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女與保鏢

  一巧遇
  
  孫成寶從鄂北山區來到省城打工,出瞭火車站,抱著行李卷兒坐在廣場的一個角落裡,等他的老鄉來接他去工地。
  
  他那種鄉下人好奇的目光,被兩個壞小子一眼看穿。這兩個壞小子一個叫大嘴,一個叫小嘴。大嘴嘴大,兩個嘴角幾乎咧到瞭耳根子上;小嘴嘴小,尖尖的像隻耗子。兩人眼睛一眨,便不懷好意地朝孫成寶走去。
  
  孫成寶一看這兩個人的尊容,就知道不是善類,抱起行李就走,那兩人卻緊追不放。孫成寶心慌,又不識路,竟走進瞭一條陰暗的胡同。他本想從胡同裡跑出去,沒想到大嘴繞近道擋在胡同口,對他斷喝一聲:“小子,你跑不瞭!”孫成寶想退回去,小嘴又攔在瞭後面,樣子更兇:“把東西放下,饒你不死!”
  
  孫成寶前後受敵,進退不得。大嘴就撲上來搶他的行李,孫成寶死死抱住不放。小嘴見他不肯就范,“撲!”朝他屁股上踢瞭一腳。這一腳踢過去可就捅瞭馬蜂窩啦!也是這兩小子有眼不識泰山,你道這孫成寶可是好惹的嗎?他可不是豆腐渣兒,而是武林高手。孫成寶自小習武,師父姓武,據說是梁山好漢武松的第十八代孫。名師出高徒,孫成寶的功夫十分瞭得。小嘴的那一腳惹得他無名火起,頭也不回就一腳朝後蹬去,小嘴就立即趴下瞭。大嘴一看就發起狠來,一拳朝他腦門上打去。孫成寶雙手抱著行李,隻把頭略略一偏,腳下輕輕一抬,大嘴就“撲通”來瞭個狗吃屎。這時候小嘴爬起來,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朝孫成寶刺去,孫成寶不慌不忙飛起一腳,“當啷!”尖刀落地瞭。緊接著孫成寶又將收回來的腳靈巧地一踹,小嘴就趴在地上再也起不來瞭。
  
  孫成寶見自己闖瞭禍,嚇得抱著行李卷兒飛快地跑出瞭胡同。胡同口停著一輛轎車,車門開著,一個和善的中年人對他說:“小夥子,快上車,那兩個是黑道上的傢夥,讓他們追上可不得瞭。”
  
  孫成寶心慌意亂,想也沒想,抱著行李一頭鉆進瞭轎車。車子“呼”的一聲開走瞭。
  
  車子穿大街過小巷,開到一棟別墅門前,“嘀嘀”一聲喇叭響,別墅院門“嘶嘶”自動向兩邊移開,那情景就像電影裡的匪徒巢穴一樣。孫成寶心裡一陣緊張:我、我這是到什麼地方來啦?
  
  二上任
  
  坐在豪華的客廳裡,孫成寶的心還在七上八下。那位中年人說:“小夥子,別害怕。你是來城裡打工的吧?就留在我這裡,包吃包住,月工資1000元。怎麼樣?”
  
  原來,這位中年人是天堂公司的陸老板,是個大款。他有個女兒叫陸彩雲,年方十七歲,是個美人兒,正讀高中,被幾個壞小子纏住,常挾持彩雲到歌舞廳鬼混。為瞭保護女兒,他一連請瞭幾個保鏢,都不中用。今天他去車站接人,認出瞭大嘴和小嘴就是挾持彩雲的那幫壞小子中為首的兩個,親眼看見孫成寶雙拳未出,僅憑兩條有力的腿,就把這兩個誰也惹不起的壞小子打得滿地找牙,心裡好不佩服,便把他接到傢裡。
  
  “你……你要我幹什麼?”孫成寶有些不相信地問。
  
  “做我女兒的保鏢。”陸老板說,“每天送我女兒上學,放學把她接回傢,保證她的安全。”
  
  “就、就這些?”
  
  “對!做得好還另有獎勵。”
  
  嘻嘻!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美事!孫成寶真是求之不得,當即答應下來。
  
  就這樣,孫成寶走馬上任瞭。第二天上午,他叫瞭一輛出租車,把彩雲送到學校,放學時又在校門口等她。可是一等二等都不見彩雲的影子。彩雲去哪兒瞭?跟大嘴小嘴他們在一起!原來彩雲對讀書特別厭煩,心甘情願地跟大嘴小嘴一班惡少鬼混,這會兒她正準備從後門翻墻逃出去,也是事有湊巧,翻墻時彩雲摔瞭一跤,氣得這位千金小姐跺腳大罵:“一個鄉巴佬就把你們嚇成這樣,有本事就從大門堂堂皇皇地出去!”
  
  大嘴小嘴一夥也想教訓一下這個鄉巴佬,便簇擁著彩雲朝學校大門走去。孫成寶立即迎上去,卻被大嘴用手擋住:“哪來的鄉巴佬,滾開!”
  
  那天在車站,大嘴隻盯著孫成寶的行李,眼睛沒放在孫成寶的臉上,加上如今孫成寶又穿戴一新,大嘴就沒認出他來,還在那裡嚷嚷:“我喊一二三,你不滾開我就對你不客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