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單位人

  我是一個有單位的人,在某局上班。作為一個單位人,我最大的感覺是有靠山。單位是我的衣食父母,單位是我的上帝,我把自己的身傢性命全交給瞭單位,單位是我的一切。我的全身上下都打上瞭單位的烙印,我不知我是單位,還是單位是我。
  
  我太愛我的單位瞭,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崇拜的東西就是我們單位。因為單位給瞭我一切:工資、職稱、房子、地位、名聲等等,就連我老婆也是當初相中瞭我的單位才嫁給我的。要不是我有一個好單位,就憑我這個鄉巴佬,要想在城內找個對象,那簡直比登天還難。人傢找對象,眼睛是雪亮的,你一沒有錢,二沒有房,想討老婆,做黃粱美夢吧!正是因為我有一個好單位,人傢才肯嫁給我,以求將來單位把一切問題都解決瞭。果然,我的單位幫助我解決瞭很多難題,比如,分房子、報銷醫藥費、報銷取暖費、組織旅遊等。所以,我對我的單位感激不盡。隻要在單位裡,我就有一種踏實的感覺,一天不在單位,我心就發慌。在雙休日,我常莫名其妙地去單位看一看,其實並沒有什麼事情。可門衛卻向領導反映,說我經常到單位裡加班,為此,我的領導曾在大會上表揚我,說我有無私奉獻的精神,要求大傢向我學習。可我心裡一直為此不安,我去單位並不是去工作,而是去享受一種快感,如果連這個都受到贊賞,那麼實在受之有愧呀!我生怕別人會弄清真相,那我就不好解釋瞭。
  
  在單位,我最盼望的是長工資瞭。單位工資長得不快,但我總是對此充滿瞭希望。我經常到人事部門打聽工資的情況,一聽說要長工資,我就徹夜不眠,我實在是太激動瞭。一般來講,從得到消息到實際長上工資,一般需要半年時間。在這半年時間裡,我總是興致勃勃地和大傢討論這個話題,百談不厭。每漲一次工資,就會給我帶來無窮的樂趣。再就是發獎金,也是我最高興的日子。一聽說發獎金瞭,我就如百米短跑運動員聽到瞭發令槍,像箭一樣沖向財務科,趕緊找到自己的大名,龍飛鳳舞地簽上字,美滋滋地接過財務人員遞過來的人民幣。一拿到獎金,我就高呼“萬歲!”我想我是愛錢愛得發瘋瞭。一個有單位的人,怎麼變成瞭這個樣子?一點風度都沒有瞭。我還對單位發東西特別感興趣。一到年節,我們單位就開始發些東西,比如一袋面粉,一桶豆油,10斤雞蛋等。由於過於關心,有時也鬧出笑話。一次我出差回來,已經是年關瞭。當我回到傢時,發現有一位同事手裡提著一大包東西,於是我便問:“是發的吧?”說完我才發現,人傢手裡提的是垃圾。我十分不好意思,真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我很喜歡聊天,一天不聊天,我就難受得要死。聊天時,國際國內大事可以談,社會奇聞怪事可以談,傢長裡短也可以談。至於張三養瞭小蜜,李四患瞭艾滋病,更是熱門話題。由於聊天,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瞭,否則,那時光可真難打發。我聊天實在是太投入太專註瞭,簡直是如癡如醉。一次,我在火車站候車,便同一個不認識的人聊瞭起來,越聊越起勁。當那人說“再見”時,我才想起候車的事,可一看表,火車已經開走兩個小時瞭。於是一不做二不休,幹脆在火車站候車室找人聊天,等第二天的火車。當回到單位的時候,領導問我為何晚回來一天,我急中生智,說遇到一個想自殺的人,我陪他聊瞭一宿,終於說服瞭他,使他放棄瞭自殺的念頭。我們領導半信半疑,就這樣混過關瞭。
  
  我發福瞭。我身高一米七,可體重卻達到瞭170斤。我手無縛雞之力,上六層樓便氣喘籲籲,上氣不接下氣。我妻子說我們單位是育肥工廠,隻要身體沒有什麼大病,育上個兩三年,保證讓你大腹便便,成為一個大胖子。老婆說我在我們單位工作20年,除瞭體重和年齡增長之外,其他方面我沒有任何長進。我一尋思,老婆說的有道理,在單位幹瞭20年,真還沒學到什麼東西。單位成瞭我的拐杖,一旦離開瞭它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平時,我最怕的是聽到“下崗”二字,一聽到這兩個字,我心裡就發抖。我不知道我何時下崗,一想到我可能下崗,離開我那最可愛的單位,我心裡如同刀割一樣難受。我不知道我為何變得如此脆弱,為此,我近來經常失眠,還做夢我下崗瞭,成瞭無單位可歸之人。我常常向佛祖叩拜,要求佛祖保佑自己,可不知道這是否管用。
  
  由於身體不舒服,我去瞭醫院。一位老醫生聽瞭我的介紹,說我患瞭單位綜合癥。他說,現在患這種毛病的人太多瞭。我問如何治療,他無奈地搖瞭搖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