎麼也找不到“花龍”瞭,想來想去沒有辦法,無奈之下想出個險招,上派出所報案。她想隻要警察保住朱運旺的命,即使殺手被抓到供出她,因為後果不嚴重,估計也不會有太大的罪。
  
  可是出乎她預料的是,朱運旺真的死瞭。她害怕瞭,那晚從派出所回來之後就收拾東西帶上孩子逃走瞭。可逃亡途中那種心驚膽戰的感覺實在不好受,更讓她難受的是,孩子也跟著她受罪。稍通法律的她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隻好回來自首。
  
  王南雁被依法拘捕瞭。
  
  再審茍金鐘,他堅決否認收過“花龍”的錢去謀殺朱運旺,他甚至不承認自己認識“花龍”,他堅持那起車禍隻是個意外。
  
  賀光明感到有點棘手,這樣一來,沒有直接的證據指向王南雁,證明朱運旺的死跟她有關。看來,目前唯一的辦法是找到“花龍”。賀光明和他的同事在王南雁常去的酒吧蹲瞭很長時間,連“花龍”的影子也沒瞧見。看樣子這小子溜瞭。
  
  正在著急,小羅報告說,鄰市在一起聚眾賭博案中抓到一個外號“花龍”的混混,因見瞭青江市公安局的協查通報,就立即通知瞭他們。賀光明大感振奮,立刻派人把“花龍”從鄰市帶瞭回來。經過突審,“花龍”終於全部交代瞭。
  
  事情的真相大大出乎幹警們的意料。
  
  花龍承認,王南雁的確曾經交給他六萬塊錢讓他幫忙雇人殺朱運旺,但朱運旺的死卻跟他一點關系也沒有。當時他收瞭錢就跑瞭,根本沒替王南雁辦事。他想這王南雁是個弱女子,跟黑道也沒有聯系,這筆錢吞瞭也是白吞。為保險起見,他帶著錢迅速離開瞭青江市。
  
  真相大白,朱運旺的車禍純粹是意外,卻沒想到造成瞭一個天大的巧合,差點把王南雁送上瞭斷頭臺。
  
  對於王南雁買兇殺人的行為,念其與朱運旺死亡事件沒有關系,而且有後悔投案表現,進行教育後再罰拘禁三個月,六萬元錢依法沒收。
  
  賀光明語重心長地對王南雁說:“人在社會中生活總會碰到各色各樣的矛盾,我們要學會冷靜和寬容,也要學會珍惜生命。一時沖動,毀掉的不僅是別人,也會是自己和親人啊!”
  
  王南雁淚水漣漣,重重地點點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