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紅顏淚

  阿德最近很煩,有種說不出的自卑感。最近,老婆突然癡迷起塗脂抹粉,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俗話說:女為悅己者容。鬼知道她在為誰打扮?
  
  阿德自從娶瞭秦苗苗後,秦苗苗就被人暗地裡罵著,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瞭。阿德明白,自己其貌不揚,個頭又矮,稍比武大郎好一點,要不是那場騙局,秦苗苗嫁給誰也不會嫁給他。阿德心中有鬼,婚後他對老婆的一舉一動都看得緊。最近他發現,老婆經常借口單位加班或同事約打麻將,出門便徹夜不歸傢。過去視女兒如心肝寶貝的她,如今成瞭甩手掌櫃。而夫妻間的房事,老婆更是推三阻四,冷若冰霜。
  
  阿德預感到可能要出什麼事,為瞭搞個水落石出,這晚,老婆前腳剛走,他後腳跟著就翻箱倒櫃,想查出老婆啥事來。這不,還真讓他查出瞭問題。在老婆新買的化妝盒夾層裡,有一疊信,他打開信一看,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原來老婆早和他人私通,化妝盒裡一封奸夫寫的結婚保證書就是證明。有個叫張世忠的人,和秦苗苗一見鐘情,二人很快勾搭成奸。不僅如此,秦苗苗早已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她怕奸夫逢場作戲玩玩自己,便逼奸夫寫下一紙保證書,日後娶她為妻。其他書信中也輕佻得近似淫穢,連阿德看瞭都臉紅,可老婆竟像寶貝似的珍藏著,足見其外心。士可殺而不可辱,憤怒的阿德把老婆的化妝盒砸瞭個粉碎。他要找老婆算賬!
  
  秦苗苗和阿德原在一傢國營飯店工作,阿德雖長相不咋的,可他能燒出一手好菜。平日裡,遇有紅白喜事,都少不瞭請他掌勺,他也總是樂得人情外快一起賺。秦苗苗是單位裡的活躍分子,人長得漂亮,又正值青春妙齡,單位演個節目、辦項活動都缺她不可。飯店的男同事都對她有好感,許多小夥子千方百計和她套近乎。阿德也不顧自身的條件,著魔般地戀上秦苗苗。但剃頭挑子一頭熱,秦苗苗除瞭喜歡吃阿德燒的菜外,壓根就瞧不起他。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阿德不灰心。他除瞭燒菜,成天就揣摩秦苗苗,看如何能討得她歡心。一天,秦苗苗躲在避靜處聚精會神地看書,阿德覺得機會來瞭,他躡手躡腳走近秦苗苗,二話沒說,猛一把搶過秦苗苗手上的書:“嘿!讓我看看。”不料,秦苗苗一點面子不給,撲騰跳起身要奮力奪回阿德手上的書。原來這是本禁書,是走私進來的原版《金瓶梅》。秦苗苗出於好奇,正偷著看,突然被阿德這麼一攪,本就惱火,更有難言之隱的是大姑娘看淫書,讓人窺知,張揚開來臉面不好看。阿德不知情,他搶書無非是找借口泡秦苗苗,此刻,他看到秦苗苗動怒,心下反生好奇。
  
  秦苗苗越急著搶書,阿德越不給。他掙脫秦苗苗就往休息室跑,秦苗苗隨後緊追,進瞭休息室,阿德突然停住,“哇”的一聲:“你看《金瓶梅》呀!”秦苗苗像被人窺見瞭私處,羞紅著臉回瞭句:“關你屁事!”撲上去就奪書。阿德一是好奇,二是想和秦苗苗拉拉扯扯,他舉著書左晃右閃,嘴裡嚷著:“借我翻翻。”不小心絆倒在床沿邊。秦苗苗趁機趕緊抓住書,可阿德死活不松手,氣得秦苗苗抬腳對著阿德亂踹。忽然,聽阿德叫聲:“媽喲!”身子早彎成個蝦形,雙手捂著要害處打滾。秦苗苗嚇壞瞭,沒想到自己腳踹的不是地方。
  
  阿德被人抬進瞭醫院。當他從醫院出來找到秦苗苗時,手拿著一張醫生檢查證明,哭喪著臉告訴秦苗苗:“醫生診斷,我生殖器官神經功能損傷,要當太監瞭。”說著說著嚎啕大哭起來。
  
  秦苗苗懵瞭。她看著證明,面對嚎啕不止的阿德,一羞二怕,不知如何是好。這種事,說說都丟人,怎好找人討教。阿德趁機要挾秦苗苗:“我是你踹廢的,你得負責,這事傳揚開沒姑娘再會嫁我,你要不嫁我,我和你沒完。咱們法庭上討公道。”秦苗苗羞得無地自容,如果有個地縫她一準鉆下去。這種事鬧上法庭,抖落開,她還有何顏面面對眾多的熟人同事?她長籲短嘆自怨命苦。
  
  秦苗苗年輕單純,缺乏人生經驗和社會閱歷。她被阿德連逼帶嚇,便嫁給瞭他。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這場婚姻本身就夠荒唐的瞭,婚後再不好好養護,豈不是自埋禍根!
  
  婚後,秦苗苗發現阿德並沒像他所說的不能做男人,夜夜糾纏不休,直到懷孕,她才懷疑自己被騙。一天,剛做完那事,趁著興頭,秦苗苗問阿德:“你不是說你成太監瞭嗎?可我懷孕瞭。”阿德聽老婆說懷上瞭孩子,高興得有點得意忘形,他料定老婆已是隻“煮熟的鴨子”,一得意就把當年自己如何花大錢買通醫生開假證明的事,竹筒倒豆子般說瞭出來。阿德很得意,秦苗苗卻氣炸瞭肺。可有啥辦法?生米早已煮成瞭熟飯,孩子都給阿德懷上瞭,秦苗苗心裡真是百味混雜。而今知道瞭真相,這悔,這恨,一言難盡。由此,她萌生瞭要報復混賬老公的念頭。
  
  秦苗苗生完孩子不久,發生瞭一場變故,她工作的飯店因地處鬧市,被一位臺商看中而收購,改造成集吃喝玩樂於一體的夜總會。老公阿德被臺商以兩萬元買斷工齡,到一傢小飯館當掌勺大廚。秦苗苗因人長得漂亮,被留在餐飲部負責一個包廂。夜總會燈紅酒綠,服務小姐極易受環境的誘惑,許多人為瞭提成,為瞭小費,不惜用媚態取悅客人。
  
  秦苗苗上班不久,她負責的包廂來瞭群男女賓客,請客做東的是位小白臉,別看人年輕,出手挺闊。客人剛上桌還一副斯文,可酒過三巡後,他們便借酒遮羞鬧騰起來,講起黃段子。秦苗苗是包廂小姐,得守著客人聽吩咐,眼下招待的是幾千元的席,提成多不說,伺候得客人高興,可能還有小費,秦苗苗怎敢怠慢。包廂小姐聽客人說黃段子,如同吸客人的二手煙是迫不得已的事。做東的小白臉講瞭一串段子,幽默詼諧又色而不露,一副猶抱琵琶半遮面,可每個段子都由不得人往深處想,逗得男賓女客,前俯後仰笑聲不斷。秦苗苗從客人的談吐中,得知小白臉叫張世忠,是個醫藥代表。他宴請的客人是省城幾傢大醫院的主任醫生。小白臉不凡的氣度和詼諧的語言,使秦苗苗頗有好感。酒喝至深夜,秦苗苗一次給小白臉倒酒時,她的屁股竟被小白臉暗地裡吃瞭口豆腐。秦苗苗緊張地乜視小白臉,沒有動怒,不乏曖昧感。
  
  宴席散後,小白臉埋單時故意多給瞭秦苗苗一百元小費。臨別時還調侃說他多想跟秦苗苗交朋友。一句似真似假的戲言,竟讓秦苗苗意亂情迷起來。
  
  夜總會是有錢人的去處,秦苗苗在夜總會工作一段時間,認識不少有錢的食客,她都是人走茶涼,過後不思量。唯獨這非禮她的小白臉,竟會莫名奇妙地讓她心生牽掛。
  
  張世忠不愧是位泡妞的高手,自從那次請客見過秦苗苗,他便垂涎起她的美貌。經過幾次接觸,他發現秦苗苗是個情暖意寒生活多挫折的女人,他知道這種人意志比較脆弱,於是使出渾身解數追起秦苗苗,主動給她發短信,寫情書,進行愛情轟炸。秦苗苗本來就是位性格外向的人,婚姻生活的不如意,使她精神很受壓抑,她常怨嘆自己紅顏薄命,剛踏上社會就一腳踩進阿德設的陷阱,整天面對老公的醜陋和自私。如今,出現瞭張世忠,他一表人材,能說會道,相識不久,秦苗苗便和張世忠好上瞭。
  
  偷情的日子很快樂,秦苗苗心存報復老公騙婚之念,自然沒有愧疚。日子一長,秦苗苗從最初的報復漸漸墜入情網。她時常拿張世忠和老公比,左比右比,發現情夫比老公無論能力長相都要強十倍,秦苗苗便萌生要嫁給張世忠的念頭。她怕張世忠對她是逢場作戲,玩玩而已,所以,她逼張世忠寫下瞭和她結婚的保證書。不料,此書卻被疑心的阿德給搜出。
  
  阿德搜出結婚保證書,自以為抓住瞭老婆通奸的信物,他要讓紅杏出墻的老婆知道利害。阿德本以為秦苗苗會跪地向他求饒,聽憑他的處置,沒想到秦苗苗是王八吃秤砣,鐵瞭心要嫁給張世忠。任憑阿德拳打腳踢,不但不服還反唇相譏,罵阿德是臭牛屎、癩蛤蟆,使奸計騙婚卑鄙無恥。一怒之下,她跑到法院以傢庭暴力和騙婚為由,要求法院判她和阿德離婚。法庭上秦苗苗把當初阿德如何騙婚一一數落出來,連判案的法官都唏噓不已,懷疑秦苗苗是在編故事。法官後經查實,便毫不猶豫地以無感情基礎為由判他們離婚。
  
  法院判離婚那天,秦苗苗懷揣那張結婚保證書,一路憧憬著未來的美好生活去找張世忠,然而卻怎麼也找不到張世忠,張世忠失蹤瞭!秦苗苗這才想起張世忠是個居無定所的醫藥代表。此時,她像輸急眼的賭徒,要挖地三尺找到張世忠。她想起經常宴請的那些醫生,他們一定知道張世忠的下落。她來到一所醫院,一位醫生支支吾吾地告訴她:“張世忠不是個東西,他推銷偽劣藥品給醫院,鬧出瞭人命,被公安局抓起來瞭。”這話如晴天霹靂,秦苗苗傻眼瞭。醫生還在支吾:“那傢夥向醫生行賄,許多醫生被他揭發後都栽瞭。”秦苗苗聽著聽著,禁不住流下二行紅顏淚,她茫然不知所措地望著手中的結婚保證書發呆,她感到命運再一次戲弄瞭她。醫生不知其故,見狀道:“小姐,你沒事吧?其實,那傢夥不值得你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